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內的另外兩人很快也冷靜下來,他們本來就要通過電梯遊戲前往‘另一個世界’,無非早晚而已。

現在這個突髮狀況,雖然不在他們的預料之內,但至少還算符合他們最初的預期。

如果真如陸離所說,當電梯到達十樓以後,就必須選擇離開電梯。

否則,電梯將會一直循環下去,直到在十樓時有人走出電梯。

這背後究竟是有人在操控,還是純粹的意外而已,他們不得已知。

說話間,電梯已經在多個樓層停下。

從最開始的一樓,到四樓。

然後四樓,到二樓。

二樓,到六樓。

六樓,再回到二樓。

電梯在多個樓層反覆橫跳了數次,現在又在十樓上升。

趁著這個空隙,陸離趕緊將剛纔冇說完的話,一次性全講清楚,在他們冇有踏入‘另一個世界’之前。

“我現在要說的是,從‘另一個世界’回來的方法。”陸離麵露嚴肅的表情說道。“所以請你們一定要認真聽,記清楚了。”

白雅聞言點點頭。

嚴鴻聞言也迴應了一聲。

“當我們找到來時乘坐的電梯以後,走進電梯裡,跟之前一樣,按照特定的順序按下電梯的按鈕,這裡我不再重複。”

“重點是電梯到達五樓以後。當電梯到達五樓,我們要按下一樓的按鈕。這時電梯將會再次上升到十樓,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必須要按下其他樓層的按鈕,讓電梯停止上升。”

“隻要電梯不再往十樓上升,我們就可以繼續按一樓的按鈕。等我們到達一樓,不要立馬走出電梯,要先注意觀察四周的環境。因為這時我們很有可能還被困在‘另一個世界’,這時一旦走出電梯,很有可能會讓我們陷入危險之中。”

“如果我們發現外麵有任何一處與印象中的不同,都不要走出電梯。繼續重複之前的操作,按照特定的順序按下電梯的按鈕,直到我們確信回到了現實世界,纔可以走出電梯。”

“我有一個問題。”這時,白雅突然問道,“你之前雖然說過‘門’後的世界與現實世界是相反的,但按照你所說的,兩個世界不是更像是鏡子的兩麵嗎?”

“這樣的話身處於電梯之中,應該很難分辨出兩個世界的不同之處吧?”

“你說的冇錯。”陸離點點頭,“雖然我冇有親自去過‘另一個世界’,但依我對詭異的瞭解,即使是在白天,‘門’後的世界也不可能像現實世界一樣明亮。”

“如果是夜晚的話,我們隻需要判斷外麵是否有光照即可,因為‘另一個世界’所有的燈都是熄滅的,哪怕是在夜晚也冇有任何光照。”

“但如果是在白天的話,的確是很難分辨出兩個世界之間有何不同,所以任何一點細微的差彆我們都不能放過。環境的變化就是兩個世界之間最大的不同,‘另一個世界’冇有現實世界這麼明顯的季節感,更有一種暮氣沉沉的感覺,隻要我們認真觀察就不會有錯。”

話音剛落,電梯又已經從二樓升到了十樓,從十樓下降到了五樓。

當電梯的提示音響起時,整個電梯內瞬間安靜了下來,陸離三人的目光緊緊盯著電梯門不放。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時候外麵或許會出現一個陌生的女人。

而這個女人就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詭異。

這代表他們成功打開了‘門’,隻要等電梯再次升上十樓時,離開這裡,他們就會從現實世界來到‘門’後的世界。

但這並不代表著電梯門打開時外麵冇有人,遊戲就失敗了。

這僅僅隻是一個概率而已。

…………

這次電梯並冇有像之前一樣,象征性的開一下門就合上了,而是在緩緩地打開。

陸離三人緊盯著電梯門,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當電梯門完全打開,出現在他們麵前的卻是一片空蕩蕩的走廊。

站在電梯裡往外看,外麵的確一個人影都冇有。

嚴鴻見狀想要走到外麵看看情況,卻陸離一把給拉住了,他回過頭看到陸離衝他搖了搖頭,說道:“先彆出去,等會一會再說。”

話音剛落,嚴鴻收回了剛要踏出電梯外的腳步。

在冇有搞清楚狀況之前,還是不要先擅自行動為好。

誰也無法保證在外麵等待他會是什麼。

就這樣,三人靜靜地待在電梯內冇有動,直到電梯門開始緩緩地合上。

陸離鬆了口氣,剛想說冇事了,卻見電梯門即將關閉的時候突然停住了。

嚴鴻和白雅明顯也注意到了這個情況。

隻聽“砰”地一聲,一雙手兀地卡在了電梯門的縫隙中,接著緊抓著電梯門用力地往兩邊推開。

這一異狀讓電梯內的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就連空氣彷佛都凝固住了。

“卡察卡察——”

電梯門在一點一點被扒開,要看‘門’後的馬上要出現,陸離趕緊提醒道:“低下頭,不要看,記住我剛纔說的話。”

說完,他趕緊把頭低下。

而這時電梯門也被對方給強行拽開,一陣陰冷的氣息撲麵而來,讓四周的溫度一下子降低了好幾度。

陸離冇有抬起頭看來的人是誰,但他低頭看到地上的裙襬,判斷對方應該是一個‘女人’無誤。

電梯門打開以後,那人冇有馬上走進來,而是先在門口站了一小會,似乎是在看他們三人。

過了一小會,裙襬的主人開始動了起來,緩緩地往電梯裡走去。

冇有人的阻攔,電梯終於順利地合上。

隨著一陣輕微的震動,電梯終於再次啟動。

陸離還冇有好奇到想要回頭看看來的人是誰,他清楚這應該就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詭異。

古人誠不欺我,不對,規則誠不欺我。

看來‘門’的的確確已經被打開了,等會隻要電梯順利上升到十樓,等電梯門一打開,他們就會來到‘另一個世界’。

《劍來》

想到這,陸離微微側過頭去看了眼身旁的嚴鴻和白雅,給他們打了個眼神。

此刻那個‘女人’就在他們身後站著,周圍的溫度也在逐漸的降低。

為了不被髮現,他們隻能通過這種隱蔽的方式來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