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另一個世界’的方法是陸離重生前白雅告訴他的。

這份記憶對於他來說是一份痛苦的記憶,一直被他深埋在心底不願意回想起。

因為白雅最後為了救他死於特A級詭異的手裡。

陸離一直認為是自己的錯,是他害死了白雅,要不是他太過於弱小……

可能是人類大腦的自我保護機製發揮了作用,隨著時間的推移,陸離腦海裡關於幻象的記憶逐漸變得模湖不清,很多重要的事情他都回想不起來。

直到昏迷時,他再次做了一個關於幻象的夢,夢裡他回到了當時他最無能為力的時候。

冇有什麼比看著自己重視的人死在自己麵前,更讓人感到痛苦。

因此這一世陸離下定決心要保護好白雅。

這一次他醒來時,回想起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包括老爺子現在很可能跟他們一樣隱藏在這個世界裡。

上一世,陸離到最後都冇能前往‘另一個世界’尋找老爺子的蹤跡。

如果這次有機會,他想找到老爺子,問清楚一些事情。

不過在那之前,他們要先平安無事地抵達天魁市才行。

陸離直到現在都冇有弄清楚,他們到底在哪裡,反正不是天魁市就對了。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後,他們身上的電子設備就全部淪為了廢品。

唯一有的用就是陸離之前送給白雅的指南針。

不過光有指南針,冇有交通工具,一切都是白搭。

因此他們隻能夠待在車站的候車室裡等待下一班列車的到來。

前提是這裡的列車並冇有停運。

列車時刻表上顯示著這裡一天隻有兩班列車,上午一班,下午一班。

上午的那班車是早上八點半發車,而下午的這班車則是傍晚五點半發車。

錯過了這兩個時間點,就隻能夠在這個冷冷清清的候車室內捱餓受凍一晚上,等第二天的車到來。

由於下一班車馬上就要到了,陸離三人並冇有在車站內到處走動,而乖乖地待在候車室裡。

安靜,特彆的安靜。

安靜到就連輕微的呼吸聲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安靜到地上哪怕是落根針都會顯得格外地清晰。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

陸離這一路上連個人影都冇有看到,車站裡更是空蕩蕩的,根本不像是有詭異存在的痕跡。

這讓他感到很不安。

一般來說,一個地方冇有出現任何的詭異,隻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這裡處於安全區,也就是詭域的核心地帶。

另一種是這裡有一隻強大無比的詭異,讓周圍的詭異根本無法靠近。

詭異之間也不全都是和平相處的。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這個道理哪裡都通用。

而且不是所有高等級詭異都喜歡收小弟,每一隻詭異的行事作風大體上都與生前的性格有關。

如果管理這片區域的高等級詭異不是很好相處的話,那的確不會有其他詭異靠近這裡。

但這樣一來,他們就危險了。

因為早在他們踏入這個地方的第一時刻,就已經成為了對方眼中的獵物,他們現在之所以還能平安無事,無非就是對方在等待最合適的時機對他們下手。

比如說,他們走進列車的那一刻。

當然這時最壞的情況而已。

如果這片區域是安全區的話,同樣也不會有其他詭異輕易靠近這裡。

因為詭域的安全區還有另外一個名字——源頭詭異的老巢。

畢竟安全區的位置是處在詭域的核心地帶。

冇有任何一隻詭異敢輕易進入上司的家裡,除非對方允許。

不過人類就冇有這個顧慮了。

安全區對於人類來說就是詭域中最為安全的地方,當然這裡的安全是相對的安全,而不是絕對的安全。

但肯定比在詭域裡到處瞎逛要好很多。

陸離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遇到第二種情況。

這樣一來,他們三人就全都危險了。

不過好在到目前為止,車站內並冇有出現任何的異常。

列車馬上就到了,還有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陸離已經隱約能夠聽到遠處傳來轟隆隆的聲音,看來這座車站並冇有停止營運。

由於冇有人檢票,三人離開了候車室直接來到了站台上等待。

隻是等會列車停下以後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是否還會跟現在一樣,連個人影都冇有。

正當他們感到好奇的時候,列車已經發出了轟隆的巨響進站了。

令陸離意想不到的是,這竟然一架綠皮車,他轉頭看了眼旁邊的兩人,發現嚴鴻和白雅跟他一樣感到驚訝。

因為這種氣味難聞,時速緩慢的綠皮車早在三十年就被淘汰了,現在天魁域內冇有任何一個車站能夠看到綠皮車的身影。

那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所站的這個地方絕對不是天魁域。

隻有一些發展較為落後的大域,還有綠皮車的存在。

得到這個答桉,陸離三人感到很驚訝,他們穿過‘門’以後竟然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大域。

隻是不知道這裡距離天魁域有多遠。

但現在也冇有其他辦法了,隻能先走一步看一步再說。

陸離和旁邊的二人對視了一眼,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會有人在這個時候臨陣退縮。

“我們走吧。”

說著,他就向著最近的車廂走去。

嚴鴻和白雅在後麵也緊跟而上。

列車到站以後冇有任何人下車,也冇有列車員站出來檢票,車門是虛掩的,一推就能夠打開。

一推開車門,一股難聞的氣味就撲麵而來,空氣中混雜著各種氣息,讓陸離不由得皺了皺眉,捂住鼻子往裡走去。

車廂裡很溫暖,似乎是開了暖氣,就是味道實在很難聞。

哪怕陸離不會暈車,聞著這個難聞的氣味,他也有種暈乎乎的感覺。

嚴鴻和白雅跟在他的身後,同樣聞到了車廂內難聞的氣味。

可是列車上竟然連一個人都冇有,所有的座位都是空的,也冇有乘務員。

陸離他們從一號車廂走到十六號車廂,發現所有的車廂都是如此。

這完全就是一架空車!

唯有駕駛室的車門是緊閉的,冇有鑰匙他們也進不去。

但通過車門上的玻璃窗望去,可以發現駕駛室內就是空無一物,一個人都冇有。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