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甲級獵靈人的實力對付A級詭異完全不在話下。

就算在麵對特A級詭異時,哪怕不敵,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最起碼跑路不是一件難事。

所以陸離現在的目標就是將實力等級提升至甲級,以求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在這個未知的世界裡,A級以下的詭異隻能算是小嘍囉,A級及A級以上的詭異纔算得上真正的詭異,也是他們最需要警惕的目標。

然而高等級詭異不是大白菜,不會隨隨便便就遇到,就算遇到了,他們一時半會也逃不了。

所以陸離目前最擔心的就是被一群雜魚詭異給包圍,就像昨晚在列車上時一樣。

正所謂,人多力量大。

這個道理放在詭異的身上也是通用的。

有些時候,往往量變也會引起質變。

這也是為什麼即使是螞蟻也能夠吞象。

從這方麵看來,陸離的擔心不是全無道理的,至少提高警惕總歸不會有錯。

同時他還注意到了,他的幸運值持續下降的原因。

因為招陰符的‘黴運附體’和辟邪符的反噬,他現在陷入了一種負麵增益的狀態。

在負麵增益的狀態下,他的幸運值每過一個小時就會下降0.1點。

如果不能消除身上的負麵增益的話,那他很有可能會變成一個史無前例的倒黴蛋,幸運值是負無窮大的那種。

這讓陸離的心情一下子又低落了下來。

隻因為他從係統那裡得知了一個壞訊息,負麵增益的狀態暫時無法解除。

至於何時能夠恢複正常狀態,還需要等係統的通知。

這也就代表著他的幸運值會一直降低,直到他身上的負麵增益解除為止,而幸運值-1隻是開始而已。

陸離甚至能夠想象他接下來會遇到哪些倒黴的事情,喝涼水都塞牙說不定都會成為一種奢望。

不過他隻是稍微感到憂慮了一下,又恢複了精神。

既來之,則安之。

係統剛纔不是說了嗎,負麵增益隻是暫時無法解除,不是永遠無法解除。

說不定等他找到白靈,完成主線任務的第二階段以後,負麵增益狀態就自動解除了呢?

人生在世總要有個期盼才行,要不然怎麼會有前進的動力。

而解救白靈,完成主線任務,就是他現在的目標。

退出玩家資訊列表以後,陸離打開了任務列表。

跟之前一樣,任務列表裡的一個主線任務和三個支線都是未完成的狀態。

主線任務目前處於第二階段,還剩下不到40天的時間。

在這40天的時間裡,他必須要找到並解救出白靈。

而他現在就連白靈被困在哪裡都不知道,隻能跟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

陸離猜測白靈最有可能被天魁市裡,畢竟天魁市是一切事情的源頭。

但這並不代表著白靈不可能被困在其他地方,所以他也隻能期望自己的推斷不會有錯。

而目前白靈仍是處於離線狀態,這說明她被困在這附近的概率不大。

陸離隻需要通過持續關注白靈的狀態,就可以判斷出她有冇有被困在附近。

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陸離清楚,最好的辦法還是儘快趕往天魁市,這樣總比像現在跟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要好。

想到這,他關掉係統麵板,轉頭看向身旁的白雅,說道:“白雅,你把指南針給我一下。”

“哦。”白雅輕輕應了一聲,隨手從口袋中掏出指南針,遞了過去,“給你。”

儘管不知道陸離突然拿指南針有什麼用,但她也冇有想要多加詢問的意思。

在她看來,如果陸離有事想要告訴她的時候,自然會跟她講清楚。

如果陸離不說,她也不會主動去問。

這就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默契。

即使這一世他們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白雅依然會無條件的相信陸離,就像陸離當時無條件的相信她一樣。

嚴鴻在一旁默默地看著這一幕,他也很好奇陸離這番舉動是為了什麼。

陸離伸手接過指南針,站起身走到石廟的門口。

石廟外麵是一片的漆黑,隱隱約約可以聽到窸窣的風聲。

今晚冇有月亮,伸手不見五指。

哪怕供桌上的兩支蠟燭照亮了這座小小的石廟,外麵依然是黑漆漆的。

誰也不知道在黑暗中到底有什麼。

陸離手拿著指南針站在門邊,臉色顯得有些難看,他盯著手裡的指南針,沉默不語,接著又抬起頭往門外望去。

而這時白雅走到他的身後,問道:“陸離,怎麼了?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陸離回過神,將手裡的指南針放到白雅的手裡,“今晚怕是要不太安穩了。”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朝裡麵走去。

白雅聞言低頭看向手裡的指南針,臉色瞬間就變了。

隻見指南針的指針在左右不停地搖擺,根本就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再聯想到外麵一片漆黑的景象, 白雅的心中有一股不太好的預感,她攥著指南針跑到陸離的身後,問道:“陸離,指南針在不停地亂轉,這是不是代表著我們已經被詭異給包圍了?”

“你說什麼?”嚴鴻聞言應聲站起,他由於受傷的緣故,精神狀態一直不太好,隻是默默關注著陸離的舉動。

結果冇想到,白雅的一番話把他給嚇到了。

如果他們真的被詭異給包圍的話,那他們現在又能夠跑到那裡去?

外麵荒郊野嶺的不說,而且還是一片漆黑,視線受到阻礙,就算能夠逃脫詭異的包圍,也跑不了多遠。

但如果他們繼續待在石廟裡,就需要麵臨被成百上千隻詭異圍困的風險。

唯一的好處就是不需要擔心會在黑暗裡遇到危險。

壞處就是他們除了守住門口不讓詭異靠近外,就再也冇有其他退路。

除非他們能夠堅持到天亮。

陸離自然也清楚這些事情,要不然他也不會找白雅拿指南針。

指南針除了可以指引方向以外,還有一個作用,那就周圍有很多詭異存在時,指針會變得紊亂,分不清向。

這是因為在被詭異包圍後,所有的退路都冇有了,指南針自然就提供不了方向。

陸離正是因為清楚這一點,所以他並冇有想帶著白雅他們逃跑,畢竟有傷員在,他們也跑不了多遠。

倒不如就守著這一畝三分地,不讓周圍的詭異靠近。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