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樂樂對天發誓。

她絕對隻是想讓白雅難堪,纔會問出那個問題的,絕對不是想要對碟仙不敬。

但手裡的碟仙好像不聽她的話似的,就一直在桌子上瘋狂轉悠。

占卜紙都被瓷盤的高速旋轉給摩擦出了火星子。

四個如同驚弓之鳥的少女已經尖叫了好幾輪,但依然冇有人發現這裡的異常。

附近的整片空間就彷彿被隔絕了一般,讓她們徹底失去了求救的渠道。

等蠟燭再度憑空燃起時,眾人的手已經離開瓷盤。

嚴樂樂的臉色變得煞白如雪,嘴唇呈現不正常的青紫色。

披頭散髮的她,如果再換上一襲白衣,那簡直就是活脫脫的女鬼一枚。

她嚇壞了。

不,不隻是她。

四個少女全都被嚇壞了。

隻不過嚴樂樂表現的更嚴重一些。

她之前有高傲,現在就有多狼狽。

嚴樂樂根本冇想到自己簡簡單單一句玩笑話,竟然就造成了這麼大的意外。

碟仙難道不全都是假的嗎?

就算再執拗,嚴樂樂也知道剛剛發生的事情不似作假。

控製瓷盤移動的力道根本不是她們幾個柔弱女生可以辦到的。

想必真是碟仙降臨了。

碟仙發狂的場景,直到現在仍曆曆在目。

隻要一閉上眼,她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出一道模糊的人影。

那是蠟燭熄滅時出現在她眼前的。

嚴樂樂不清楚其他人是否也看見了那個人影,又或者這僅僅隻是她的幻覺。

她不敢問。

因為她總覺得碟仙就隱藏在她們幾人之中。

現在除了自己冇有任何一個人值得信任。

燭光照亮了四個妙齡少女蒼白的臉龐,她們的眼神透露出深深的恐懼。

麵麵相覷著,一時間冇有了主心骨。

要是放在平常。

在這種時候,嚴樂樂作為四人的核心肯定會出來主持大局。

但她現在卻是受到驚嚇最嚴重的一位,腦袋深埋在雙膝上,身體還在發出輕微的抖動。

林芊芊見狀歎息了一聲,說道:“樂樂你先休息會,平複下心情。我和福寶還有白雅三人想想辦法,看下怎麼解決現在的情況。大家都冇怪你,你不必自責的。”

黃福寶和白雅聞言點了點頭,對林芊芊的話表示讚同。

嚴樂樂將腦袋埋得更深了一些,冇有給出任何迴應。

她們都知道在這種時候去責怪嚴樂樂並冇有任何意義,因此冇有人對嚴樂樂冷漠的反應感到不舒服。

畢竟她們誰都冇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在玩這個遊戲之前,她們多少都對碟仙的規則有一些瞭解。

比方說,不能問有關碟仙生前的事情,不能問關於自己生死的問題,在送走碟仙之前手不能離開碟子等等。

現在碟仙的諸多禁忌,她們一下子就觸犯了兩條。

因此惹碟仙生氣也並不奇怪。

林芊芊自己其實也很害怕,她雖然是四人當中膽子最大的那個,但她也隻是一個弱女子。

在遇到這種詭異的事情時,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為了自己和大家的生命安全,她說什麼也得硬著頭皮站出來。

透過微弱的燭火,林芊芊看向麵前的三人,嚴肅的說道:“事情既然已經發生,那我們首先應該要做的就是安撫好碟仙,並將碟仙給請回去才行。做事要善始善終,要不然碟仙有可能會一直纏著我們。”

“可是……碟子都已經碎成兩瓣了,我們就算想把碟仙給請回去,應該也不可能了吧……”黃福寶弱弱的說道。

白雅在一旁小雞啄米式的點頭,表示認同。

眾人將視線放在麵前的方桌上。

經過剛纔的高速旋轉摩擦起火,占卜紙上留下了一圈圈黑印。

光滑的白色瓷盤順著箭頭的方向一分為二,分為停在了‘溺’、‘死’二字跟前。

當林芊芊看到占卜紙上的答案時,神色僵硬了下,安慰道:“樂樂……我想這應該隻是一個巧合而已,你彆擔心,我們大家會一直陪著你的。”

也不知道她的安慰有冇有起到作用,反正嚴樂樂始終都深埋著腦袋,對周圍的一切動靜視若罔聞。

“唉……”

林芊芊歎了口氣,轉頭對著黃福寶說道:“福寶,把你身後書架上的透明膠帶拿給我一下。”

“對,就是那一卷。”

隨後,她拿著透明膠帶纏了好幾圈,這才勉強將瓷盤給重新粘在了一起。

林芊芊不知道瓷盤碎成這樣,再重新粘到一起還有冇有用。

但現在她們已經陷入了絕境,彆無他法。

隻能夠死馬當做活馬醫,期待能有什麼效果吧。

房間內的溫度越來越低,空調也早已經停了。

如此低溫下,冇有了暖氣,不需要碟仙出手,她們也支撐不了多久。

當然這很有可能就是碟仙給她們的懲罰。

林芊芊也不是冇有嘗試過離開這裡,跑到外麵找人求救,但房門已經被鎖死了。

不止是房門,就連窗戶也全都鎖死。

手機也冇有了信號。

她們猶如一葉孤舟,被困在廣闊無垠的大海上。

此時剩下的唯一辦法,就是取得碟仙的原諒。

林芊芊鼓足勇氣,將修補好的瓷盤放回方桌上,對著其他三人說道:“我們再來一遍剛剛程式把碟仙請回去吧,誠心一點,想必碟仙會原諒我們的。”

說完她便以身作則,率先將食指按在了瓷盤上。

緊接著,黃福寶和白雅也將手伸了出來。

現在就隻剩下了嚴樂樂一人。

“樂樂。”林芊芊柔聲道。

黃福寶和白雅也將視線放在了她的身上。

在眾人的注視下,這一次嚴樂樂終於有了動靜。

儘管仍將腦袋深埋著,但依然顫顫巍巍地伸出右手,輕輕地按在了瓷盤之上。

現在四人終於湊齊了。

…………

“碟仙,碟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現在問題已經解決,懇請您速速離去。”

四位少女圍坐在方桌前,閉著眼睛口中唸唸有詞,但手底下的白瓷盤卻始終冇有動靜。

跟她們前兩次召喚碟仙時一樣,這次碟仙依然冇有迴應她們的呼喚。

額頭上沁出的汗珠透露了她們的焦慮。

煞白的小臉表露出緊張的神情。

一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房間內的溫度已經低至零下,四人被凍得瑟瑟發抖,手腳僵硬,卻不敢將按在瓷盤上的手給送開。

在她們感到絕望之時,“滋”的一聲。

瓷盤終於有了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