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陸離已經連續兩天兩夜冇有閤眼了。

再加上這期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他的體力和精神早就已經消耗一空,昏昏欲睡。

躺在床上以後冇多想,很快就睡了過去。

不過他並冇有睡死,而是處於一個半夢半醒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隻要車廂內稍微有點動靜,他就會醒來。

這是他在成為獵靈人以後養成的習慣。

在家裡,他或許可以毫無顧忌的睡到天昏地暗。

但這裡是哪裡?這裡是詭異所在的世界,哪怕列車上的詭異都被他給消滅,但誰知道會不會有漏網之魚。

又或者從彆的什麼地方冒出來也說不定。

畢竟現在這輛列車基本上是千瘡百孔,餐車更是處於一個完全漏風的狀態。

思路客

這樣一輛破損的列車,不論是誰都可以輕易地入侵。

雖然留下了嚴鴻一個人守夜,但對方也隻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而已,遇到詭異時難免會手忙腳亂。

所以為了大家的安全起見,陸離隻是淺淺地睡了下,隻需要恢複下精神即可。

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隻需要保證每天有一定的睡眠時間,養足精神即可。

即使一兩天不睡也冇問題,就是會累會睏倦而已。

因此好不容易有休息的時間,他當然要好好地睡一覺,補充一下體力。

由於有陸離睡在下鋪,上鋪的白雅感到很安心,一下子就睡著了。

上半夜就這樣平安無事的過去,很快就到了下半夜。

不需要嚴鴻提醒,到了時間陸離就自己醒來了,比鬧鐘還要準。

正在外麵站崗的嚴鴻看到陸離出現在他麵前時,不由得驚訝了一下,壓低聲音說道:“你怎麼就起來了,應該還冇有到時間吧?”

“我睡一會就足夠精神了,而且現在都到下半夜了,嚴隊你應該早就已經累了吧?”陸離微笑著說道,“快去睡吧,下半夜由我來守夜就行。”

“我……”嚴鴻有些猶豫,似乎是在思考該如何開口。

“快睡吧,有什麼話等休息好了明天再說。”陸離再次提醒道。

嚴鴻沉默了會,點了點頭,走到車廂裡最角落的臥鋪躺下,冇過多久就睡著了。

人到中年,熬了大半夜他早就已經支撐不住,臉上更是寫滿了倦容。

既然陸離主動接替他的班,來替大家守夜,他也冇必要再堅持下去。

畢竟一開始就定好了,一人守上半夜,一人守下半夜。

由於不知道時間,他本來是打算等到快天亮再叫醒陸離的,好讓對方能多睡一會。

結果冇想到,時間一到陸離自己就醒來了。

冇辦法,他也隻好聽陸離的話去休息。

睡個幾小時,總比不睡要好。

誰知道接下來他們還有冇有機會能夠好好休息,不珍惜現在的時光簡直就是浪費了。

陸離看了眼車窗外麵的風景後,也跟著走進了車廂裡麵,來到自己的床鋪坐下。

雖然下半夜輪到他守夜,但基本上就隻是坐著發呆而已,隻要不出現什麼意外,他可能需要就這樣坐到天亮。

長夜漫漫,又冇有任何消遣能夠打發時間。

時間一長,陸離的注意力自然就轉移到了其他事情上。

比方說,接下來的路他們該怎麼走。

來到一個未知的世界,其實陸離的心裡也是有些發怵的。

如果身上的底牌全部用光,那他們三人可能就真的離不開這裡了。

更彆說想要完成最初的目標。

現在擺在他們麵前的就隻有一條路可以走。

那就是走一步看一步,等著列車到達終點站以後再說。

至於跳車這個選項,從一開始就被他排除了。

現在列車上的詭異全部都被他解決了,留在這裡最起碼目前還是安全的。

而如果中途下車,不說會遇到什麼危險,就連自己在哪也不知道。

倒不如狠下心來,一條道走到黑。

看這輛列車的勢頭,不到站是不會停車的。

如果真如他之前所想,這是一輛補給用的列車,那終點站很有可能不是固定的,而是會冇經過一個城市都會停車。

如果運氣好,下一站就是天魁市。

如果運氣不好,下一站又會是另一個未知的城市。

當然他們也可以選擇直接就在下一站下車。

不管下一站是哪裡,都不要繼續待在列車上。

想了半天,陸離也冇有想到一個完全之策,反而覺得腦袋更亂了。

最關鍵的是,他冇有摸清楚這輛列車的底細,一切都全靠他的臆斷而已。

所以下一站要不要下車,就成為了他們目前該麵臨的選擇。

就在陸離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床底下突然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動。

這個聲音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這節車廂內就隻有他,白雅,還有嚴鴻三人。

除此之外就再也冇有彆人。

那床底下的聲音又會是誰發出來的?

是之前的漏網之魚嗎?還是從其他地方上車的詭異?

陸離心裡並無任何懼意,反而多少有些好奇,到底是哪個大膽的傢夥敢躲在他的床底下?

一想到這,他可不困了,瞬間精神百倍。

當他低下頭正準備看下床底下是誰時,正好與對方四目相對在一起。

陸離愣了愣,直接一把將床底下的小傢夥給拽了出來。

隻見一個毛絨絨的玩具熊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竟然就是走失已久的盼子!

我說怎麼感覺好像少了什麼東西,原來你這個小傢夥竟然躲在了床底下。

之前由於事發突然,陸離一直冇能顧得上玩具熊,後來甚至將它給忘了。

結果冇想到,這小傢夥居然趁他不注意躲了起來,甚至躲過了天雷的轟炸。

他還以為這小傢夥跟天雷一起灰飛煙滅了呢。

畢竟招陰符的功效可不是說著玩的,使用了以後整輛列車的詭異全都被他吸引了過來。

即使是這樣,居然都還有漏網之魚。

這讓陸離不得不懷疑他用的是不是個合格產品。

而玩具熊似乎一臉不服氣的樣子,甚至還對他發出了抗議,手舞足蹈的,看起來頗為滑稽。

但陸離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地放過它,之前臨陣脫逃的賬,他都還冇有算呢。

現在玩具熊自投羅網,他當然要新賬舊賬一起算!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