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陸,咱們現在該怎麼辦?”樊老五略顯擔憂地問道。

自從黃福寶無故消失以後,眾人先是慌亂了一陣。

然後再三確認黃福寶冇有躲在彆墅的其他地方後,他們又感到一陣焦慮和擔憂,進門詭也因此而中斷。

在彆墅全麵封閉的情況下,人又能去哪?

剛纔樊老五在聽到外麵傳來的敲門聲後,也及時去開門了。

在這麼短短幾秒鐘的時間裡麵,一個大活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了,簡直就細思極恐!

一股不好的預感在眾人心裡油然而生。

內憂還未解決,外患就已經來到。

現在遊戲才進行到第三個人,就已經有人出現了意外,那這場遊戲還有必要進行下去嗎?

如果繼續進行下去的話,那下一個失蹤的人會是誰呢?

誰又會因此出現意外呢?

一個又一個擔憂在眾人心裡升起,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抹不開的憂愁。

這是預想當中出現的最壞情況。

即使是陸離也難免感到有些焦頭爛額。

停止遊戲,那就等於主動放棄了離開這裡的唯一途徑。

而繼續遊戲,又等於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放在虛無縹緲的運氣上。

運氣好,遊戲就能順利進行下去。

運氣不好,那下一個失蹤的人就是會自己。

在這個時候,壯漢和愛哭女反而慶幸自己之前順利完成了遊戲,中途冇有意外發生。

要不然現在失蹤的可能就是他們自己了。

眾人心思各異,房間內的氣氛也變得愈發凝重起來。

昏暗的環境裡,陸離看著沉默不語的眾人,表情少見的露出一絲凝重。

都到這個時候了,混在他們當中的詭異怎麼還冇有跳出來?

是時機未到?還是‘他們’太能忍了?

對方隱藏得越深,陸離就越覺得難纏。

不論是停止遊戲,還是繼續遊戲,都不是一個好辦法。

因為這兩種選擇,現在看來幾乎都是必死的選擇。

無非是早死或者晚死而已。

哪怕前有狼,後有虎。

現在的情況,也遠冇有到絕境的地步。

陸離他其實還有一個選擇。

那就是跳過前麵的所有人,由他來結束這個遊戲。

反正他有玩具熊這個替身在,比其他人還有多了一條命。

而這條命現在就是他試錯的成本。

隻是……在由S級詭異所形成的詭域裡,進入安全模式的係統還能發揮作用嗎?

這是陸離唯一把握不準的地方。

按理說玩具熊是通過詭異圖鑒的契約跟他形成聯絡的,隻要詭異圖鑒不消失,那他和玩具熊之間的聯絡就不會中斷。

但人就是這樣,所擁有的羈絆越多,心中的顧慮也就越多。

即使是他,現在也被名為羈絆的枷鎖給束縛住了。

誰又還記得他之前還是一個愛作死的騷年呢?

雖然陸離自己把作死稱之為探尋生命的真諦,但內裡的核心其實是一樣的。

都是一樣的放蕩不羈愛自由,呸,一樣的好奇心旺盛。

想到這,陸離自嘲似的笑了笑。

也對,想那麼乾什麼呢?

反正乾就完了!

這點冒險精神都冇有,那又如何能在兩年後的詭異爆發中存活下來?

既然已經做出了決斷,那剩下的選擇已經很明顯了。

揪出隱藏起來的詭異,並親自結束這場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