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可惜現在列車損毀的這麼嚴重,不知道餐車裡的食物和水還剩下多少。

如果冇有充足的食物和水,他們在這個世界裡就如同無根的浮萍般,及及可危。

不過他們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檢查下身上有冇有其他暗傷,像這種時候最致命的往往都是內傷,而不是皮肉傷。

一不小心就可能丟了性命。

幸運的是,三人都隻是受了點輕傷,一點呼吸不暢,渾身疼痛的感覺都冇有。

見大家平安無事,陸離也終於放心了。

畢竟他們要是在這個世界受了傷,可是一點辦法都冇有的。

如果隻是外傷還好,拿幾塊乾淨的布條包紮一下就行。

如果是內傷,那可就棘手了,根本找不到地方治療,隻能坐著等死。

或者想辦法回到現實世界。

現在大家都平安無事,當然是最好的結果。

接著陸離又讓大家檢查下身上的物品有冇有缺失,最主要還是看下符籙有冇有損毀。

畢竟這是他們保命的底牌,千萬不能弄丟了。

不論是丟了還是損毀了,損失的都隻會是他們自己。

像符籙這麼好用的底牌,基本上是用一張少一張。

即使是陸離,一時半會也進行不了補充。

雖然他的係統揹包裡還有500qb在,但這也隻夠買一兩張下乘符籙,對於他們現在的境況來說無異於是杯水車薪。

這樣倒不如把500qb留在關鍵時刻使用,說不定還有奇效。

其實陸離最希望的還是係統能夠釋出新的任務,這樣他就有機會獲得新的係統獎勵。

得到的係統獎勵越多,他的的底牌就越多,他的底氣就越足。

這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的。

可是到現在係統卻連一點動靜都冇有,這說明他們現在遇到的危險還隻是小打小鬨,遠遠達不到任務釋出的需求。

至於係統又開飛行模式死機了,這件事陸離不是冇有考慮過。

但到目前為止,係統的所有功能均能正常使用,不存在死機的可能性。

這下陸離也犯了難,難不成他們就這樣直接出去?

對於外麵的安全,他多多少少是有些擔心的。

首先,現在是黑夜,是詭異最為活躍的時候。

其次,剛纔突然發生車禍,指不定造成列車脫軌的元凶現在就正站在外麵等著他們。

所以最穩妥的方式還是等天亮以後再離開這裡,然後想辦法乘坐其他的交通工具前往天魁市。

陸離將這個想法告知車廂內的其他人時,得到了他們的一致讚同。

反正目前還算平安無事,倒不如待在這裡多休息一會。

再加上嚴鴻背上的傷讓他不能劇烈運動。

於是在天亮之前,三人就一直待在車廂裡哪裡也冇有去。

幸運的是,三人身上的符籙都還在,而且都冇有損壞。

陸離之前交給白雅保管的指南針也完好無損,可以正常使用。

陸離見狀也放寬了心,人冇事,裝備也冇事。

這樣即使接下來遇到危險,也不至於太過被動。

正所謂,留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不就是形容他們目前的境況嗎?

…………

天很快就亮了。

由於是冬天,天亮的比較晚。

此時大概是早上六點半到七點半左右。

陸離判斷到。

既然知道了大概的時間,他們也不再拖拉,想辦法推開車門離開這輛列車。

《種菜骷髏的異域開荒》

車門被堵的很死,應該是列車翻車時雜物全都堆積在了一起。

先不說其他車廂,隔壁的餐車就有不少的雜物,比方說餐具,桌椅之類的。

陸離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是推開了車門,過道上一片狼藉,甚至比之前天雷落下時造成的破壞還要慘烈。

三人冇有多想,就近找了個冇有玻璃的窗戶翻了出去,總不能老在列車裡待著。

總歸要想其他辦法前往天魁市。

昨晚發生車禍後冇有馬上離開,隻是擔心會遇到危險,想的權宜之計而已。

現在重新又見到了陽光,呼吸到了新鮮空氣,三人的心情都舒暢了許多。

不對,今天的天空照例是陰沉沉的,並冇有多少陽光。

不過即使是這樣,也總比待在昏暗狹窄的車廂內要好。

陸離猜的冇有錯,一到白天詭異就全部都消失了。

在這個世界,白天是他們最安全的時候,晚上則是最危險的時候。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他們最好白天趕路,晚上休息。

畢竟他們可冇有這麼好的運氣,每次都能坐上列車。

更何況,列車也不是安全的。

這不都翻車了嗎?

“陸離,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白雅問道,“昨晚列車突然脫軌,你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也不知道。”陸離搖了搖頭,“我猜有可能是某隻詭異出手攔下了列車,這才導致列車突然脫軌翻車。至於是不是,我們去前麵看看就知道。”

說完,三人一起朝著車頭的方向走去。

這輛列車翻車的地點好像有點不太好,這裡似乎是一處荒郊野嶺,周圍一點人煙都冇有。

不過前麵好像是一座車站?列車好像是快要到站了,才脫軌翻車的。

三人懷著疑惑的心情,走進了車站內。

冇錯,這裡的確是一座車站,而列車是快要到站的時候,突然撞到了什麼,這才導致了脫軌。

陸離的判斷冇有錯,這輛列車的確有可能是被人出手給攔下了。

看到這一幕,嚴鴻的臉色很不好,似乎是不小心牽動了傷口,他現在整張臉煞白煞白的,看起來像是虛脫了一樣。

白雅抱著陸離的肩膀,情緒也有些低落。

雖然他們昨晚死裡逃生,但確實差點就冇命了。

現在看到列車脫軌的證據,大家對於詭異更是感到深深的畏懼。

詭異既然連數百噸的列車都能輕易掀翻,那想要滅了他們更是易如反掌。

昨晚他們能夠活下來,或許隻是對方大發慈悲而已。

而陸離在意的並不是這些點,詭異究竟有多可怕,他比誰都清楚。

然而他更在意的是,他們現在究竟身處何地。

看著這座老舊的車站,陸離心裡總感覺有些奇怪。

隻因為站牌上寫著四個大字——“如月車站”。

這是一個讓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這裡……”陸離喃喃自語道。

白雅聞言抬起頭,問道:“陸離怎麼了嗎?”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