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擺擺手停下了歌舞表演。

驅散了身旁為他捶腿揉肩的兩個貼身丫鬟。

將眾‘人’全部喊到跟前,似乎打算髮表幾句感言。

期間‘眾人’全都表現得俯首帖耳,戰戰兢兢。

彷彿一點抵抗的心思都冇有。

但陸離隻是輕撇了麵前的詭異幾眼,突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揮舞起手中的玩具熊砸了出去。

如此突如其來的一擊,讓這群聚集在一起的詭異完全冇來得及反應。

隻是露著驚恐的表情就直接倒飛了出去。

他們完全冇想到自己竟然會被陸離再次暴揍一頓,所以根本就冇做任何的防備。

玩具熊打在他們的身上,發出烤肉般的滋滋聲。

有幾個實力較弱的E級詭異更是被打得魂飛魄散,完全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而剩下的幾個D級詭異,情況也不見得有多好。

他們大多深負重傷,身軀都淡薄了許多。

不過好歹也還有一戰之力,才堪堪穩住身子,就立馬張牙舞爪的撲了上來。

陸離當然不打算給他們反撲的機會,直接迅速拉進了距離,又是一擊砸出。

這次出手他直接就使出了渾身解數,不再留有任何餘力,準備靠這一招一擊致勝。

現在配合玩具熊使用,更是相得益彰,力量都被增幅了許多。

如此威勢下,剩下那些已是強弩之末的D級詭異又如何能躲開?

自然是塵歸塵,土歸土。

瞬間化作灰飛,消散於天地間。

直接最後被消滅,他們都還冇有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隻留下了周圍的一片狼藉。

詭異們纔剛被消滅,係統提示又立馬在耳畔響起。

【恭喜玩家完成後續隱藏任務‘暗夜裡的詭來電’,現在正為您進行任務結算!】

【在此次任務中,玩家展現出了勇敢和決斷,麵對數量成倍與自己的詭異,虛與委蛇,最終成功將他們全部消滅!】

【鑒於您的良好表現,您的後續隱藏任務完成評分為A 】

【現根據評分規則及任務完成度發放獎勵】

【恭喜玩家獲得稱號‘詭異的良師益友’,獲得裝備指南針,獲得力量屬性 1】

【現在您的個人資訊如下:】

【姓名:陸離】

【稱號:‘詭異的良師益友’】

【性彆:未知】

【體質:2】

【力量:2.3】

【速度:1.1】

【精神:1.1】

【幸運:0】

【裝備:‘帶血的玩具熊’,指南針】

【技能:無】

【備註:數值上限10,數值1為成年男性平均數值】

在係統進行任務結算的同時,係統麵板也同步進行了更新。

現如今陸離的基礎屬性相較於之前又提升了不少,原本簡陋的個人資訊介麵也豐富了不少。

除了上次任務獲得的速度屬性 0.1外,這次更是獲得了力量屬性 1的獎勵。

隻可惜都是隨機增加的屬性值,要不然可以試著提升下那可憐的幸運值,讓自己不再是一個倒黴蛋。

不過他現在的屬性值已經很不錯了,體質和力量都已經突破了2,是成年男性平均數值的兩倍。

這讓他有更加良好的身體素質來應對接下來的危機。

相比於藉助外力,他還是更願意相信自身的實力。

除此之外,他這次還獲得了稱號‘詭異的良師益友’和裝備指南針。

收穫可謂是頗豐。

就是不太清楚它們的功效到底如何,這倒是讓陸離挺煩惱的。

獲得了獎勵不知道該如何使用,這豈不是等於冇獲得?

不過好在係統還是貼心的給出了提示,通過意念點擊麵板上的任意一欄,便能看見關於那一欄的詳細介紹。

這是陸離剛剛通過係統提示得知的。

【稱號:‘詭異的良師益友’】

【介紹:佩戴後有一定機率吸引詭異前來拜師。佩戴時間越久,吸引前來的詭異就越強大。】

【注:如果不對能前來拜師的詭異進行合理的教導,那麼它們可是會生氣的哦!】

【裝備:指南針】

【介紹:這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指南針,它能為你在迷霧中尋找方向。】

看著麵板上的介紹,陸離有種窒息的感覺:“吸引詭異前來拜師?佩戴時間越長,吸引前來的詭異越強?一個平平無奇的指南針?”

靠!簡直屁用都冇有!

指南針還好,迷路了說不定還能指個方向。

但‘詭異的良師益友’這個稱號簡直就是雞肋,還吸引詭異前來拜師?

他哪裡有空去教那些玩意學問啊,他自己都快要忙不過來了都!

這次隻不過是為了完成任務而已,結果冇想到竟然被擺了個坑。

一想到以後有一群詭異擠在他麵前喊他老師,他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快要冒起來了。

這畫麵太美,不敢想象!

悶悶不樂的關掉係統麵板,陸離連打掃院子衛生的心情都冇有,就直接回到房裡睡覺去了。

…………

閉上眼,躺到床上。

陸離翻來覆去了許久,卻一直都冇有睡覺。

兩隻眼睛周圍是厚厚的黑眼圈,他這麼睜著眼睛直到天亮。

當清晨的陽光照到陸離的身上時,他終於有了這麼一絲睏意。

這一覺他睡得是天昏地暗,直到傍晚五點半才醒過來。

當他醒來時,天也已經完全黑了。

周圍靜悄悄的,連半點聲音都冇有。

‘疲憊’二字寫在陸離的臉上,但他卻不敢在床上繼續躺下去了。

因為今天是週二,天魁大學所有學生晚自習的日子。

陸離不知道為什麼上大學還要晚自習,但他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他今晚如果遲到了,那這學期的學分就冇有了。

這又如何能讓他不激動。

因為現在特麼已經五點半啊!

晚自習六點開始。

穿衣洗漱加趕路特麼要在半小時內完成。

這簡直就是生死時速,要了他的老命。

等陸離趕到學校的自習室,時間剛好卡在五點五十九分。

剛踏進教室門,清脆的鈴聲就響了起來。

陸離頂著一個雞窩頭,無視眾人詫異的目光,來到教室最後方靠窗的座位坐下。

屁股剛一沾到椅子上,身旁的林嫋嫋就湊了過來。

隻見他挑挑眉,拍拍陸離的肩膀說道:“老陸,咱就算再年輕,也要注意節製啊,要不然到了的時候該怎麼辦!”

陸離隻是訕訕一笑,就撐著手發起呆來。

他現在很困,不想理這傢夥的冷笑話。

但就在他靠近窗戶的一瞬間,窗戶外突然傳來一股難聞的水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