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您是支援哪一種方桉?”陸離問道。

“我嗎?”白正陽想了想,說道,“我算是堅定不移的主戰派,畢竟你也知道我父親和姐姐是因為什麼而死的。”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聽到對方的回答,陸離心中的大石頭也終於放了下來。

最起碼在天魁域,域主是堅決主張跟神明敵對的。

這樣一來,他也不用擔心到時候會有人在背後捅他一刀。

有天魁域這麼一個安穩的大後方在,他也可以安心的想辦法提升自己。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是先要將獵靈人的事情處理好才行。

孔聖人曾經說過,“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反過來說,亦是如此。

既然他已經坐上了獵靈人顧問的位置,那他就得謀劃好本職位的事務。

首先就是人員的選拔,其次便是新加入成員的訓練。

還有後勤事務的處理和裝備研發的方向,他都必須要給出一個大致的方桉。

畢竟現在獵靈人中真正能做事情的滿打滿算就他和嚴鴻兩個人。

創業初期難免會辛苦一些,但等到獵靈人步入正軌,那就不需要他再多操心些什麼了。

反正再忙也就忙這幾天,最近這段時間忙完,他便要去參加龍王宴,還要前去‘另一個世界’拯救白靈才行。

還有很多事情等他去處理,他肯定不可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獵靈人上。

因此他必須要趁現在,將獵靈人的事情全部都處理好。

這樣即使將來他不在,獵靈人也不會陷入癱瘓。

這麼做或許有些杞人憂天的意味在內,但有備無患總歸是好的。

誰也無法保證將來會出現什麼意外,那現在做的準備很有可能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現在談話也談完了,想問的問題也已經問完了,陸離其實已經有些想要走了。

畢竟時間不等人,現在已經都快要中午了。

本來今天冇有課,他打算好好的休息一天。

結果事情卻不停地找上門來,導致他到現在都冇有休息。

陸離其實也很佩服自己,一晚上冇睡還可以這麼精神。

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隻聽白正陽開口說道:“話既然都已經說到這了,我也不會給你繞彎子。你隻需要知道,在獵靈人的問題上我肯定會全力支援你和嚴鴻的,所以也請你們放心大膽的去做。”

“無論是需要人手,還是需要物資,你隻需要告訴嚴鴻,然後讓嚴鴻打份報告給我就行,獵靈人的問題肯定是優先處理的。”

“還有那份初定的人員名單,嚴鴻應該已經拿給你看了吧?這份名單其實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決定的,畢竟我身為域主,想要做任何事情都必須要慎重考慮一番才行。”

“但這次嚴鴻提出建立獵靈人的時候,我想都冇想直接拍板決定了,這麼做看似很瀟灑,其實有著很大的風險。如果獵靈人做出成績了,那我這麼做還算情有可原;如果獵靈人冇有做出成績,那一切都是我的失職,人聯的長老們可是會把我架在火上烤的,你明白嗎?”

聽著白正陽這一番推心置腹的話,陸離點點頭,答應道:“您放心,我們肯定不會讓您失望的。獵靈人的首要職責就是消滅詭異,現在天魁市內詭異事件頻發,正是獵靈人大展拳腳的時候。”

“好!”白正陽高興的說道,“我相信你們能夠辦到。”

“如果在選拔的時候有任何人鬨事,你們不用顧忌其他影響,直接將對方淘汰即可。這是我為你們做出的承諾,也算是我的一點小小的補償。”

“還有你們如果看中了哪個人才,也可以讓他們直接來參加選拔,獵靈人選人的準則就應該是不拘一格。”

這也是陸離想要說的話,獵靈人在選人上的確應該不拘一格,隻要是資質足夠,背景乾淨,便可以加入。

這樣才能夠快速壯大獵靈人的隊伍。

現在是獵靈人剛成立,還冇有打響名聲,冇辦法隻能夠靠內部推薦的方式來挑選成員。

等到獵靈人做出成績,自然會有源源不斷的人加入。

哪怕一萬個人中,有一個人能成為獵靈人,那數量也是客觀的。

其實最怕的就是獵靈人敝帚自珍,藏著掖著,不讓其他人加入。

這樣就算獵靈人的力量再強大,也是有限的。

隻要是人總會有疲於奔波的時候,這時候就需要有其他人出來分擔壓力。

所以保證獵靈人一直有新鮮血液的加入是十分必要的,隻有可持續性發展纔是硬道理。

陸離早已經為獵靈人做好了規劃,現在隻等新的成員加入即可。

尤其是等到了域主的保證,他在工作時更加可以放開手腳去做,反正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

…………

就這樣,陸離和白正陽一直談到了將近中午。

陸離把自己關於獵靈人的一些設想全部都告訴了域主,這些想法得到了域主的大力支援。

但由於時間不早了,陸離準備起身告辭,在他即將推門離開的時候,白正陽突然喊住了他。

“陸離,你先等等,我還有話想要和你說下。”

“嗯?”

陸離聞言轉過頭,發現白正陽已經站起身,朝著他走了過來。

“是關於我女兒白雅的事情。”

一聽到這話,陸離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您老人家還惦記著這事啊!我還以為您早忘了!

陸離現在是有苦說不出,隻能在心裡憋著。

現在這情況,怎麼這麼像他和同學早戀,結果卻被對方家長給抓住了。

明明他和白雅是清白的。

還有他都已經成年了,就算談個戀愛,又能怎樣?

正因為陸離什麼都冇有做,他纔會覺得自己冤枉。

所以能解釋清楚,還是儘量跟對方解釋清楚吧。

就怕對方不聽他說的話。

但白正陽要說的話似乎並不是這個。

“既然你已經看過了名單,那你應該也有看到小雅的名字在名單上吧。”

“白雅?”

“嗯,冇錯。”

陸離的確有在名單上看見白雅的名字,但上一世的時候白雅也加入了獵靈人,他還以為是正常的劇情發展,所以冇有放在心上。

結果好像並不是這樣的。

看著白正陽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陸離心裡大致有所明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