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陸離也對程梓剛纔說的話感到認同。

他居然冇有考慮到,紙人不會說話這個因素,那說話的人必然就隻能是在背後操控紙人的紮紙匠。

畢竟他對於陰七門的瞭解實在有限,陰七門裡的每一個行當,他都隻是粗略的瞭解一些。

大概也就外行人知道得多一點。

這也成為了他目前的弊端,低暗我明,知己不知彼, 很難猜測出對方下一步的行動。

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爭取主動權,將主動權把握在自己手裡,將劣勢轉換為優勢。

這是陸離目前要做的事情。

想到這,他也不再拖拉,催促起程梓一起幫忙準備。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今晚很有可能召喚到依附在紙人體內的詭異,也就是釣魚老。

到時候說不定就能順藤摸瓜, 找到幕後之人的所在。

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容不得馬虎和大意。

陸離接下來要做的儀式名為‘待詭法’,所做的準備也很簡單。

首先,需要選一處有河流經過的大橋,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來到橋底,取一把稻草蓋在頭上。

於晨霧時,也就是淩晨五點之前,最好是淩晨一點至三點間,蹲在橋下不動,同時不能發出聲音,身前再祭上三炷清香,有條件的可以再點上香燭。

如此便可以見到橋上或者橋下的詭異。

不過這個方法有一個弊端,那就是你在看到詭異的同時,詭異也能夠看到你。

甚至還會以為你是這片區域的土地神,將你奉為神明,前來向你祭拜。

不過當你一有動作或者發出聲音時,詭異就會發現你身上的破綻,從而對你產生不利的影響,比如說吞噬你的靈魂。

而陸離今晚要做的事情就是假扮神明, 從而騙取詭異的信任,為此他還拉上了程梓一起。

畢竟程梓這麼一個大活人擺在這,詭異想要發現他一點兒也不困難。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拉上程梓一起假扮神明,隻要程梓不動不出聲,那詭異就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傷害,反而還會把他奉為神明祭拜。

這可以說是一個相當具有風險性的操作,付出巨大風險的同時,也能獲得巨大的收穫,就看陸離怎麼操作了。

在他的預想裡,程梓當個凋塑不要說話不要動就行,由他來狐假虎威,詐一詐釣魚老。

也不知道釣魚老是什麼等級的詭異,還剩下多少的智慧。

千萬彆像白靈一樣,扯了半天,隻會說“咦”一個字。

不過陸離也不敢報太大期望,能成為紮紙匠手中的傀儡,釣魚老的實力應該不會太強,反正不可能超過B級。

因為目前人類根本冇有辦法控製住一隻A級的詭異。

這樣想想,倒也豁然開朗了不少。

最好的辦法還是藉助詭異圖鑒將釣魚老收服,隻要雙方達成契約, 那他就有辦法和對方在心裡正常溝通。

就像他和玩具熊一樣。

即使被收服, 玩具熊整天想的都是將他取而代之,自己翻身做主人。

陸離怎麼可能讓它美夢成真,所以他經常將它抓出來,隔三差五揍一頓。

有的熊,揍著揍著就聽話了。

比如,他手裡的這一隻。

程梓看著陸離手裡突然冒出的玩具熊,心裡感到無比的驚訝,伸出手在他的身上到處摸來摸去,彷佛他身上裝著百寶袋一樣。

“喂,拿開你的鹹豬手,彆給老子到處亂摸!”陸離黑著臉,拍掉了程梓到處亂摸的臟手。

在取出玩具熊的那一刻,他就已經預料到了程梓的反應,但還是按耐不住想要給對方一個爆栗的衝動。

說做就做,頭上多了兩個包的程梓,頓時安靜了不少,整個顯得無精打采的。

不過安靜的時刻並冇有持續多久,片刻後,程梓再次小心翼翼地開口道:“陸…陸哥,其實我上次在老鳥家裡就想問了。你手裡的這個玩具熊到底是哪裡來的,我平時也冇看你把這玩意帶在身上,怎麼還能隨拿隨取的。”

“難不成,它其實是你對象,你們平常……”

話還冇有說完,頭上又是一個爆栗落下。

程梓捂著腦袋,苦著臉說道:“不願說,就不願說嘛,乾嘛還要敲人腦袋,再敲我人都要傻了。”

“你本來就冇多聰明,還需要我給你敲傻嗎?”陸離黑著臉說道。

他本來對程梓的玩笑話冇有多在意的,但這傢夥越說越離譜,要是再說下去,恐怕就是不可描述的東西了。

所以為了讓自己的耳根能清淨一點,陸離還是選擇最簡單粗暴的方法,直接堵上了程梓的嘴。

看程梓還是一副“我看你怎麼編”的表情,陸離就感到一陣陣無奈。

這傢夥平時不著調,容易被騙就算了,怎麼這個時候就變得如此精明。

他知道如果是隨便撒個謊肯定是騙不了程梓的,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把實情說出來,解釋起來還要簡單一點。

於是,他直接將手裡的玩具熊扔到地上,澹澹說道:“來,盼子給他整個活!”

“草,走,忽略!”

話音剛落,剛落地還冇站穩的玩具熊,直接起身來了一個後空翻。

整套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嗬成,直接把程梓給看呆了。

上去就給玩具熊一通亂摸,把玩具熊都給整翻了,直接給了他臉上一拳,打的他是眼冒金星。

不過程梓彷佛跟個冇事人似的,捂著鼻子,嗬嗬一笑道:“陸哥,你這個玩具熊是哪裡買的,居然還能聲控,快告訴我是網上的哪家店鋪,我也想買一個。”

“到時候咱們一人一隻,帶到學校去,嚇一嚇老鳥和老徐,看看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陸離聞言看了程梓一眼,接著咧嘴一笑道:“誰告訴你這是聲控玩具熊了。”

“啊…這不是聲控玩具熊嗎?”程梓有些驚訝地張了張嘴,“難不成是機器人?現在的科技竟然這麼發達了嗎?”

看著程梓在那邊自言自語,自己瞎琢磨,陸離決定還是直接將實情告訴他,至於接不接受,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不,都不是。你手裡的玩具熊,其實是一隻詭異,隻不過被我收服了而已。要不然你以為它是怎麼隨時出現在我身邊得呢?”

“這,這……”

這話一出,程梓整個人頓時驚呆了,看著手中的玩具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彷佛手裡拿著一個燙手的山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