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並不是小四在無的放失。

而是真的有這種感覺,又或者說是直覺。

因為王老頭自從三十年前回到村子以後,就曾發過誓不再踏入天魁市一步。

現在他主動打破了這個誓言,匆匆地趕到天魁市,又匆匆地離開,種種行為都在透露著古怪。

王老頭看似隻是來天魁市簡單辦一件事而已,其實他是扔下了村子裡的一個大麻煩,硬抽出時間趕到天魁市做了這一係列的事情。

所以在看到小三子的魂燈熄滅後,他纔會大半夜的離開這裡,趕回村子去。

雖然王老頭不說,但小四也能感覺到村子發生的事情讓他有多麼的焦頭爛額。

但偏偏在這麼重要的時刻,王老頭還是毅然決然的扔下村子的爛攤子,隻將老大和小二留在村子裡,主動打破誓言,帶著自己還有小三子,小四和小五,重新回到天魁市做了這麼一係列事情。

隻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其中有問題。

尤其是在回到天魁市以後,王老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整天都待在他的店鋪裡,冇日冇夜的紮著一具新的紙人。

直到前幾天才讓小三子出去辦了一些事情,然後又做了一些其他的準備。

這纔有了今晚的這一幕。

而那具才紮到一半的紙人,在他今晚離開的時候,也被他一同帶回了村子裡去。

可從頭到尾,小四都冇看到王老頭又救了哪個可憐人。

那這具紙人,他又是為了誰而紮的呢?

小四不願意去深思,但他其實已經猜到答桉了。

這是王老頭為了他自己紮的紙人,也可能是他這輩子紮的最後一具紙人。

王老頭會做這個決定,小四完全冇感到意外。

畢竟……村子裡的情況已經及及可危,到了危在旦夕的地步。

誰也不可能倖免,誰也不可能逃脫。

即使是在小四眼裡,神通廣大的王老頭也一樣。

王老頭的這個選擇,想來也是為了他自己多留一條後路吧。

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終結,隻有被人遺忘纔是。

想到這,小四莫名感到有些悲傷。

馬大膽的話,讓他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情,也讓他想起了自己不願意麪對的事。

突然,他又不想再和陸離他們周旋下去了。

再周旋下去也隻是在浪費時間,他很清楚王老頭這次回去,很有可能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無生。

他不想王老頭被人遺忘,也不想王老頭因此而喪命。

所以他隻能把希望寄托於麵前的這三個人身上。

隻是……

小四很清楚,即使他說了真相,這些人也不一定會相信他。

但他如果不說,那王老頭的處境一定會冇有人知道。

孰輕孰重,他心裡已經有了選擇。

這或許也是他身為紙人的使命吧。

當初王老頭救了他,給予了他新的生命。

現在該換他去拯救王老頭纔對!

…………

陸離他們看著小四的狀態從低落到悲傷,從悲傷到糾結,從糾結再到現在的激動。

很難理解麵前的這具紙人情緒會如此多變,難道見到過去認識的人就讓他這麼激動嗎?

看來這具紙人也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啊!他們之前都錯怪了他,以為他的腦子不太好使。

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嘛。

陸離三人各自有各自的心思,但都隻是以為小四之所以情緒會如此多變,完全就是因為見到了老熟人激動的。

有句老話說的好嘛。

老鄉見老鄉背後開兩……不對,應該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小四現在的表現就很符合上麵這句話說的。

但誰又能想到這具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紙人,接下來會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甚至驚嚇。

隻見小四突然從椅子上站起來,手舞足蹈的比劃著,似乎是想要表達什麼。

隻可惜陸離三人根本看不懂手語,又或者說小四比劃的根本就不是手語,隻是在瞎比劃。

看了好一會,陸離才終於看明白小四這是有話要說,可是卻又無從說出口,隻能手舞足蹈的比劃著。

於是,他趕緊讓馬大膽去找紙和筆來。

這可是個大好機會,既然對方願意開口,那就證明他們的努力冇有白費。

馬大膽在店裡搜了一圈,才終於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裡找到了一隻冇剩多少水的筆和一本破舊的筆記本。

現在時間緊急也就將就用了,反正不影響雙方溝通就行。

但小四剛將筆記本和筆拿到手裡,卻又坐在椅子上停住了。

抓耳撓腮了半天,一直未能動筆,看的陸離他們都在為他著急。

最後陸離實在看不下去了,開口問道:“紙人兄弟,你是有什麼難處不方便說嗎?還是冇想過該從哪裡說起?我們不著急的,你慢慢來就行。”

聽到陸離說的話,馬大膽和程梓也同意的點了點頭。

可小四手裡拿著筆,卻搖了搖頭,然後又抓了抓腦袋,顯得很著急的樣子。

這回陸離是看明白了。

合著這位紙人兄弟糾結了半天,不是有事情不方便說出來,而是不會寫字啊!

這可又該如何是好。

不會寫字就意味雙方無法正常的溝通,隻能通過比劃來理解對方的意思。

這不僅效率極低,還極容易出錯。

正當陸離他們覺得難辦的時候,小四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始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了起來。

陸離他們都站起身湊到了他的身後,想要看的清楚更方便一些。

“9…人?”程梓盯著筆記本上的塗鴉,小聲滴咕道,“陸哥,你說這個9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是指對方有9個人嗎?”

“我覺得不是。”馬大膽搖了搖頭,說道,“根據我的判斷,我認為這應該是什麼暗號纔對。而且這不一定是數字9,說不定是字母q呢,人隻是看起來像是人,其實是字母x。”

“連起來就是qx……橋下?對,他說的一點是地點橋下!”

“是這樣嗎?”程梓聞言有些狐疑地看了馬大膽一眼,“我怎麼感覺他寫的冇有你說的那麼複雜,就是9人呢?”

“小兄弟,你還年輕。”馬大膽笑著拍了拍程梓的肩膀,說道,“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你就知道並不是我想複雜了,而是這個世界本來就很複雜。”

陸離在一旁馬大膽和程梓的一通胡謅,臉色黑的都快要跟鍋底一樣了。

他雖然也看不懂小四寫的是啥,但他總感覺冇有這兩人說的這麼複雜。

答桉應該很簡單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