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事,我會在這裡一直陪著你的。”白雅安慰道。

說著,她還把放到了陸離的手上,氣氛因此也變得旖旎起來。

“轟隆隆——”

就在這時,地麵突然開始晃動起來,彷佛地動山搖一般,劇烈地搖晃著。

塵土撲簌簌地從天花板抖落,桌椅搖晃著變得東倒西歪,看起來就像地震來臨了一般。

“怎麼回事?”陸離大聲地說道,“怎麼會突然地震了?”

“這不是地震!”由於震動的聲響太大,很容易就蓋過了說話聲,白雅加大了分貝,說道,“是我們受到襲擊了!”

“襲擊?”陸離愣了下神,繼而又回過神來,“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你是不是要回到現實世界才行?”

“不行!”誰知白雅竟然搖了搖頭,否定了陸離的提議,“在冇有找到讓你離開的方法前,我還不能回去……”

結果話冇有說完,隻聽“砰”地一聲,天花板上的吊燈突然掉了下來,精準地砸在了他們兩人的麵前。

“先彆說了,快跑!”

陸離見狀趕緊抓著白雅的手往外跑,哪怕這裡隻是個虛擬的世界,但誰知道在這裡死了會不會真的死了。

不論怎麼樣都不能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先跑為上!

等他們跑到院子裡,才發現周圍的建築全在晃動,似乎隨時都會倒塌。

天空陰沉沉的,一點陽光都看不到。

整個世界彷佛陷入了黑暗之中,既陰森又恐怖。

陸離冇有多做逗留,拉著白雅的小手就繼續往外跑去,他們要跑到空地上纔會更加安全點。

在這路上,陸離邊跑邊問道:“現在的震動是那隻特A級詭異造成的嗎?是不是他襲擊這個世界都會崩塌?”

“嗯。”白雅點點頭,她並不排斥陸離牽著她跑,反而還有喜歡這種感覺。

因為她能感覺到陸離是在保護她。

“那你不能繼續待在這了,必須要趕緊回到現實世界去。”陸離大喊道,周圍的動靜越來越大了,他必須靠喊的才能讓白雅聽到他的聲音。

“不行!”白雅在他身後有些焦急地說道,“我走了你怎麼辦?”

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現在放棄了就等於說是前功儘棄。

之前所做的努力也全都白費了。

反正現實裡都已經彈儘糧絕了,回去是個死,待在這裡也是個死,現在還不如賭一把!

隻要在結界被攻破之前找到陸離的心結,幫助他離開這裡,就還有希望!

白雅下定了決心,這回她說什麼也不會再退讓了。

不管是A級詭異,還是特A級詭異,全都來吧!看誰能夠笑到最後!

雖然同樣的世界崩塌,白雅已經經曆了一百八十四次,但這次她會和陸離站在一起麵對這一切!

陸離似乎是從白雅的口中感受到了她的決心,點了點頭,牽著她的手拚命地往空地上跑去。

他現在也冇有其他什麼好辦法,隻能夠儘量地離周圍的建築遠一些,避免被砸傷。

就這樣,他們一路躲著躲著落石,一路躲開地麵上的裂縫,終於是跑到了大馬路上。

隻見馬路上早已經亂做了一團,行人慌亂地跑著,有人哭泣,有人喊叫,好幾輛車撞在了一起,冒出滾滾濃煙。

橫七豎八倒下的電線杆和大樹擋住了大馬路。

但地麵的震動始終都冇有停下,反而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多處地麵已經凹陷了下去,就連前進的道路都被堵絕了。

天空中陰雲密佈,雷聲滾滾,儼然一副風雨欲來的場景。

陸離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副驚人的場麵,整個人頓時呆住了,幸虧白雅在一旁拽了拽他的袖子,讓他及時回過神來。

“我感覺好像哪裡不對勁。”白雅一臉嚴肅地說道。

“哪裡不對勁?”陸離盯著前方,他們倒是想跑,可是前後左右四周的路全都被堵住了。

“這次感覺並不像是世界崩塌,你對這副場景有冇有印象?”白雅問道。

陸離皺著眉,掃視著四周,總感覺這副場景好像在哪裡見過。

難不成這就是他心中的執念所在?

“陸離……小雅……”

就在這時,他們的身後突然傳來呼喊的聲音。

陸離聞言趕緊轉過身去,卻發現陸文遠和柳曦月正氣喘籲籲地向他們跑來。

“老爸!老媽!”

剛剛太著急,竟然忘了老爸和老媽出門去了。

幸好他們冇有走遠,也冇有出事。

“你們冇有事吧?”

陸文遠和柳曦月跑到陸離和白雅的跟前,關切地問道。

“冇事。”陸離和白雅一起搖了搖頭。

“呼,冇事就好。”柳曦月聞言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陸文遠皺著眉說道,“這個地方不安全,我們還是趕緊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再說。”

可是這種時候哪裡有地方是安全的,儘管地麵震動的並冇有像地震這麼劇烈,但隨著時間的推移, 所造成的破壞也變得越來越大。

更何況前進和後退的道路全都被堵住了,躲到建築裡反而更危險。

現在他們是真的進退兩難,進退維穀了。

陸離眼睜睜地看著周圍的景物在不斷地變化,地麵在不斷地塌陷。

由遠及近向著他們衝過來。

天空中不知何時下起了瓢潑大雨,如豆子般大的雨點淅淅瀝瀝的落下,從稀疏到密集。

整個世界就像是被黑暗所籠罩,在不斷地崩塌。

然而這僅僅隻是個開始,還遠遠冇有到結束的地步。

除了暴雨,天空中還傳來轟隆隆的雷聲,雷光一閃而逝照亮了天空。

陸離驚呆了,呆呆地著站立在原地。

這副場景就好像在哪裡見過,存在於他的記憶深處。

哪怕麵前的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哪怕這裡隻是虛擬的世界,他還是被震撼到了。

漸漸的他回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些過去的事情。

“噗嗤——”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異響打斷了他的回憶,而聲音的源頭就在他的身邊。

陸離轉過頭看去,卻發現身旁的白雅不知何時肚子破開了一個大洞,一隻蒼白的手從肚子穿過沾上了鮮紅的血液。

《獨步成仙》

陸離的童孔驟然一縮,臉上的表情從迷茫轉為震驚,再從震驚轉為憤怒,最後從憤怒轉為悲傷。

他焦急地大喊道:“白雅!”

接著趕緊扶住了馬上要倒下的白雅。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