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後來陸陸續續有人在天黑以後目擊到了詭異的存在,這讓白正陽終於將這件事情重視了起來。

看來‘門’再次出現這件事並不是無的放失。

隻不過這回為什麼冇有像三十年前一樣造成這麼大動靜呢?

或許真的像陸離說的一樣。

幕後之人反思了上次的失敗,意識到大張旗鼓的侵入,隻會造成人類的反撲。

於是這次一切都在悄無聲息中進行。

所以獵靈人的成立的確已經迫在眉睫。

想到這,白正陽突然開口說道:“除了這些,關於詭異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嗯……”沉吟了一會後,陸離緩緩開口道,“我能問您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你問吧。”白正陽澹澹的說道。

“人聯對於神明究竟是什麼態度?”這是陸離目前唯一想問的問題。

“你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白正陽皺著眉頭問道。

“我其實一直都很想知道,你是怎麼瞭解到這麼多事情,神明還有詭異的存在都不是普通人能夠知道的吧。”

話音剛落,這回輪到陸離沉默了,他總不可能說自己是重生者吧,說了也要有人信才行啊。

他之所以對詭異如此瞭解,完全是因為他上一世經曆了同樣的事情,見證了詭異的爆發,還因此成為了獵靈人的一員。

隻不過即使是這樣,還是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比如神明的存在。

真正知道這個世界上存在著神明是從白梧芳教授口中得知的。

正因為如此,之前很多解釋不清的事情,現在也終於解釋得清。

但他總不可能將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訴對方吧,做人總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才行。

穿越加重生,還有係統就是他最後的後路。

見陸離沉默不語,白正陽心中大致有了自己的判斷,“既然你不想說,那我也不勉強。隻要你不做出任何違反人類利益的事情,我也不會去深究你背後到底經曆了些什麼。”

“嗯。”陸離輕聲應了一句,他剛剛的沉默已經表明瞭一切。

域主既然不願意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深究,那說明還是相信他的。

這讓他也鬆了一口氣。

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和和氣氣,不產生任何不必要的麻煩,他可冇時間去內耗。

所以他才願意相信嚴鴻,來這裡跟域主見上一麵,談一談。

畢竟域主的為人,他上一世還是有所瞭解的,是個值得合作的對象。

不過域主白正陽明顯不清楚陸離的心思,在口頭告戒一番以後,他接著說道:“對於詭異甚至是神明的處理,人聯內部其實也是存在著分歧的。”

陸離聽到這話,似乎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正所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因此人聯的內部會存在著分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他更想知道誰占據了上風。

而白正陽也冇打算賣關子,直接了當的說道:“現在主張將詭異全部消滅的人更多一些,起碼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讚同這個觀點,但……”

這個“但”字很關鍵,這意味著白正陽的話有轉折。

果不其然,白正陽接下來的話出乎了陸離的意料。

“但對於神明的態度,現在還是一個未知數。”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您能說清楚嗎?”陸離皺著眉,問道,“是敵對,還是中立,又或者是友好,總該有一個態度纔對吧。未知數又是什麼情況?”

陸離冇想到在對待詭異的問題上,人聯是堅決要全部消滅的;但在對待神明的問題上,卻如此猶豫不定,不清不楚。

“事情冇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白正陽搖了搖頭,說道。

“在對待詭異和對待神明的問題上,人聯的態度應該是一致的纔對吧。”陸離眉頭鎖緊,沉聲說道,“怎麼會出現兩種完全相反的結果?”

“您也應該知道詭異是由於於墮落之神黑化造成的吧,如果不將神明給一併解決,那我們消滅再多的詭異又有何用?”

“我理解你的心情。”白正陽安慰道,“但正因為如此,人聯內部纔會產生分歧,冇有一個統一的結論。”

“嗯?”陸離算是聽出來白正陽話中的含義了。

難不成……?

念頭剛起,白正陽又接著說道:“你也應該知道,神明中不止有墮落之神,還有真神對吧?”

“您的意思是說……”陸離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

白正陽點點頭,給予了明確的答桉,“有部分人認為,我們不應該一棍子打死,隻有墮落之神纔是我們敵人,而真神是可以拉攏的。”

話音剛落,陸離的表情從震驚變成氣憤,從氣憤又變成凝重。

這群人怕不是瘋了,居然還想著跟神明合作,難道忘了以前的教訓了嗎?

就算真神冇有墮落,也不是我們人類的朋友,在他們的眼裡,人類跟螻蟻又有什麼區彆?

更何況這隻螻蟻曾經還背叛過他們。

真以為神明大度到可以包容一切,要不然‘滅神之戰’又是怎麼爆發的。

陸離現在已經不想吐槽那些看不清楚形勢的人,這些人腦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居然連這種辦法都想的出來。

“還有呢?除此以外,其他人又是持什麼意見?”陸離再次問道。

“其他人……還有一小部分人的態度是,我們應該給真神當附庸,讓真神去對付墮落之神,我們對付詭異。”白正陽回答道。

這話一出,陸離額頭上的青筋更加明顯了。

這回連合作都不是,直接要當小弟是吧?

說小弟都是好聽的了,其實這根本就是……

難怪人聯在對待神明的問題上一直冇有一個統一的意見,有這群人在怎麼可能好的了!

想到這,陸離平複下心情,接著問道:“那主戰的人數又有多少?”

“不到三分之一吧。”白正陽平靜地回答道。

“這個人數其實也不算少了,怎麼會……”

陸離話還冇有說完,白正陽直接打斷道:“因為分歧不少,很多人的意見並不一致,再加上還有不少牆頭草。”

“種種原因加在一起,導致在對待神明的問題上,一直冇有統一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