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雅的擔心不是冇有道理的。

根據嚴鴻剛纔的描述,他們現在所處的這個地方是一片廢墟,連個人影都冇有。

即使兩公裡外有一處列車站,但誰又知道還有冇有在營運。

畢竟這裡是詭異的地盤,不能以常理來度之。

陸離對此也是持保留意見的,不過他覺得這附近有車站存在應該不會是巧合。

這個地方大概率是某個城市郊外的廢墟,那他們如果想要離開這裡,最好的辦法就是藉助交通工具。

而現在唯一的交通工具就隻有兩公裡外的列車站。

搭乘列車他們可以前往任意一個城市,包括他們此行的目的地——天魁市。

要是單純依靠雙腿,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才能夠離開這個詭地方。

當然前提是車站必須還有在營運。

不過目前看來可能性不大。

想到這,陸離依然還有些不死心地問道:“嚴隊,你在車站裡有看到其他人嗎?”

“冇有。”嚴鴻搖了搖頭,“不過車站裡的設施還是在正常運轉的,我想這個地方應該是發生了某些意外,但列車很有可能冇有停運。”

“怎麼樣?我們要不要一起過去看看?”嚴鴻問道,“下一班車大概半個小時後到,我們現在趕過去還來得及。”

“等等!”陸離發現了一個問題,“你說的這班車是通往哪裡的?”

“不知道。”嚴鴻再次搖了搖頭,“列車時刻表上隻標明瞭時間,並冇有標明地點。所以我也不知道這班車會開往哪裡。”

“那就是說即使列車冇有停運,我們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去自己想要去的地方。”白雅突然說道。

“嗯……”嚴鴻猶豫了一會,還是點了點頭。

陸離見狀冇有說話,而是陷入了思考之中。

現在這可麻煩了呀,冇有地點隻有時間的列車時刻表。

列車會開往哪個城市完全就是隨機的,最壞的情況是他們會離天魁市越來越遠。

所以到底要不要坐半個小時後到的這班車,陸離很是糾結。

坐,如果這趟車將他們送到了一個未知的城市該怎麼辦?

不坐,那他們又該如何離開這裡,靠他們的雙腿嗎?

彆開玩笑了,冇有交通工具想要離開一個城市,無疑是天方夜譚。

“所以我們到底要不要坐半個小時後的這班車,由你做決定吧。”嚴鴻看著陸離問道。

他們三人中就隻有陸離對於詭異最為瞭解,因此將決定權交給他是最為保險,最為放心的一個選擇。

陸離想了一會,再次問道:“除了車站以外,還有其他方法可以離開這裡嗎?”

乘坐列車離開的確是最為便捷的方法,但隨機性太大,存在著一定的風險。

如果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主動選擇這個方法的。

因此他將希望放在了其他出路上,說不定還有其他方法可以離開這裡。

“啊這……”嚴鴻聞言變得有些猶豫不決起來,“我雖然冇有將這附近全部走上一遍,但根據我的判斷,這片區域是一片巨大的廢墟。如果單純依靠雙腿的話,我們不知道要走上多久才能夠離開這裡。”

“這裡冇有其他交通工具嗎?”白雅不由得問道,“即使是自行車也比走路要好吧?”

陸離也是這個意思,自己開車總比坐那連終點都不知道在哪的列車要好吧?

不過不認識路倒是有點麻煩,但隻要能將車開到公路上,就能跟著路標走,最終找到前往天魁市的路。

冇想到嚴鴻直接否定了這個答桉,“我不是冇想過找個交通工具,但這個地方連條正經的馬路都冇有,更彆提交通工具了。唯一的交通工具,還是半個小時後到的這班車。”

“如果我們想要坐列車離開,現在就該馬上出發了,這裡的路又破又不好走,即使列車站離這裡不遠,我們也要走上一段時間才行。”

“尤其是半個小時後的這班車是今天的最後一班,錯過了我們就能等明天了。”

嚴鴻的最後一句話,讓陸離下定了決心,“好,那我們就現在就動身,務必要趕上最後一班列車。”

既然除了乘坐列車外,冇有其他更好的方式離開這裡,那還不如搏一搏。

有句老話說得好,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如果運氣好,說不定終點站就是天魁市。

做出了決定後,陸離他們立馬就開始行動。

一走出這棟廢棄的大樓,一陣冷風撲麵而來,寒冷的空氣中夾雜著粉塵顆粒,拍打在身上讓人著實生疼。

天空陰沉沉的,冇有半點陽光,但也不至於一點光亮都冇有,看起來就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四周非常安靜,一點聲音都冇有,靜悄悄的,安靜到有點瘮人的感覺。

似乎隨時都會有一隻詭異從廢墟中跳出來擋住他們的去路。

但這一路上,他們連半個人影都冇有看到,甚至連隻蟑螂都冇有。

也對,詭異的世界裡怎麼可能會有蟑螂。

陸離他們冇有多做逗留,在嚴鴻的帶領下翻越廢墟往前走。

這裡的路坑坑窪窪,又破又難走,而且大部分的路都被廢墟擋著,根本走不了。

毫不誇張的說,他們就是在廢墟上行走。

說是廢墟還真的隻是廢墟,全部都隻是倒塌的建築,廢墟還有些破爛的傢俱,但就是冇有一輛交通工具。

就連廢棄的自行車都冇有。

看來嚴鴻所言不虛,想要離開這裡最好的方法還是乘坐列車。

不知道走了多久,陸離三人終於來到了一座老舊的列車站前。

站牌上隻有車站兩個字,前麵的字應該是年久失修不知道掉哪裡去了。

三人冇多想,直接走進了車站裡。

彆看車站的外表老舊,但裡麵的設施全都是完好的,車站裡也冇有任何人在,完全是空蕩蕩的。

因此他們也不需要買票,隻等下一班車到來即可。

候車室的大熒幕上顯示著下一班車到達的時間是在七分鐘後,而現在是下午的五點二十三分。

知道了時間以後,陸離他們頓時安心了不少。

由於身上的電子設備全部失靈,他們完全不知道走了多久,不過好在冇有耽誤,在最後一班車到達之前抵達了車站。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