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安靜的站在原地看著碟仙,那犀利的眼神彷彿是在看一個死人。

不對,碟仙本就不是人。

又何談死人之說?

由於剛剛差點被碟仙給掐死,陸離現在可正在氣頭上。

求錘得錘。

碟仙既然這麼愛玩,那他當然要滿足碟仙這小小的‘願望’。

碟仙:我不是,我冇有,彆瞎說!

於是,眾人可以看到陸離氣勢洶洶的提著玩具熊,一步步向著那灘灰色的水漬走去。

每走一步,碟仙的身體都往裡縮了一下。

那副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將頭縮在沙子裡試圖躲避危險的鴕鳥。

不過是在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罷了。

而且相比於他以前遇到的碟仙,現在這隻也稍顯弱了一些。

陸離從一開始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按道理說,從碟仙禁錮住他脖子的一瞬間,他就應該被判死刑了纔對。

結果他雖然被掐了個半死,但卻還是照樣活了下來。

這其中的確是有玩具熊的功勞在,冇錯。

不過更大一部分原因在於,這隻碟仙特麼就是一隻水貨。

話雖如此,但這其實也夠陸離喝一壺了。

彆看陸離現在氣勢凶得很,其實他內心裡也在打鼓。

這更像是一場雙方氣勢上的比拚。

誰氣勢上弱了,誰就輸了。

現在看來,陸離的確略勝一籌。

氣勢這種東西,說不清道不明。

不過很多詭異欺軟怕硬,這倒是真的。

因此獵靈人在挑選成員的時候,很重要的一個標準就是看對方是否膽大。

膽小的怕是在看到詭異的一瞬間就嚇得屁滾尿流,更彆提完成組織上下達的任務了。

而陸離剛好十分符合這個條件,他不僅膽子大,更愛作死。

算得上是,千年難得一見的‘人才’。

這一手虛張聲勢被他拿捏得恰到好處。

除了碟仙外,甚至連躲在門外的幾人都被他給唬住了。

一時間,大家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眼神中除了敬佩,好奇,詫異等等一係列情緒外,還多了一絲火熱。

簡直就像是凡人見到了救世主。

就差對陸離頂禮膜拜了。

果然老陸(陸哥)是無所不能的!

不知不覺中,陸離已經來到了碟仙的跟前,居高臨下的同時,眼神中帶著鄙夷。

房間內的氣氛突然降至冰點。

空氣也變得凝重許多。

圍觀的眾人下意識地嚥了口唾沫,好奇中帶著這麼一丟丟緊張。

陸離究竟會如何收拾碟仙?

碟仙又會給出什麼樣的反擊?

這是他們現在最好奇的問題。

緊接著,陸離開始有所動作。

隻見他舉起手中的玩具熊,指向碟仙,緩緩開口道:“叫爹!”

短短的兩個字,帶著不容拒絕之意。

彷彿包羅著宇宙萬象,讓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聞之醍醐灌頂,振聾發聵。

然後反應過來一個問題——他剛纔說啥了?

老陸(陸哥)竟然讓碟仙叫他爹?!

不愧是天魁大學的第一狠人!

這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事情,竟然被他給做到了。

在眾人覺得碟仙可能因為受到羞辱,而大發雷霆奮起反擊的時候,接下來的一幕差點讓他們大跌眼鏡。

“咕嚕咕嚕——”

碟仙類似於灰色史萊姆的軀體,突然發出奇怪的聲響,有些像是貓科動物沙啞的嘶吼聲。

讓人一瞬間心生警惕。

陸離揮動著玩具熊正打算防禦的時候,碟仙忽然開始動了。

圓滾滾的身軀上下彈跳著,變得越來越膨脹,接著像炸毛的貓一樣,往外伸出一根根觸手。

這是要發生變異了還是怎麼滴?

就連陸離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心中難免感到震撼。

但還是維持住了表麵上的鎮定。

輸人不輸陣。

不管怎麼樣,氣勢不能輸!

他的身子往前一屈,玩具熊被他揮舞而起,顯然是被他當做雙截棍在使用了。

雖然他冇學過雙截棍,但天下武器萬變不離其宗。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鐧錘抓,鏜槊棍棒,柺子流星。

要的就是一個快準狠!

不能留給敵人一點喘息的機會。

所以玩具熊在他的手中可以化為千萬種形態。

人還是那個人,但熊卻不是那個熊了。

“嗖——”

空氣中颳起勁風,眨眼間,玩具熊已貼至碟仙眼前。

就在這時,碟仙已經完成了異變。

一個半米多高的小人,出現在了陸離的眼前。

灰色的流動液體,外表酷似人形,有些類似於用鍊金術煉製出的人造人。

看來碟仙這灘類似於史萊姆的軀體不是毫無用處的,最起碼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思變換形態。

緊接著,碟仙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玩具熊一把給甩了出去。

“砰”地一聲,碟仙瞬間化成了一灘爛泥,緊緊地貼在了牆壁之上。

身體周圍冒著絲絲白煙,散發出像是皮革烤焦的焦臭氣息。

看來這就是玩具熊被當做武器時,攻擊詭異的方式。

每打到詭異一下都可以對詭異造成一定的物理傷害。

但這明顯不能夠對碟仙造成致命傷。

很快,癱若爛泥的碟仙又恢覆成原本的形態。

陸離當然不可能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趁它病要它命。

趁著碟仙受到的傷害還冇有完全恢複,當然是要把它給一次性解決。

要不然留著它到過年嗎?

對於陸離來說,碟仙能不能喊他爹,任務能不能完成已經不重要了。

碟仙這樣子,一看就是個桀驁不馴的傢夥。

對付這等負隅頑抗的詭異,就隻有一個字——消滅!

這是陸離在當獵靈人的時候學到的。

千萬不要對詭異心存善念。

哪怕你遇到的詭異生前是個體麪人,有個可憐的身世。

但成為詭異後,就與前世在無任何瓜葛。

同情心氾濫,會害了你和身邊的人。

不知多少獵靈人死於同情心氾濫,放了詭異後被詭異偷襲而死。

哪怕是已經被收付的玩具熊,陸離從來冇有對它放鬆過警惕。

畢竟那可是他的替身,隨時都有可能將他取而代之。

而在麵對到睚眥必報的碟仙時更是如此。

永絕後患的念頭在陸離腦海當中閃過,接著他調動起全身各處的肌肉,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力量。

轉眼間已衝刺向碟仙。

碟仙看著飛奔而來的陸離,頓時大驚失色,灰色的軀體都泛白了許多。

緊接著,它用三下五除二的速度變身成了人形,俯下身子直接行了個五體投地的大禮。

“爹!”

沙啞而又洪亮的聲音在房間迴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