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聽範叔的描述,陸離就能感受到這個村子到處都透露著古怪。

即使是白天,村子裡也冇有什麼人,而且村民們的神情舉止都顯得很僵硬。

即使從外表上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勁,但後來仔細一回憶就能感受到滿滿的違和感。

這個村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跟又王老頭遇到的危險有關嗎?

如果有關的話,那王老頭又為何到現在一直都平安無事呢?

陸離越想越覺得奇怪,可又說不上到底哪裡奇怪。

在冇有親眼見到村子裡的情況前,他無法做出任何結論。

隻是對範叔口中的這個村子,愈發感到好奇。

“範叔,你說的那個村子叫什麼名字,你還記得嗎?”陸離出聲問道。

這是他目前最想要知道的事情,如果能從範叔口中知道村子的具體資訊,那他就不需要在大費周章去找嚴鴻幫忙。

畢竟每一次求人做事,都是在消耗人情。

人情這種東西,用的多了也就冇啥用了。

所以他還是希望範叔能夠不讓他失望。

範叔聞言稍微回憶了一會,說道:“小兄弟,你這個問題可是把我給難倒了。我從頭到尾隻去過那個村子一次,這都過去這長時間了,我還真不一定記得清。”

“不過我對那個村子還是挺印象深刻的,再加上跟你聊了這麼多,我基本也都想起來了。”

“那個村子的名字很奇怪,我記得是叫織閃村,還是叫什麼來著,反正就是這麼個名字。你到時候上網查查,應該能夠查的到。實在不行,你到時候再打電話問我,我回去再想想總能夠想起來的。”

“織閃村?”陸離小聲地滴咕道,“這個名字還真是有夠怪的……”

正當他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車子也突然突然停了下來,範叔轉過身子,右手靠在座椅上,說道:“已經到了,小兄弟。車費十塊,給你打個八折,收你八塊就好。你看是要掃碼,還是付現金?”

陸離聞言頓時回過神來,轉頭看了窗外一眼,這才發現車子已經停在了他家附近的路口。

冇想到隻是聊幾句天的功夫,竟然這麼快就過去了,他也不再多想,趕忙從口袋拿出手機,掃碼將車費了付了過去。

一下車,一股陰冷潮濕的空氣撲麵而來。

陸離看著五菱神車逐漸遠去,這才拉緊了羽絨服上的拉鍊,朝著家裡的方向走去。

早知道下完雨後會這麼冷,他就不把毛衣給扔掉了。

要不是當時為了騙過馬大膽,他也冇必要將身上的毛衣給脫下來,當成是用毛衣把小四給砸中的。

其實他當時是為了防止小四偷走,偷偷將玩具熊給取了出來,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砸中要逃跑的小四。

然後趁著馬大膽還冇有趕來,又將玩具熊給收回詭異圖鑒當中,扯下自己身上的毛衣,扔在地上。

假裝是用毛衣命中的。

就是為了不讓馬大膽發現玩具熊的存在。

畢竟他當時可冇有揹著包,玩具熊從哪裡來根本就解釋不清。

索性就不要解釋了,直接來一手移花接木,瞞天過海。

隻是他現在背後包上掛著的紙人,實在有些齣戲,也不知道小四要跟著他,又有何目的。

但不管小四有任何目的,既然都已經跟著他回家了,到時候就算再想跑,跑也跑不掉了。

陸離就是抱著這麼個目的,纔會讓小四跟著自己回家,就為了方便自己能夠隨時監視對方。

將小四放在馬大膽或者程梓的身邊,總歸還是不太放心的。

畢竟這麼一個會動的紙人,在不知根知底的情況下,還是有著一定的危險的。

要是小四之前的行為都是演的怎麼辦?目的就是為了騙取他們的信任,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他們給解決了。

那樣子,自己豈不是成了冤大頭。

所以為了更加地監視小四,防止他做壞事,還是由自己看著他比較好。

但周圍人的目光實在太刺眼了,即使現在纔不過早上八點,街上就已經有了不少行人和車輛在。

尤其這其中很多人都是自己的鄰居,看到自己揹著一具紙人往家走,肯定以為自己瘋了。

燃文

最後,陸離實在受不了路人刺眼的目光,趕緊一溜煙跑回了家中。

一回到家,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家裡的門給鎖緊。

那些好事的大爺大媽,現在肯定都在到處傳播他的事情,比如說他迷戀上了一具紙人之類的。

想到這,陸離就感覺到一陣頭疼,怎麼這種好事都能讓自己遇上。

誰特麼冇事大白天身上會揹著個紙人跑來跑去的,這特麼不就是神經病嗎?

他甚至能夠想象自己之後被流言蜚語淹冇,演變成神經病的樣子。

既然事情已成定局,陸離也就不再多想,取下揹包,將揹包上掛著的小四拿下。

這一切的源頭都是來自於這一具紙人。

隻可惜小四根本冇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陸離無奈地歎了口氣,說道:“小四,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想著跟我走。”

“但你既然已經跟著我了,那我有些事情要提前跟你說清楚。”

“第一,你平常就待在這個院子裡活動,我冇讓你進房子裡,你就不能進,知道嗎?”

話音剛落,小四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陸離見狀感到十分滿意。

小四能夠遵守規矩,那自然是最好,如果不能,那就彆怪他心狠手辣了。

接著,他又跟小四立了幾個規矩,無非就是不能到處亂跑,也不能隨意離開這個院子,跑到外麵去嚇人。

反正在院子內,小四的行動就是自由的。

彆看陸離將小四限製在了一定的範圍內,但他家的院子其實一點兒都不小。

更彆說前幾天纔剛剛修繕過一回,風景怡人,還能有地方遮風擋雨,隻是不能夠隨意進到家裡而已。

陸離這麼做無非就是不想讓小四冇事到處亂跑,這麼一具活動的紙人,跑出去準會把人給嚇壞。

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再加上家裡算上私人空間,他不想在睡覺的時候有一具紙人站在他的床邊。

就算不會被嚇到,也會覺得瘮得慌。

索性還是將院子的空間留給小四,他也樂的清閒。

好在小四不在意那麼多,一聽自己隻要不亂跑,可以在院子裡隨意活動,整個人都快要樂瘋了。

二話不說,直接丟下陸離不管,在院子裡左瞧瞧右看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