作为自主品牌汽车厂商的代表人物,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今年再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她的三份提案都围绕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关于加强汽车社会和谐发展综合治理的建议》、《建议加强汽车海外投资建厂的政策指导和服务支持》,以及《关于加大鼓励汽车技术研发自主创新的建议》。关于两会提案,关于长城汽车,王凤英和腾讯汽车进行了一次深度分享。

综合治理、正确引导才能促进汽车社会和谐发展

记者:这一次两会王总您提了三个提案,第一个首先提到有关和谐汽车社会的。您谈谈提这个提案的初衷?

王凤英:我们从汽车产业良性发展的角度思考,汽车社会已然形成,那么综合治理、正确引导才能使这个产业健康,汽车社会才会变得和谐。

现在很多声音说,环境这么不好,雾霾严重,汽车肯定是最主要的因素。但是事实上我们也看到,除了汽车之外,影响环境和能源的有很多的因素。

所以我们期待当汽车社会已然来临的时候,如果国家制订多方位、多领域的治理方案,可能会解决现在汽车社会所面临的多重矛盾。

汽车带来的到底是什么问题呢?比如说环保的问题,环保问题涉及到节能和减排,节能减排就应该引导汽车产业创新技术,生产节能环保的汽车;也应该建立汽车的消费导向,促进消费者消费环保的汽车。

再比如拥堵问题,现在说汽车多了,所以城市很拥堵。但是汽车这个产品之所以社会化,是因为有需求。如果公共交通很发达,个人用车就会减少。

拥堵带来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交通管制。目前可能交通设施不够完善,城市建设没有充分考虑到汽车社会所带来的各种可能的影响。如果交通管理更加智能化,我们认为也是有所改善的。

我们认为产业政策是重要的导向,政策的引导力度应该加大,一方面引导,一方制约,综合考虑汽车社会怎么样治理才能更和谐。

记者:长城汽车作为汽车社会的一员,我们本身也承担了构建和谐汽车社会的责任。长城汽车是怎么做的呢?

王凤英:作为企业来说,实际上我们非常期望汽车产业能够有更好的发展潜力,能够良性健康地发展。而且我们的理想也不仅是针对中国市场,我们还要走出去,做全球竞争,所以长城汽车在在技术研发上进行了巨大投入。

澳门新葡,目前长城汽车正在建设的新研发中心,投资50个亿;建设综合功能的多功能试验场,也投资十几个亿。

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体现企业更强的竞争力,汽车企业除了在中国市场竞争之外,能不能率先进入更加高端的国际市场去竞争,就要靠产品的技术性能,靠节能环保的技术突破。

希望国家建立综合服务平台为企业出口海外提供支持

记者:我看到您的另一个提案,是有关自主品牌海外建厂的政策支持和服务支持的问题,这已经是您连续第三年提这个内容了吧?

王凤英:是,这是出口战略问题。

记者:是不是因为长城汽车在海外建厂过程当中,我们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或者在实际当中有一些问题存在?

王凤英:我们应该说在这个过程当中经历了很多东西,我们回过头来看,中国汽车走出去,到底会遇到哪些问题?有普遍性的问题,或者说国家层面的,也有行业层面的和企业层面的问题。

当中国汽车走出去,越是走向那些需要充分竞争的市场的时候,我们发现企业的能力越有局限性。这可能需要从代表中国制造这样一个国家的产业背景上来看待中国汽车走出去,需要建立真正的对走出去在资源、服务方面的支持平台。

这种平台能够有利于企业干什么呢?比如长城要走出去,很多的企业也要走出去,那么走出去走向哪里?什么时间走出去?用什么方法走出去?实际上是有若干种选择的。如果政府能够在走出去上对企业有更好的指导性意见和政策,或者说有管理,那么企业就会少走弯路。

比如说企业到国外建厂,在有些地区汽车项目是受管制的,需要审批。如果从国家的政治、经济这种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上来看,哪些市场是中国企业走出去可以优先选择的重点市场呢?这些不但是企业的问题,也涉及到国家之间的经贸,这种投资关系,包括政治的影响。另外,实际上走出去对企业来说是有风险的。一旦进行了长期性的投资,遇到市场之外的关系或者影响的时候,对企业真正国际化的路径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不利因素的影响。

如果国家有一个服务平台,进行各种市场研究,各种竞争力包括产品、技术方面的研究,还有法规、关税等方面的研究等。一旦建立这样一个平台,这些信息是所有中国企业都可以共享的,企业就不需要再重复去做这些工作了。而且企业重复做的这些工作质量也不一样,水平也不一样,可以说具有局限性。

为了规避企业走出去的风险,选择正确的道路,更快能够实现中国汽车的国际化,或者说使中国企业对外的投资从大国到强国的总目标出发,我希望国家能够制订相关的出口战略,既有鼓励的,又有约束的,也还有支持的和服务的。

国家级的国际化战略和企业的国际化战略,如果能够有机的结合起来,我觉得中国汽车走出去才是真正有目标、有方向的走出去。

长城汽车快速增长得益于产品竞争力

记者:您的第三个提案是有关研发的。长城汽车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是非常多的,您先简单介绍一下近几年我们基本上每年的研发投入的情况?我们到2015年之前,在研发方面整个投资计划大概是多少?

王凤英:这么说吧,从现在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比例来说,2012年,大约4%左右。以往每年的研发费用占比也都超过3%。在2020年之前,我们规划在基础研发领域的投入占销售收入比例肯定达到5%。从绝对值来说,比如2013年正投入50亿建设新的技术中心,计划在2014年完成。

到2015年,长城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至少80个亿。

记者:现在中国汽车产业整体进入到一个微增长阶段,但是长城在整个行业中算增速非常高的企业了,我们是怎么样做到的呢?

王凤英:我们觉得以中国市场为例,销售规模在2000万辆是非常庞大的规模,长城去年做到了60多万辆,是非常不满意的目标,毕竟60多万量到2000多万辆,才占了非常小的比例,我们仍然看到那么多合资品牌和竞争对手,占了那么多的份额。所以作为一个自主品牌来说,我们只有用赶超的办法,在产品上下更多的工夫,更多的投入,才能有更有竞争力的产品,来和这些合资产品,同类产品直接竞争。

同样在2000万规模的市场,为什么有些企业能够实现更快的增长,而有些企业没有实现那么多的增长,还是因为产品的竞争力不同,我们认为是这样的。长城之所以能够实现比较多的增长,也同样是因为竞争力不同。

从竞争来说核心还是产品本身,那么产品还是来源于技术的创新。所以长城认为我们在以往的时间当中,一直坚持走品质战略,就是高品质的路线,走大力度的技术创新的路线,到了2012年这样一个时期,或者2013年、2014年的阶段,到了一个阶段性成果有所收获的时期,是前几年的积累。比如新H6的研发,今年会有产品成果,市场效果。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