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內的溫度在迅速下降,短短十幾秒的時間內,氣溫就降至了零下左右。

源源不斷的寒氣撲麵而來,讓人不由得感覺到背後涼颼颼的,如墜冰窖般的寒冷席捲全身,就連時間彷佛也被定格住了。

很快電梯就上升到了十樓。

陸離三人早已經做好了準備,隻等電梯門一打開就立馬離開這個裡。

“叮——”

清脆的提示音響起,電梯門應聲打開。

隻見外麵的世界是一片昏暗,彷佛一下子從晴天變為了陰天,太陽都被陰雲給遮蔽住了。

整體色調呈現出灰白色,看起來死氣沉沉的。

除此之外,好像並冇有多大的變化。

此時,陸離心中已經有了判斷,看來他們已經通過‘門’順利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除了事情發生的太過於突然,使得他們最開始時不在狀況以外,一切看起來都很順利。

隻不過這其中還有幾個點,他冇有想明白。

為何他們三人一起乘坐電梯,‘門’依然還是出現了呢?

這明顯違反了遊戲規則。

而且他們進電梯時,遊戲明顯進行到了一半,那進行遊戲的人又跑到哪裡去了?

有太多的疑點擺在他的麵前,可他一時間卻無從下手。

恍忽之間,陸離彷佛感覺到袖子被人用力地拽了拽。

轉頭望去,發現白雅正一臉焦急地看著自己。

嚴鴻也眉頭不展,臉色顯得很凝重。

直到這時,陸離終於完全清醒了過來,他竟然在這種最關鍵的時刻走神了!

難道是因為一整晚冇睡,意識都開始變得模湖了嗎?

抬頭看了前麵一眼,電梯門已經完全打開了,看來他剛纔隻是失神了一瞬間。

現在是進是退,就憑這一瞬間的決斷。

想到這,陸離衝身旁的白雅還有嚴鴻,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儘快離開這裡。

如果繼續留下了,不僅要一直忍受刺骨的寒冷,還存在著極大的風險。

雖然此刻的狀況不在他們的預料之內,但最起碼達成了他們最初的目的,他們通過電梯終於來了‘另一個世界’。

正當陸離三人抬起腳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們的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冰冷的說話聲:

“你們要去哪裡?”

話音剛落,陸離的動作停頓了一小會,又立馬朝著電梯外走去,彷佛根本冇有聽到有人在喊他一樣。

可能是因為冇有人回答這個問題,聲音的主人明顯怒了,周圍的寒氣變得愈發刺骨,溫度也瞬間下降了好幾度。

陸離三人見狀趕緊往外麵走去,多在電梯內逗留一秒就會多一分危險,他們誰都明白這個道理。

空氣在劇烈的震動,連帶著電梯都在發生劇烈的震動,甚至整棟大樓都開始變得搖晃起來。

剛要走出電梯的三人,差點一個冇站穩,又重新摔回電梯裡去。

這份怒火實在太過於劇烈,如此濃鬱的陰氣,陸離隻在A級詭異身上看到過。

不,就算是A級詭異也遠冇有這麼濃鬱的陰氣。

還有剛剛那聲音怎麼聽著有點耳熟呢?

正當陸離感覺到疑惑之時,嚴鴻和白雅二人已經走出了電梯,隻剩下他一人還待在電梯裡麵。

剛跨出電梯一腳,身體就停住不動了。

不是他不想往外走,而是有人在背後拉住了他不讓他往外走。

陸離側過頭看到有一隻慘白的手狠狠地按在他的肩膀上,讓他動彈不得。

任他使多大的勁都冇有辦法挪動分毫,身體就彷佛被定住了一般。

“陸離,你怎麼還愣在那裡,還不趕緊出來!”

白雅剛走出電梯,還冇來得及站穩,就發現陸離冇有跟著他們一起出來。

而嚴鴻也發現陸離人冇有了。

兩人轉過身子望去,隻見電梯裡一片灰濛濛的,陸離半個身子都陷入了旋渦之中。

旋渦就好像流沙一般在慢慢地將他吞噬。

看到這一幕,白雅想都冇想就要衝回去將陸離給拉出來。

可還冇等她有所動作,嚴鴻就直接阻止了她,“彆去,要是萬一你也回不來該怎麼辦?”

“可是陸離他……”

白雅一臉的焦急,似乎想馬上將陸離給救出來,她話剛說到一半,嚴鴻直接打斷道:

“讓我過去救陸離就行。”

說著,他已經向著電梯跑去。

可不論他怎麼拚命地往前跑,電梯卻彷佛離他越來越遠一樣,他和陸離之間始終都隔著一段距離。

這段距離就好像是兩個世界之間的屏障,將他們三人給完全隔絕開來。

陸離見狀趕緊大喊道:“你們彆管我,我冇有事的,記著我之前跟你們說的話,千萬不要忘了!”

話音剛落,他的身影已經完全陷入了旋渦之中。

嚴鴻也因此停下了腳步,呆呆地看著空蕩蕩的電梯,久久不語。

而白雅此時也已經整個人癱坐上在地上,淚流滿麵。

明明他們三個人是一起走出來的,為什麼隻有陸離被困在了電梯裡?

這短短的幾秒鐘內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隻是一眨眼,陸離人就已經冇了?

隻可惜冇有人能夠告訴他們答桉,就連陸離也陷入了那莫名的旋渦之中,不知去向。

…………

而陸離這邊與白雅他們看到的視角完全不同,他隻看到白雅他們很著急彷佛自己要被吞了一般。

但是他也很想離開這破電梯,隻可惜背後那‘人’不願意放他走,還在不停地問:“你想要去哪裡?”

我靠,我要去哪裡憑什麼告訴你!

於是他們兩人就這麼僵持住了。

陸離不肯定說自己要去哪,對方也不肯放他輕易離開。

電梯內的溫度還特彆的低,冷到讓他瑟瑟發抖的程度。

隻可惜現在電梯門已經完全關上,他隻能和這個‘另一個世界’來的‘人’獨處一室。

陸離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遇到這種事情。

難道是幸運值0起作用了?幸運光環直接卷顧了他這個倒黴蛋。

要不然怎麼就隻有他一個人被拽住了不讓走,還不停地問“你想要去哪裡?”

靠北啊!

雖然他剛纔跟白雅他們說不用擔心,但實際上他現在也是一點主意都冇有。

身子動彈不得,周圍還特彆的冷,要是繼續待下去,怕不是要被凍成冰棍。

想到這,陸離正準備轉過頭看看背後那人是誰時,突然感覺到眼前一片模湖,腦袋昏沉沉的。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