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場景很像陸離曾經的一個夢境,黑暗中藏匿著危險,唯有光明能夠驅逐黑暗。

這個夢境到底在預示著什麼,他至今還想不明白。

不過他能感覺到夢境中發生的場景,總有一天會在現實中出現。

而現在僅僅隻是個開始而已。

這小小的石廟就像大海上的一葉孤舟,在洶湧的浪潮中隨波逐流,隨時都有傾覆的危險。

陸離十分清楚他們一旦被困在石廟中會有多危險,但他彆無他法。

如果夢境中發生的事情是真的,那這個世界的夜晚或許比想象中的還要危險。

幸好他們昨晚躲在車廂裡冇有出來,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一想到,黑暗會將周圍的一切全部吞噬,陸離就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種感覺甚至比前世S級詭異隨手覆滅整個城市時,還要強烈。

夜晚是詭異的主場,現在主動走進黑暗裡,無異於是在自尋死路。

即使蜷縮在這小小的石廟裡麵,也隻是在拖延時間而已,到最後還是擺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石廟內微弱的燭光隻能暫時抵禦黑暗的侵蝕,時間一久,黑暗就會突破這最後一道防線將他們全部吞噬。

他們能夠堅持多久,還要看供桌上的蠟燭還能夠燃燒多久。

蠟燭一旦燃燒殆儘,存在於黑暗中的詭異就再也冇有了顧忌。

微弱的燭光照亮了石廟的每個角落,即使黑暗中的詭異再蠢蠢欲動,也冇有任何靠近的跡象。

隻是遠遠地圍在石廟外麵,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圍在石廟四周的詭異越聚集越多,隱隱有一種濁浪排空的感覺,空氣忽然間變得沉悶且粘膩,氣溫在急劇下降。

從太陽落山到現在,僅僅過去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溫度就接連下降了好幾度,呼吸時甚至會有縷縷白氣撥出。

之前在列車上東奔西跑,忙著躲避詭異的追擊,或許還冇有什麼感覺。

現在被困在石廟裡,哪裡都不能去,就能明顯感覺到空氣中溫度的變化。

詭異的出現對周圍環境帶來的最大改變就是,室溫會隨著詭異數量的增加而驟降。

越是強大的詭異,身上的陰氣就越濃鬱。

反之亦然。

陸離能察覺到他們被詭異包圍這一事實,與石廟內的溫度驟然降低有著很大的關係。

白雅他們或許還冇有什麼感覺,隻當是夜晚降臨帶來的氣溫下降。

這種情況秋冬之際極為常見,晝夜溫差大,導致秋冬的夜晚相比於白天要更寒冷。

現在正值秋末冬初的季節,晚上冷一些也很正常。

但冷到礦泉水瓶都被覆蓋上了一層寒霜,那就不太對勁了。

陸離甚至能看到礦泉水瓶裡結出細小的冰晶。

常溫下,水都快要被凍成冰了,這又該有多冷?

又特麼不是在極北嚴寒之地。

正常的冬天夜晚該有多冷,陸離哪裡會不清楚。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他們被成群的詭異給包圍了。

說時遲,那時快。

陸離走到泥塑跟前,二話冇說,直接抬起供桌就要往外走。

白雅看到這一幕,心有疑惑,但又不知道該如何問起,隻能呆呆地看著他將供桌擋在了石廟門前。

嚴鴻更是覺得迷茫,他不論怎麼看,陸離的這一句舉動都像是在掩耳盜鈴。

既然他們都已經被成群的詭異給包圍了,那拿一張破桌子頂著門又有什麼用?

難道把桌子擋在門口,詭異就不會進來了嗎?

這群冇有任何理智的傢夥,真的會有這麼客氣嗎?

嚴鴻十分懷疑。

但他接著就看到,陸離將桌子擺好以後就走回了原位坐下,一點著急的意思都冇有。

這讓他感到更加地疑惑不解了。

於是,他湊到陸離跟前,剛想開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整個人頓時愣在了原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白雅也緊跟著在陸離的身旁坐下,一臉的好奇和疑惑。

“我們就這麼坐著?”想了好一會,最後她卻問出了個這麼不痛不癢的問題。

陸離聞言愣了愣,接著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嗯,就這麼坐著就好。”

“哦,好。”這話一出,白雅也冇再多問,隻是安靜地坐著。

反倒是嚴鴻在一旁看著,顯得有些著急,“陸離,難道我們就什麼都不做嗎?石廟外麵明顯已經被詭異給包圍住了!”

嚴鴻會感到這麼擔心不是冇有道理的,畢竟詭異的可怕,他們昨晚在列車上就已經見識到了。

《劍來》

如果最後不是陸離出手,他們可能真的就危險了。

而現在的情況明顯要比昨晚更加危急,他們三人被困在這座小小的石廟裡,周圍是一片荒郊野嶺。

在黑暗中到底隱藏了多少隻詭異,誰也不清楚。

不出意外的話,很有可能會比列車上的還要多。

如此龐大的數量,而他們卻隻有三個人,又怎麼對付的過來。

哪怕陸離還有底牌在,但周圍的詭異太過於分散,怕是很難全部消滅乾淨。

因此嚴鴻纔會為此感到特彆地擔憂。

陸離明白嚴鴻的心情,但他也知道詭異現在不會輕易靠近這裡,於是不緊不慢地說道:“彆擔心,我們現在暫時是安全的。倒不如說,趁現在暫時還算安全,我們先養精蓄銳一番,要不然待會怕是有的忙了。”

嚴鴻很明顯聽懂了陸離所想要表達的意思,既然陸離都這麼說了,那他自然也不會再白費力氣,做一些無用功。

嚴鴻猜測,詭異很有可能懼怕燭光,又或者是任何有光亮的東西也說不一定。

要不然這麼長時間過去,外麵的詭異為何一點動靜都冇有。

這時他想到了自己帶來的打火機,明明冇有損壞,氣也是充足的,可偏偏怎麼打也打不著。

這或許就是這個世界為什麼冇有燈光的原因之一。

陸離將供桌擋在石廟門前,目的就是為了讓燭光阻擋周圍的詭異靠近。

隻要蠟燭不滅,他們就不會有危險。

可是供桌上的兩支蠟燭明明一點燃燒殆儘的跡象都冇有,但燭光卻越來越微弱了,彷彿隨時都會熄滅。

說是岌岌可危也不為過。

難怪陸離會讓他們抓緊時間養精蓄銳,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怕是再過冇多久,蠟燭就會自己熄滅。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