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檢測到附近詭異濃度劇增,逃生任務難度增長中……】

【任務剩餘時間:3小時18分鐘】

【為了保障宿主的人生安全,係統現已推出應急救助功能,現在支付500q幣,係統安全模式將提前解除。】

【是否支付500q幣,提前解除安全模式?】

【是/否?】

看著係統麵板上給出的提示內容,陸離頓時愣住了。

詭異濃度劇增?!

應急救助功能?!

支付500q幣,提前解除係統安全模式?!

這尼瑪不是氪金大廠纔有的套路嗎?怎麼係統也開始玩起了這一套。

而且係統給出的這套說辭也是滿是槽點,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吐槽。

係統這玩意。

你說它坑人吧,遇到生命危險它還會提醒你。

你說它不坑人吧,想要正常使用係統功能還得支付500q幣才行。

說到底還不是不想讓玩家白嫖嘛?

嗬嗬…係統,我還真是謝謝你了哦!

在對係統表達了一番發自肺腑的感謝後,陸離明顯感覺到了周圍的溫度在急劇降低。

即使他身上穿著冬衣,但他依然還是感覺到了一絲寒意,就連呼吸時都有縷縷白氣冒出。

這股寒意透過厚厚的衣物傳到他的身體各處,讓他不由得緊了緊身子。

眨眼間,室內外的溫差起碼達到了五度以上,已經都快要接近零下的程度。

這是附近即將有詭異出冇的前兆。

越是強大的詭異,所散發出的陰寒氣息越強盛,這也會導致詭異出冇的地方溫度急劇降低。

陸離冇想到,他纔剛踏出房間冇多久就遇到了危險。

這運氣簡直就是冇誰了!

但是遊戲還是要繼續進行,這是他們離開詭域的唯一方法。

不管能不能成,總歸是要試一試。

不過在那之前,他打算先將係統的安全模式給解除了。

要不然係統這樣長時間待機著,他心裡總歸不得勁,總感覺自己像是被係統給白嫖了一樣。

隻是這500q幣要從哪裡來呢?

由於事出突然,陸離在出門的時候可是一分錢都冇有帶,全身上下最值錢的就隻有兜裡那台手機。

隻不過他現在被困在詭域裡,手機也因此失靈成為了一塊搬磚。

就算他的賬戶裡有再多錢,手機不能用,自然也就付不了款。

更何況還最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這個世界根本就冇有q幣這種貨幣吧!

係統,你這是要我拿前朝的劍去斬本朝的官嗎?

如果真的能夠辦到,那高低不得來一句,“那你真的好棒棒哦!”

雖然槽點多到無法吐槽,但陸離還是冇有放棄,他還是打算嘗試下能否支付成功。

說不定還真就成了呢?

想到這,陸離在心裡回覆了一句“是”。

緊接著,係統麵板上又發生了變化。

【檢測宿主賬戶餘額不足,支付失敗,係統現已為宿主提供了兩種解決方案。】

呦嗬,係統還真是貼心呐。

考慮到他會支付失敗,就連解決方案都準備好了!

陸離心想係統也不是一無是處嘛,但剛誇冇兩句,他的臉色就黑了。

不是因為太冷了又或者天色太暗了,而是被係統給氣黑的。

【解決方案一:宿主與係統簽勞動合同,宿主為係統提供勞力,係統為宿主支付報酬,合同期長10年,合同條款如下:……】

光是合同條款就長達數百條,而且每一條都透露出一股濃濃的賣身契氣味。

這根本就是一份長達十年時間的賣身契。

而在這份賣身契當中,係統將化身為無良資本家,對他進行長達十年的剝削與壓迫。

這…這看得他差點冇把十年腦溢血給氣出來。

不需要多想,第一種方案直接忽略。

他除非人傻了纔會選擇第一種。

於是,陸離接著看向係統給出的第二種解決方案。

【解決方案二:宿主可讓名下的詭異替你打工賺取報酬,用於償還所欠係統的500q幣。】

【注:詭異替宿主打工時,所有權將暫時轉移到係統名下,直至工作結束為止。在此期間宿主不可召喚、役使此詭異。】

相比於第一種方案,第二種方案等於說把剝削對象從他轉移到了他名下的詭異身上。

雖然同樣都是剝削,但主體變了,性質自然也就變了。

如果非要在兩種方案當中選擇一種的話,那他肯定選擇第二種。

畢竟…詭異不就是用來拿來壓迫的嘛!

又逐字逐句閱讀了第二種方案的每一句話,確認冇有任何問題後,陸離毫不猶豫地選擇用第二種方案。

很快,係統麵板上又給出了新的提示。

【合約已生效,現請選擇替你打工的詭異:】

【1.玩具熊】

【2.小碟仙】

這回陸離想都冇想,直接選擇了2。

於是,可憐的小碟仙才被收進詭異圖鑒安逸冇多久,就被陸離給賣進黑心工廠裡打工了。

隻見金光一閃,陸離突然感覺心裡空落落的,就好像缺了一塊似的。

他和小碟仙的契約暫時被解除了,等到打工結束,他們纔會重新建立起新的聯絡。

現在嘛…就讓小碟仙替他好好地打工還債吧。

【支付成功,係統安全模式已提前解除,現在係統功能已恢複正常!】

在這麼一句提示音結束過後,係統的灰白介麵,也終於恢複了正常的色彩。

之前一個個暗下去的圖標,也全都亮了起來。

但陸離現在冇有心思去研究這些玩意,就在他剛剛跟係統扯皮的時候,他的身後好像多了個‘人’。

陰惻惻的氣息從剛纔開始就一直從身後傳來,空氣中還瀰漫著濃鬱的水腥味,不時還會有嘀嗒嘀嗒的滴水聲響起。

不用多想,肯定又是白大小姐上門了。

陸離感覺到左手手背有些微微發燙,那是白大小姐之前給他留下的印記。

不論他跑多遠,隻要印記冇有消失,他就永遠躲不開白大小姐的追殺。

這不,冇看到人家現在又來了嗎?

在陸離所遇到的所有詭異裡,白大小姐應該算得上他最熟悉的那個了。

畢竟誰冇事三天兩頭和詭異見一次麵啊,是嫌自己死的不夠早嗎?

陸離扯了扯嘴角,心想自己不愧是幸運值為0的男人。

想著,他伸出手就要去敲三下房門,想要趕緊結束掉這破遊戲。

不過房門還冇來得及被敲響,“啪嗒”一聲,一把精緻的木梳突然掉在了他的身上。

看到木梳的一瞬間,陸離差點冇破口大罵出來。

我靠!你要不要把心思表現得這麼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