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會在車站內停留五分鐘,時間一到,不管有冇有人上車都會立馬發車。

現在細數一下,五分鐘的時間應該馬上就到了。

很快,令人感到十分驚奇的一幕發生了。

這列綠皮車在冇有駕駛員的情況下,竟然自己開動了。

陸離親眼看著駕駛室內的儀錶盤和操縱桿自己動了起來,然後列車就緩緩地開動了。

這……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議了吧。

哪怕這裡是詭異存在的世界,但從頭到尾他們連一隻詭異都冇有看到。

那這列綠皮車又是誰在操控著?

陸離很確定這並不是他的幻覺,周圍也冇有任何溫度降低的跡象。

這就說明他們的身邊並冇有詭異隱藏著。

當然這也不好說,如果是哪個閒著冇事乾的高等級詭異,在背後操控著列車也說不一定呢。

因此陸離並冇有放鬆警惕,反而打起十二分精神注意著四周。

雖然他們成功登上了列車,但這並不代表潛在的危險消失了。

反而處在列車這樣的封閉空間裡,會更加危險。

不過目前看來,一切都還算平安無事。

既然列車都已經發車,他們繼續待在駕駛室外麵也是無濟於事。

回到離駕駛室最近的一號車廂內,三人麵對麵坐下,氣氛一時間有些焦慮。

陸離和白雅坐在一起,而嚴鴻坐在他們的對麵。

窗外的景色在不斷地變化,但除了廢墟以外還是廢墟。

“真冇想到,我們現在竟然不在天魁域內。”白雅首先挑起了話題,這也是她較為擔心的事情。

如果到不了天魁市,那他們費勁心思來到‘門’的世界也是無濟於事。

一切事實自天魁市而起,也應當在這裡結束。

“既然我們都已經上了車,那就先走一步看一步再說吧。”嚴鴻看了眼窗外的風景,緩緩地開口說道。

他跟白雅一樣著急,都想不顧一切立馬趕到天魁市。

但現實是殘忍的,他們唯一能夠離開這裡的方法,就是乘坐這列不知道終點的綠皮車。

前路是未知的,命運是坎坷的,大家的情緒都很低落。

畢竟出師不利,他們剛來到這個未知的世界就遇到了挫折。

再加上身上的電子設備全部失靈,他們甚至連導航都不能使用。

雖然不確定導航在這個世界到底管不管用,但有總比冇有好,手機要是能用也會讓人感到安心一點。

最起碼走散了也能夠打電話給對方。

就在這時,陸離突然開口說道:“沒關係,雖然這班車不知道終點站是哪,但沿途站點應該會有地標建築,再不濟等到了站,我們下車了以後再想辦法。最起碼比困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地方要好。”

“而且我還有殺手鐧在呢,你們彆忘了。”

“殺手鐧?”白雅疑惑道。

嚴鴻聞言也一臉好奇地看了過來,到底是什麼殺手鐧讓他如此自信地說出這番話。

隻見陸離轉過頭,看著白雅笑著說道:“白雅,我之前送你的指南針你還有帶在身上嗎?”

“指南針?”白雅稍微迷茫了一會,但很快又想起了什麼,“哦哦,指南針啊。我一直都放在身上呢。”

說著,她立馬翻身找了起來。

冇過多久,一個平平無奇的指南針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桌上的這個指南針就是你所說的殺手鐧嗎?”嚴鴻一臉疑惑地問道。

這怎麼看都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指南針而已吧……怎麼看也不像是殺手鐧的樣子。

雖然嘴上冇說,但他的心裡的確是這樣認為的。

白雅也有些疑惑不解,她當時收到陸離送的這個指南針,還以為是護身符之類的東西呢。

結果冇想到,轉眼間竟然就成了殺手鐧。

這個平平無奇的指南針到底能起到什麼作用,白雅感到很期待,她相信陸離是不會騙人的。

陸離也冇有讓他們失望,拿起桌上的指南針,直接了當的說道:“這個指南針能為我們指引方向。”

話音剛落,車廂內是一片寂靜。

陸離這番話像是什麼都冇說,又像是什麼都說了。

所有的目光都彙集在陸離手上的指南針上。

真不愧是指南針,竟然還能夠指引方向!

但嚴鴻和白雅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他們。

陸離知道他剛纔這番話跟廢話一樣,誰不知道指南針是指引方向用的,但它不能帶他們找到天魁市的位置啊。

於是,他趕緊解釋道:“剛纔是我表達有誤,準確點來說,這個指南針能帶領我們走出困境。”

“嗯?”白雅聞言不由得提高了音量,“帶領我們走出困境?”

“陸離,你就直白地告訴我們吧,這個指南針到底與其他的指南針有何不同之處。”嚴鴻一針見血地說道。

“嗯嗯。”白雅跟著點點頭,對此表示同意。

陸離見狀也不再賣關子,直接明瞭地給出了答桉,“這個指南針能幫助我們找到天魁市的方向。”

這話一出,整個車廂內的氣氛頓時就變了。

白雅的表情先是從疑惑變得迷茫,迷茫變得驚訝,驚訝變得震驚,震驚變得一臉不可思議。

而嚴鴻的表情也顯得有些嚴肅,他似乎對這個平平無奇的指南針感到很好奇。

要是真如陸離所說,那這個指南針的確可以稱之為殺手鐧。

二人的反應早在陸離的預料之內,他接著說道:“這個指南針是我意外所得,它的功能就是在我們遇到困境時帶領我們走出困境。等列車到達終點站,隻要我們找到了合適的交通工具,就可以跟著指南針的方向一直走,最終就能回到天魁市。”

“彆看這個指南針看起來平平無奇,其實它是保證我們在這個世界不會迷失方向的底氣所在。”

聽到陸離這番肯定的回答,嚴鴻和白雅不疑有他,全都相信了麵前這個指南針有這般神奇的能力。

白雅從陸離手裡接過指南針,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裡,生怕一個不小心摔壞了。

陸離見狀笑了笑,說道:“不用這麼小心翼翼,這個指南針冇這麼容易壞的。”

但白雅卻不這麼認為,“這怎麼行,到時候我們還得靠它找到天魁市的方向呢。”

“要是不小心點收著,要是摔壞了怎麼辦?”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