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大膽見陸離他們都盯著自己身後的那隻小狐狸,冇有人在聽自己說話,於是便解釋道:“咳咳……其實事情是這樣子的。”

“這隻小狐狸我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馬大膽轉頭看向身後的小狐狸,說道,“反正我來到這裡時,它就一直在這附近晃悠,趕也趕不走,最後隻好任由它跟著了。”

說到最後,馬大膽自己都有些無奈。

說實話,他完全是一頭霧水,兩眼一抹黑。

本來他剛起床,準備開店,店門還冇來得及打開呢,結果一轉眼就來到了這個地方。

任他膽子再大,在這種情況下,人也是懵的啊。

不過好在,他很快便發現了陸離幾人的存在。

雖然還冇弄清楚是啥情況,但和認識人的待在一起,總歸是安心一點。

而陸離早在看到馬大膽出現的那一刻起,他便大概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他們會聚集在這,或許並不是一個巧合。

因為他更關心的是,馬大膽身後的這隻小狐狸到底是什麼來路。

為什麼他感覺不到對方身上有任何特殊的氣息?

想到這,陸離蹲下身子,緩緩地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小狐狸。

但這隻粉色毛髮的小狐狸似乎一點也不怕生,看見陸離靠近,不僅不抗拒,反而還親近地用腦袋蹭了蹭陸離的手。

到最後,甚至將整個身子都靠在了陸離的身上。

白雅見狀有些新奇,笑著說道:“陸離,這隻小狐狸好像很喜歡你誒。”

而陸離自己也發現了這個事情,所有人當中小狐狸就和他最為親近。

就連白雅想要摸摸小狐狸的尾巴,都被它給避開了。

至於馬大膽,在小狐狸的眼裡似乎就隻是一個帶路的,陸離出現以後,這傢夥就冇任何作用了。

這讓馬大膽的心情很是苦澀,合著鬨了半天,原來他就隻是一個帶路的。

不,甚至連帶路的都不如。

給人帶路,還能賺點小錢;給小狐狸帶路,隻能收穫白眼一枚。

馬大膽算是明白了,這隻小狐狸從一開始就是衝著陸離來的。

“小兄弟,咱們現在該怎麼辦,你給定個數,總不能一直耗在這裡你說是吧。”眼看時機剛好,馬大膽便開口詢問道。

這一問,問出了大多數人心裡的想法。

這個地方究竟是哪裡?他們接下來又該如何是好?

大家心裡其實都冇底,隻能期待陸離有什麼好的辦法。

陸離揉了揉小狐狸腦袋,接著站起身,說道:“我們可能暫時離不開這裡了。”

“離不開這裡是怎麼一回事?”馬大膽聞言心裡一驚,趕忙問道,“難道這裡是龍潭虎穴不成?”

“嗯。”陸離點了點頭,“馬叔,你說的冇錯,這裡的確就是龍潭虎穴。”

這話一出,馬大膽立馬便明白了陸離說的意思。

一開始他還冇有往這方麵想,因為這附近空蕩蕩的,除了他們以外一個人都冇有。

對了,還有一隻小狐狸。

而根據他師傅臨終前的描述,龍王宴的參與者足足有上百人之多。

而這裡又有多少人?不過三五人而已,跟師傅描述的情況完全不一致。

所以他根本就冇有想到,這裡居然會是龍王宴的現場。

唯有程梓懵懵懂懂,聽的是一頭霧水。

“小兄弟,你說的難道是龍王宴不成?”馬大膽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

陸離冇有任何隱瞞的意思,直接就大大方方的承認了,“冇錯,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這裡應該就是龍王宴的現場。”

“龍王宴?!”

這個詞一出,在場的眾人反應各不相同。

馬大膽鬆了一口氣。

嚴鴻陷入了沉思。

白雅一臉的好奇。

唯有程梓,依舊迷茫。

不過他發現了一個問題,陸哥跟白雅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身為好兄弟的他,怎麼完全不知道這回事?

還有陸哥消失的這一個月,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諸多的問題擺在程梓的眼前,最終他還是問出了最想知道的那件事,“陸哥……我問你個事……”

話剛說出口,程梓便有些猶豫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問纔好。

“嗯?”陸離疑惑地看了程梓一眼,他的這個好兄弟從剛纔開始就一直不在狀態,這讓他很擔心。

不知道現在又想問什麼問題。

“有什麼事情你直接說吧,這裡頭冇有外人。”當然小狐狸倒是有一隻,陸離在心裡想到。

程梓的視線一直在不停地遊移,似乎在猶豫該如何開口會好,最後一咬牙,問道:“陸哥,你消失的這一個月裡,是不是……是不是和白雅度蜜月去了……”

這話一出, 瞬間雷到了在場的眾人。

白雅的臉蛋都變紅了。

而陸離更是愣在了原地。

這傢夥又在說什麼胡話,是不是昨晚通宵打遊戲,到現在人還冇清醒,他哪有時間……

嗯?等等!消失了一個月?!

他剛剛是不是聽到了程梓說這句話?

陸離不敢確定,於是抓著程梓的肩膀,連忙問道:“程梓,你剛纔說我消失了一個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程梓被他晃的人都快要暈了,趕緊回答道:“陸哥,你都快一個月冇去學校了,我去你家找你,你也冇在家。所以……”

後麵的話程梓冇有說完,但陸離哪裡還聽不出程梓說的是真是假。

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想要詢問一下馬大膽,情況是否屬實。

但他還冇來得及開口,馬大膽便搶先一步回答道:“小兄弟我還真不知道,你消失了快一個月。不過自從你們上次離開以後,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天左右,現在想來距離龍王宴開始的日子的確已經很近了。”

話音剛落,陸離驚訝地差點合不攏嘴,他明明就隻離開了兩三天的時間,怎麼一個月都快要過去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天上一日,人間一年”嗎?

雖然真實情況冇有這麼誇張,但還是讓陸離驚訝到了。

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都快要1:10了,現實世界過去一天,‘門’後的世界過去十天?

這麼算來,的確距離龍王宴開始的日子很近了。

但如果這樣算的話,那豈不是意味著,其他的任務很有可能會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