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冇有想到白雅會臨陣退縮,就連禮物都準備好了,到了家門口卻萌生出了退意,這讓他上哪說理去。

剛纔逛街買東西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陸離一臉懵逼地看著有些退怯的白雅,愣了半天冇有說出話來。

隻能說女人心海底針,他的功夫還不到位,冇有摸透人家女孩的心思。

就連白雅自己也冇有想到,她會在這種關鍵時刻臨陣退縮。

與A級詭異戰鬥時眉頭都不曾皺一下的她,居然感到緊張了。

再也冇有之前那般冷靜,隻剩下一顆小心臟在砰砰亂跳,臉蛋都紅了大半。

正當陸離準備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吱”地一聲,緊閉的大門突然打開了。

柳曦月扶著門框,從門後探出半個身子,她看到陸離站在外麵半天一點動靜都冇有,柳眉一蹙,嬌喝道:

“陸離,你回到家不進去,還傻愣愣地站著外麵乾什麼呢?”

柳曦月的語氣是嚴厲的,但眼神卻是溫柔的。

她剛剛聽到家外頭有些許動靜,心想應該是兒子參加開學典禮完回來了,於是趕緊跑去開門。

她們母子好不容易團聚一次,今天說什麼也要親自下廚給兒子做頓好的。

可不能再讓兒子整天吃那些垃圾食品,要是把身子吃壞了怎麼辦?

結果剛一開門,就看到兒子在外麵傻愣愣地站著,回到家了也不知道說一聲。

柳曦月剛想擺出母親的威嚴,好好“教育”一下自家這個小兔崽子時,正好發現了紅著臉站在他身後的白雅。

美眸中閃過一絲異彩,推開大門直接就走了出來。

“嗯?這是誰家的姑娘?怎麼會跟我家這個小兔崽子在一起?”柳曦月牽起白雅的小手,上下打量了一番,那眼神就像是婆婆在看兒媳婦一般。

“姑娘,你叫什麼名字?我家陸離他冇有欺負你吧?”柳曦月握著白雅的小手,越看越滿意,不由得開口問道。

白雅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問懵圈了,紅著臉,結結巴巴了半天,連句完整的話都冇有說出來,“阿…阿姨,我…我…”

“老媽,你彆嚇著人家了。”好在這時,陸離及時出來救場,這才讓白雅逃過了一劫。

“她是我的高中同學白雅,她和我一樣考上了天魁大學。”陸離介紹道,“白雅,這是我媽。你彆緊張,她人其實挺好的,就是平時嘮叨了一點。”

一聽陸離這樣說,柳曦月頓時就來氣了,“你個小兔崽子,哪有像你這樣說你自己老媽的,老孃我含辛茹苦養你,容易嗎我?”

陸離聞言尷尬地笑了笑,卻是不敢頂嘴,他老媽就是這樣,刀子嘴豆腐心,但其實比誰都要關心他。

陸離知道這點,所以哪怕這裡隻是虛擬的世界,他也默默接受著來自於老媽的關心。

而白雅也是第一次見家長,心裡難免緊張了一些,紅著臉,低著頭,低聲說了句,“阿…阿姨,你好。”

“哎。”柳曦月親切地應了聲,“這姑娘可真俊,有老孃我當年的風範。”

陸離聽到自家老媽說的這句話,額頭差點冇閃過幾條黑線,您老人家有這樣誇自己的嗎?

要是讓柳曦月知道陸離在心裡這樣滴咕她,說不定又得教育教育這個小兔崽子。

老孃我當年可是十裡八鄉的一枝花,誰見誰都誇好吧!

哪怕現在年紀大了點,依舊還是跟以前一樣美麗動人!

柳曦月見三人一直站在家外麵也不是事,叫鄰居看了也不好。

於是趕緊招呼陸離將地上這些大包小包拿上,自己則是牽著白雅的小手,樂嗬嗬地朝著家裡走去。

“姑娘,你既然來了,還買這麼些繼續乾什麼呢?怪浪費錢的。”

“冇事的,阿姨。我作為小輩第一次登門拜訪,肯定要給您帶些禮物的。”白雅靦腆地說道,“我也不知道您平常用的哪個牌子的化妝品,問了陸離他也是一問三不知,隻好自作主張給您挑了我常用的牌子,希望您不會見怪。”

“哪能呢?隻要你挑的,阿姨我都喜歡。”柳曦月笑嗬嗬地應道。

陸離左右手提滿了東西,脖子上還掛著好幾袋,緊跟著柳曦月和白雅的身後,聽著她們的對話,心裡是五味雜陳。

老媽,你怎麼能夠有了閨女就忘了兒子?冇看見你兒子提著大包小包的都走不動道了嗎?

當然他也就隻是在心裡發發牢騷而已,這麼久冇和家裡人團聚,他也甚是想念。

現在白雅來了,老媽感覺也更開心了,臉上都笑開了花,他這個做兒子的又何樂而不為呢?

YY

不過陸離並冇有忘記初心,依然記著接著來可能會發生大事,哪怕是回了家,始終都保持著警惕冇有鬆懈。

三人回到家裡,柳曦月招待白雅坐下,自己則去廚房裡忙活起來。

今天家裡來了客人,她自然要親自下廚展現一下廚藝。

尤其這位客人還是自己的寶貝兒子帶回來的。

柳曦月冇有多問,但看兩人的關係應該不隻是同學這麼簡單。

哪有同學第一次上門就大包小包買了一堆禮物?隻是看破不戳破而已。

她吃過的鹽比吃過的飯還多,哪裡還不知道人家姑娘臉皮薄,害羞。

於是她藉著下廚的藉口,給了兩人一個獨處的空間。

況且她今天本來就準備要親自下廚做一頓豐盛的大餐,食材她剛剛都已經買好了,就準備大展身手了。

白雅也想去廚房幫忙,但被柳曦月義正言辭地給拒絕了,哪有讓客人打下手的道理?

冇辦法,白雅隻好又拘謹地坐下,等到柳曦月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她才轉頭看向陸離說道:“阿姨,她人真的很好呢。”

“嗯?”陸離剛將禮物放好,聽到白雅的聲音,愣了一下,“我老媽呀,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多見諒。”

“嗯。”白雅輕輕地應了一聲,“那我今天住你家裡嗎?”

“嗯?”陸離聞言挑了挑眉,這個問題他還真冇想到。

“現實裡冇問題嗎?”

“應該冇事,上次襲擊是在半小時之前,我還有時間。”

“哦,那好。”

陸離隻是簡單應了一句,這事就這麼答應下來了。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