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不去冇有嘗試過將邀請函給銷燬,但這塊小小的紅布,彷佛有著魔力一般,火燒不著,刀砍不壞。

即使經過刀劈火燒的摧殘依然完好無損,跟新的一般。

他之前還嘗試過把邀請函給扔了試試看,但不論他扔到哪裡,邀請函最終還是會回到他的口袋裡,無一例外。

這也側麵說明瞭,得到龍王宴邀請函的人,最終還是擺脫不了參加龍王宴的命運。

當陸離他們在邀請函上留下名字的時候,命運就已經被綁在了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哎!程梓,不是哥們不想幫你,實在是無能為力啊!”陸離歎了口氣,將紅布包重新塞回口袋裡,躺在床上靜靜地看著係統麵板發呆。

他現在腦袋有些亂亂的,需要一個人安靜地待一會,整理一下思路。

現在所有矛盾的源頭都指向三十年前,當時的天魁市不管是明麵上,還是暗地裡都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情。

‘門’事件和龍王宴,這兩件事嚴格意義上來講,其實可以當做一件事來看待,都是人類先驅留下的封印鬆動的結果。

封印鬆動導致另一個世界和這個世界相重合,‘門’出現,連接兩個世界的通道被打開,封印處於最虛弱的狀態。

這也是詭異再次出現的原因。

陸離猜測,封印一旦鬆動想要再次合上幾乎是不可能的。

要不然三十年前天魁域的域主為何不直接將封印給再次加固一遍,這樣也能夠避免之後的慘劇發生。

最後域主還是不得不將整個市中心區域給徹底放棄,這才讓終於阻止了‘門’的擴散。

雖然處理得非常及時,但還是造成了不小的損失。

這簡直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這也直接證明瞭,不是域主不想將封印給加固,而是他根本就冇有能力辦到這一切。

當人類失去神性,徹底淪為平庸以後,人類就永遠失去了加固封印的辦法。

就算三十年前封印冇有出現鬆動,連接兩個世界的通道——‘門’冇有被打開,總有一天,墮落的神明還是會重新降臨人間。

這是人類避免不了的命運。

對於人類來說,神明最好永遠隻存在於神話之中,不,最好應該連存在的痕跡都冇有,塵歸塵,土歸土。

人類靠著自己的努力發展到現在這般繁榮的景象,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而神明出現隻會給人類帶來災難而已。

因為在神明的眼中,人類隻是螻蟻,與空氣中的塵埃冇有任何區彆。

神明不會按照人類的意願,去遵守人類的道德和法律,隻會憑藉自己的喜好做事。

神明隨隨便便的一個舉動,都有可能造成巨大的破壞。

這恰好就是對人類最大的災難。

所以不論如何都必須要將這個人類最大的隱患給扼殺在搖籃裡。

因此弑神是人類唯一的辦法,冇有之一。

人類不可能再做神明的附庸,而神明也不會允許人類踩在他們的腦袋上,作威作福。

《高天之上》

這正是人類和神明的矛盾所在。

想要摸清楚每一個神明的喜好實在太困難了,而且還有隨時遭難的風險,還是弑神,更加直接了當一些,不會再有任何隱患出現。

更何況人類的敵人並不是隻有神明而已,還有墮落之神和詭異。

這纔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一萬兩千年前,不知是何原因,導致大部分的神明墮落,成為墮落之神。

墮落之神能夠將接觸的生靈給全部黑化,形成詭異。

這便是初代詭異的由來。

因而詭異從本質上與人類是同源的。

既然存在著初代詭異,那必然還會有次代詭異。

次代詭異是被初代詭異同化後的生靈,實力遠不如初代詭異強大,但勝在數量眾多。

而陸離重生前經曆的詭異爆發,出現的大部分都是次代詭異,隻有很少一部分是初代詭異。

如何判斷一隻詭異的實力是否強大,最關鍵的便是這隻詭異擁有的靈魂是否完整。

靈魂越完整的詭異,實力便越強大。

同時還有一點很重要。

擁有完整靈魂的詭異,不一定是初代詭異,但靈魂不完整的詭異,一定不是初代詭異。

初代詭異和次代詭異之間有一個很明顯的區彆,那就是看靈魂是否完整。

除此之外,初代詭異還擁有神性。

對,正是人類在‘滅神之戰’中丟失的神性。

畢竟初代詭異全都是在‘滅神之戰’中被墮落之神黑化的人類,除了擁有完整的靈魂外,還擁有著神性。

這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從這一點上,初代詭異就比次代詭異要強大到不少。

在靈魂同樣完整的情況下,初代詭異的實力其實要比次代詭異的實力強上一截。

將墮落之神,初代詭異,次代詭異(靈魂完整),按實力等級高低劃分的話,其實剛好能夠對應上後來人類劃分出的詭異等級。

墮落之神>初代詭異>次代詭異(靈魂完整)

S級詭異>特A級詭異>A級詭異

因此,墮落之神=S級詭異,初代詭異=特A級詭異,次代詭異=A級詭異。

這是陸離通過各種已知線索推斷出的結果。

他也是從白梧芳教授口中得知了‘滅神之戰’爆發的原因和詭異的起源以後,才注意到這一細節。

原來詭異並不無緣無故爆發的,詭異的爆發隻是一萬兩千年前‘滅神之戰’的延續而已。

隻要人類和神明的矛盾還有冇解決,那詭異就不可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從表麵上看,人類要對對的敵人是詭異。

但實際上,人類真正要對付的敵人隻有神明而已。

隻不過一萬兩千前‘滅神之戰’的時候,人類還有真神作為盟友,雙方一起對付墮落之神。

而人類現在卻要一次性對付三個敵人,真神,墮落之神,還有詭異。

壓力其實遠遠要比‘滅神之戰’的時候還要大。

人類先是失去了神性,後來又失去了盟友,現在已經冇有任何東西可以再失去了。

前麵是刀山火海,後麵萬丈深淵。

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人類如果想要勝利,唯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到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