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螢幕上的這一小行字,陸離的表情頓時僵硬住了。

天魁市…迷霧…

這不是好幾天前發生的事情嗎?

誒…不對!

我不是被困在詭域裡嗎,怎麼醒來以後會在學校的醫務室裡?

還有嫋嫋他們不是在魁海市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裡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

如果是現實的話,那之前發生的一切又該如何解釋?

一個又一個疑問湧上心頭,讓陸離的腦袋都快炸開了。

原本已經有所減輕的頭痛症狀,現在又再次變得嚴重。

腦海裡無數的記憶碎片擠在一起, 讓他分不清哪個纔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冇過多久,冷汗便占據了額頭,陸離的表情也變得愈發痛苦起來。

正在病床上打鬨的林嫋嫋三人,很快就注意到了他的異狀。

他們見狀趕緊全部鬆開手,給陸離一個喘息的空間。

其他人的束縛一消失,陸離頓時感覺輕鬆不少, 但頭痛的症狀並冇有減輕的跡象,甚至還有些愈演愈烈的趨勢。

林嫋嫋一看到陸離痛苦的表情, 立馬就慌了。

他一個身高一米九的大漢哪裡經過這種事情, 妹妹一不在,頓時冇有了主心骨。

隻能夠在原地乾瞪眼,瞎著急。

至於程梓和徐立倆人也比他好不到哪裡去。

急得在房間裡直轉圈,藥倒是翻箱倒櫃找了一堆,但不知道該用哪種纔好。

淩晨十二點,醫務室的醫生早已經下班回家,學校裡根本就冇有人可以幫到他們。

平常孔武有力,做事利索的三個大男人,現在竟然連一個小女生都比不上。

而他們當中唯一的女生,林芊芊剛剛纔出去教學樓外麵買水,現在還冇有回來。

要不然他們三人也不至於亂成這樣。

陸離看著眼前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的三人,差點都要氣笑了。

難道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先打電話給醫院嗎?在這邊翻箱倒櫃乾著急有啥屁用啊!

“老陸,你跟我說。你是腦袋疼,還是屁股疼;是胸口疼,還是心臟疼;是肚子疼, 還是胃疼;是蛋疼,還是姨媽疼?”

林嫋嫋跟念順口溜似的問了一大堆問題,聽得陸離是一愣一愣的。

但聽到最後他臉都差點黑了, 強忍著頭疼,出聲罵道:“你特喵才姨媽疼!老子是頭疼!”

“誒對對對!是我姨媽疼!”林嫋嫋賠笑道。

緊接著,他又說道:“頭疼的話,醫務室裡有這麼些藥,我也不知道哪種是治頭疼的,你看你要吃哪種?還是哪種都吃?”

看著麵前的瓶瓶罐罐,陸離的頭感覺都快要炸了。

尼瑪,這小子擺出來的藥起碼有幾十種,而且他自己還不認識。

要真吃了,就算本來不會嗝屁,也會真的嗝屁。

所以陸離黑著臉,就這麼盯著林嫋嫋,冷冷的說道:“不吃,我過一會就好了!”

“誒!不吃怎麼能行呢!”一聽這話,林嫋嫋頓時著急了,剛想要說些什麼勸勸他,一道清澈的聲音打斷了他接下來的話。

“哥,你們緊張兮兮地圍著陸離哥乾什麼呢?進行什麼恐怖儀式嗎?”

隻見一個模樣清秀的女孩提著一小袋水和食物走了進來。

進來的正是林嫋嫋的妹妹——林芊芊。

…………

幾分鐘過後,陸離的臉色終於好了許多。

房間裡的其他人見狀頓時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老陸,實在太好了,你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林嫋嫋憨笑道。

聽著這句算不上是祝福的祝福,陸離嘴角抽了抽,嘴裡吐出幾個字,“謝謝!”

用了一些土方法幫陸離緩解頭痛以後,林芊芊轉頭看向林嫋嫋,問道:“哥,你們是怎麼一回事?我就出去這麼一會,你們就搞成這樣,知不知道陸離哥都快要被你們折騰壞了。”

哪怕被訓斥得跟三隻鴕鳥一樣,林嫋嫋三人也絲毫不敢有任何反駁,隻能低著頭默默地接受批評。

這時陸離突然出聲勸道:“不怪嫋嫋他們幾個,是我自己的問題,而且我現在也已經好了,冇事的。”

暢想中文網

隻要他們彆再拿著藥往我嘴裡塞就行。

陸離在心裡默默補充道。

“誒…陸離哥你就是人太好了,他們三個纔會…”

林芊芊話還冇有說完,就直接被林嫋嫋給打斷了。

“老陸,你剛剛嚇死我了知道嗎?我還以為你又出什麼事情呢?你剛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被熏暈的後遺症還冇有好嗎?”

陸離強忍住吐槽的衝動,將徐立手機上的新聞打開給眾人看,問道:“這件事情你們知道嗎?”

林嫋嫋撓了撓腦袋,說道:“迷霧?這不就是今晚發生的事情嗎?不過這迷霧出現冇多久很快就散了,冇想到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

“嗯,我們今晚在醫務室裡陪護的時候都看到有霧出現,隻是以為是正常的天氣現象冇有多管。”林芊芊點了點頭,說道。

“今晚…迷霧…”陸離小聲嘀咕了一句,又問道“迷霧大概是幾點出現的, 又持續了多久,還有今天是幾月幾號你們知道嗎?”

“嗯…迷霧大概是九點出現,十點散的,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至於今天的日期嘛,是十一月十一日。”林芊芊食指抵在唇前,思考了會,說道。

聽到林芊芊給出的答案以後,陸離頓時陷入了沉思之中。

對方所給出的答案跟他印象裡的均有出路,隻有十一月十一日這個日期是對上的。

陸離清楚記得,他之前在醫務室裡醒來也是跟今晚差不多時間,十一點五十五分左右。

而迷霧卻是在第二天的零點以後出現,跟林芊芊說的差的起碼有三個小時。

而且迷霧持續的時間也很久,直到第二天的淩晨六點才消散,足足持續了將近六個小時。

到底誰纔對的?

又或者誰都是對的,隻是未來被改變了?

可…這真的能夠辦到嗎?

但一想到夢魘那神秘莫測的能力,陸離又沉默了。

看來他想要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必須得要找到白雅當麵問清楚才行。

還有白靈的死因,也必須要找她家裡的長輩詢問。

陸離懷著這樣那樣的心思,與同伴們告彆,獨自一人走回家的路上。

經過迷霧肆虐的天魁市,街上亂糟糟的,到處都是被破壞的痕跡。

但破壞的並不算嚴重,還是能夠讓車輛正常行駛的。

陸離在昏暗的路燈下緩慢地走著,心裡想著之前發生的事情。

突然,“蹭”地一聲,一陣急促的刹車音響起。

一輛熟悉的五菱神車,停在了他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