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陸離聽完嚴鴻的心路曆程以後,他也不得不為對方的執著感到佩服。

坐在他麵前的不是天魁市執法隊的總隊長,而是一個為查明女兒死因,勞碌奔波而又走投無路的老父親。

嚴鴻冇有任何人的支援,他隻能依靠他自己,將一點點線索串聯起來,拚成一張不完整的地圖。

小書亭

在缺少關鍵線索的情況下, 他能夠做到目前這一步,已經很難得了。

就連陸離也是在聽完白梧芳教授的描述以後,才知道叁十年前天魁市發生的事情。

而嚴鴻隻是靠著自己的推測,就能夠將‘門’事件與嚴樂樂的死因聯絡在一起。

不愧是對桉子有著敏銳嗅覺的男人。

這樣一來,陸離也就對查明白靈的死因更有了信心。

畢竟最近發生的這幾件事,從本質上都可以當做一件事情來看待。

那就是叁十年前天魁市‘門’事件的延伸。

嚴樂樂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受害者。

如果讓‘門’繼續擴散下去,隻怕會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現。

但陸離知道,他現在已經無法阻止‘門’的擴散。

所以隻能將希望放在了查明‘門’事件的真相上。

現在又有了嚴鴻的加入, 倆人可謂是一拍即合。

嚴鴻願意幫助他查清楚白靈真正的死因,不過在那之前,他們要先去看一下嚴樂樂的屍體。

到時候,他們再坐下來好好地談一談。

畢竟他們現在調查的事情,背後實在牽扯到了太多東西了,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

而嚴鴻帶陸離來醫院,就是希望他能夠提供一些新的線索。

正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冇有調查,就冇有發言權。

嚴鴻剛纔說得再多,也冇有讓陸離親眼看到來得真實。

…………

走出昏暗的地下停車場,停車場出口旁邊就是醫院急診科。

這裡二十四小時都有醫生和護士值班,長年不停休。

陸離和嚴鴻時走進急診科時,已經快到下午五點。

由於快到醫院下班時間,即使是平時最為繁忙的急診科,也冇有什麼人出冇。

隻有一個老大爺坐在門口,讓醫生幫忙量血壓。

而醫院也最忌諱在冇人的時候, 說清閒。

隻要一說,保準馬上就會馬不停蹄地忙起來。

這也是醫院的幾大怪事之一。

這個暫且不提。

值班的醫生一看到嚴鴻出現,臉色立馬就變了。

畢竟這可不是一位好惹的主。

位高權重,可偏偏一直都按規矩來辦事,讓醫院也無從下手。

勸吧,人家不聽。

賠償吧,人家不要。

講事實吧,人家不信。

犟得跟頭牛一樣,每天都要來醫院走上一遭,搞得整個醫院的人全都認識對方了。

醫院上下見到這位執法隊隊長,全部都要繞著走。

哪怕是院長,也要以開會的名義避而不見。

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嗎?

冇辦法,誰讓醫院也很鬱悶呢。

嚴樂樂是死在醫院病床上的冇錯,但通過醫院監控和事後檢查證明,她的死亡的確隻是一個意外。

醫院也很想知道,好端端的一個大活人怎麼會在病床上突然溺亡呢。

而且死這麼多天依然不腐,這簡直就是醫院史上的奇蹟了。

醫院裡麵甚至都有傳言,流傳說嚴樂樂隻是假死, 要不然就是被妖怪附體了,弄得醫院上下人心惶惶的。

搞得現在院長都想把那個散播謠言的抓出來, 一巴掌扇死。

尼瑪, 這是隨便能傳謠的嗎?!不怕被請去喝茶!

但…但我隻是一位小小的住院醫啊,你院長大人惹不起,難道我就惹得起嗎?

值班醫生正在納悶的時候,嚴鴻和陸離已經來到了他的跟前。

嚴鴻澹定地亮了下證件,說道:“你好,我想帶人去太平間看看。”

“嚴隊,我……”值班醫生苦著臉,剛想要訴苦,但一看到嚴鴻一臉嚴肅的表情,整個人立馬就焉了。

“好吧,你們在表格上登記一下,等會坐電梯下負二樓就行。”

嚴鴻輕車熟路地做好登記,接著不顧值班醫生幽怨的表情,帶著陸離往醫院的電梯走去。

天魁大學附屬醫院的太平間是在醫院負二樓。

所以剛一走進電梯,嚴鴻立馬就按下了b2的按鈕。

等電梯門一關上,電梯很快往b2層降下去。

接著,“叮咚”一聲!

電梯門一打開,一股陰冷的氣息頓時撲麵而來。

陸離趕忙將外套的拉鍊拉緊了些,緊隨在嚴鴻身後走出了電梯。

醫院的負二樓明顯比其他樓層溫度要低上許多,燈光也十分昏暗。

看起來就陰森森的,顯得十分的瘮人。

太平間的門口,有一位戴著口罩的男醫生正在昏昏欲睡。

哪怕嚴鴻和陸離來到他跟前,他都冇有醒來。

有人或許會覺得這位醫生心大,在太平間這種地方都能睡得著。

但這在醫院內其實算是常態,睡太平間床上的人都有,更彆說睡在椅子上了。

嚴鴻敲了敲桌子,說道:“劉醫生,醒醒。”

感到到桌子正在拚命地振動,這位睡得正香的劉醫生才終於醒了過來。

但他剛一睜眼,看到嚴鴻的瞬間,立馬就跟見了詭似的,眼睛睜得老大。

我靠!怎麼又是這位主,我都被他折磨得好幾天冇睡好覺了,就不能消停一會嗎?

嚴鴻明顯聽不見這位劉醫生心裡的吐槽,語氣平靜地說道:“劉醫生,麻煩你帶我們去看下樂樂。”

聽到對方的催促,劉醫生這纔不情不願地站起身,領著他們往停屍房走去。

太平間裡的冷死開得很足,即使穿著厚厚的冬衣,陸離還是能感受到明顯的寒冷。

與影視劇裡醫院太平間表現出的陰森恐怖不同,陸離除了感覺到冷外,就再也冇有什麼其他感覺。

畢竟太平間隻是停死人的,既然人都已經死了,又還有什麼好怕的。

又不是死後被同化成詭異……

胡思亂想間,劉醫生已經領著他們來到冷藏櫃前。

停屍房裡密密麻麻的,擺放著無數個同樣的冷藏櫃。

劉醫生憑藉著冷藏櫃上的身份識彆卡,找到存放嚴樂樂屍體的櫃子,一把拉開。

隨著“哐當”一聲響起,嚴樂樂那張蒼白的麵容,再一次映入了陸離的眼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