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這把精緻的木梳,陸離已經見到了不止兩次。

對於它的模樣,形狀,還有氣味,他都已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而且每一次遇到這把木梳,他都會一段驚心動魄的經曆。

簡單點來說,就是差點寄了。

前兩次還好,陸離都是靠著自己的能耐化險為夷。

但第三次,也是他最繃不住的一次。

這回白大小姐,演都不演了,直接把木梳往他麵前一甩。

這意思就好像是在說,“我累了,你自己來吧!”

這讓陸離如何能忍。

我靠,現在的詭異未免太囂張了吧!

每次見麵都要梳頭,她以為她是誰呢!

想到這,陸離冷哼一聲,直接忽略了地上的木梳,沉穩又有力地敲了三下門。

“咚咚咚”三聲過後,房間裡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看來是白雅聽到了敲門聲過來開門了。

陸離見狀頓時鬆了一口氣。

中途雖然有意外發生,但遊戲還是進行的很順利。

隻希望白雅待會看到白大小姐不要被嚇到。

畢竟…白大小姐生前雖然很美,但現在的模樣確實有點嚇人。

胡思亂想間,陸離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控製地動了起來。

彎下腰,伸出左手,慢慢地往地上的木梳抓去。

他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動作,這是見他不配合打算直接來硬的嗎?

很快,左手手心裡傳來如水般的溫潤感覺。

不知不覺中,木梳已經被陸離抓在手心裡,並慢慢地往頭上梳去。

一下,兩下。

木梳一入發間,那股熟悉的安神感讓他暫時忘卻了一切,沉浸在梳頭帶來的舒適感當中。

這把精緻的木梳彷彿擁有難以想象的魔力。

即使陸離這次提前做好了準備,依然還是中招了。

不過被控製的狀況並冇有持續多久,經過之前兩次的梳頭經曆,陸離已經能夠明顯抵抗住木梳的控製。

這一次,白大小姐失算了!

事不過三,同樣的方法對他起不了作用三次!

更何況三次,冇有哪一次對他真正起了作用。

陸離手臂一發力,梳頭的動作立馬停止住了。

緊接著,他表情猙獰地將木梳從頭髮上取了下來。

整個過程並不輕鬆,木梳的控製力十分強大。

哪怕他有著強於普通人的體質和力量,也是費勁了力氣才終於把木梳扯下。

“吱——”

就在他跟木梳做鬥爭的時候,房門突然就被打開了。

白雅呆滯地站在原地,一臉震驚地看著陸離在和空氣作鬥爭。

我這是哪裡的打開方式不對嗎?

她自我懷疑的同時,自然也注意到了陸離的身後。

那飄忽的白影,一直都是她難以忘記的記憶。

白雅趕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這才讓自己冇有驚訝到發出聲音。

不過下一秒,陸離的發言就讓她又再次變得淩亂。

隻見陸離將手中的木梳一甩,扭過頭去,一字一句地說道:“碟仙,你充q幣嗎?”

話音剛落,周圍瞬間都安靜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而他卻彷彿毫不在意一樣,再次開口說道:“碟仙,你充q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