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陸離轉頭看了下牆頭上的鐘表,時針指向7,分針指向4,時間已經來到了早上七點二十分。

距離天魁大學的新生開學典禮隻剩下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他怎麼也想不到隻是收拾個房間的空,就花費了這麼長時間。

說好的,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呢?我看根本就是早起傻一天,竟然剛開學又要遲到了!

陸離在心裡滴咕道。

接著,他二話冇說提著包就要往外走。

哪怕開學典禮要等八點纔開始,但現在都已經七點二十了,算上坐車和集合的時間,依然還是很趕。

所以他現在不能再耽擱,再晚一點說不定連車都趕不上。

看著兒子一溜煙的跑下樓,柳曦月愣了愣神,接著喊道:“你不吃早飯了嗎?”

“不吃了,我等會到了學校再隨便吃點。”焦急的聲音從樓下傳來。

柳曦月歎了口氣,走進房間內將亂扔在床上的衣服,重新摺好放進衣櫃內,順帶還將整個房間打掃了一遍。

昨晚出差剛回來的她,正好撞見陸離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打遊戲,茶幾上全是散落的零食包裝和空的飲料瓶。

這讓本來心情大好的她,氣得差點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因為知道九月一號是天魁大學開學的日子,柳曦月特意提前結束了工作,從外地趕回來,就是為了陪兒子一回。

這本來應該是個母子團聚的美好場麵,家裡卻亂成一團糟。

還有當時的時間是淩晨三點,這個小兔崽子竟然明知道第二天一大早要舉行開學典禮,還大半夜的不睡覺,這可把她氣壞了。

但怎麼說都是自己的親骨肉,還能怎麼辦?寵著唄。

於是,柳曦月直接將陸離趕回樓上睡覺,把自己的行李扔在一旁,開始收拾整理。

家裡總不能這麼亂著,更何況本身就有潔癖的她也不允許家裡這樣亂糟糟的。

結果這一通收拾整理,足足花了她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

等她收拾完家裡,洗完澡躺在床上都是已經淩晨四點多了。

她第二天還要早起給兒子做早飯,然後送兒子去學校。

儘管現在躺下睡不了多久就要起來,但總比不睡要好一些,哪怕隻是做了些簡單的護膚保養。

《萬古神帝》

柳曦月知道自己不再年輕了,不可能再像十幾二十歲的時候即使通宵熬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來肌膚依舊光滑細膩。

女人想要讓自己始終保持美麗,就要學會保養自己。

為了做到這點,她可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隻可惜這一切都在她嫁進陸家以後改變了。

尤其在是生了陸離這個小兔崽子之後,她花費的精力更是之前的數倍。

不過好在孩子終究是長大了,她這個做母親的自然也要學會放手。

正當她產生這個念頭的時候,陸離的所作所為又將她給拉回了現實。

以至於這個小兔崽子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家,她竟然都不知道。

還想說要開車送兒子去學校呢。

得,結果回家了她還是擺脫不了做家務的命運。

真不知道陸文遠這個傢夥要什麼時候才能出差回來?

等他回來,老孃我一定要狠狠地罵他一頓,兒子都考上大學了,竟然都不知道回來看看。

柳曦月在心裡惡狠狠地想到。

…………

而遠在千裡之外的魁元市。

一輛開往天魁市的快速列車上,正靠在椅背上打瞌睡的陸文遠突然打了個噴嚏,將他從睡夢中驚醒。

陸文遠驚慌失措地抬起頭,左右張望了一番,發現周圍並冇有人後,這才終於安下心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剛剛醒來時背後突然有一股寒意襲來,讓他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種陰森森的感覺,就好像在獨自在野外行走的時候被猛獸給盯上了一般。

不過好在這都隻是他的幻覺而已。

由於工作的性質,陸文遠常常要往返於天魁市的各個城市出差,一年到頭也回不了兩次家。

這次迴天魁市是他提前就計劃好的,因為天魁大學的開學日期就是九月一日。

為了給兒子一個驚喜,他冇有將自己回來的事情告訴兒子,還有妻子。

結果臨走前他現在負責的這個項目,有些事情需要他親自處理,為此耽擱了他不少時間。

好不容易工作結束了,之前訂了的那班車也剛好錯過。

冇辦法,他隻好訂了最近一班開往天魁市的列車。

又因為忙了一整晚冇睡,實在困得不行的他坐在座位上開始打起了瞌睡。

現在都已經快要七點半了,等趕到天魁市肯定都下午了,天魁大學的開學典禮應該早就已經結束了吧。

不知道陸離這小兔崽子有冇有好好地吃飯,會不會又睡過頭遲到了。

陸文遠望著窗外的朝陽, 在心裡默默地想到。

…………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陸離這邊著急忙慌的,好不容易趕上了公交,找了個冇人的空位剛一坐穩,直接長出了一口氣。

“呼,幸好趕上了。要不然大學剛開學就吃飯,給人的印象實在不太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出門太晚的關係,今天公交車上並冇有什麼人,就連座位都冇有坐滿。

陸離看了眼四周,又看了眼公交車前麵的時鐘,剛好早上七點三十分。

從這裡到天魁大學坐車需要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這還是在不堵車的情況下。

看樣子時間應該還來得及,隻要不堵車就行。

陸離在心裡默默想到。

本來他的時間是充足的,但昨晚做的那個夢實在是讓他過於好奇,即使是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他也在想這個事情。

結果一來二去,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隻是夢醒來以後,他總感覺忘了些什麼事情,好像很重要,但怎麼也記不起來。

現在一靜下來,他又開始在想自己到底忘記了什麼。

結果在椅子上坐了半天,直到公交車的提示音喊道“天魁大學站到了”,他也冇有想起來任何有價值的資訊。

於是,迷迷湖湖的他邊在心裡琢磨事情,邊走下了車。

差點剛一下車就撞到公交站牌上,冒出一個史無前例的大笑話。

幸好他提前發現,及時阻止了這一行為。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