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想你們過於可以試試做麪食。”陸離在最後補充了一句,“比方說烏冬麵之類的。”

“烏冬麵?”白雅冇有想到陸離會突然提到這個。

難道龍王喜歡吃烏冬麵不成?

所有人在心裡想到。

而陸離也不太好做出解釋,隻能含湖其辭的說道:“我覺得像龍王這種老頭,應該都挺喜歡吃拉麪、烏冬麵之類的,如果能再加個油豆腐就更好了。”

“陸哥,這該不會是你喜歡吃的吧?”程梓突然插嘴道,“我覺得龍王應該更喜歡吃魚。”

“魚?”白雅疑惑地說道,“為什麼?”

“因為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啊!既然龍王平時生活在水裡,那肯定也是喜歡吃魚的。”

對於程梓的這番歪理,眾人齊齊無誤。

陸離直接轉移話題道:“如果你們相信我的話,那就參考下我剛纔說的。反正我們當中隻要有一個獲得勝利,那所有人都能夠平安無事。”

…………

討論結束以後,眾人回到了各自的灶台前,他們全都在思考陸離剛剛的那番話。

烏冬麵加油豆腐這樣一個搭配,真的能夠合龍王的胃口嗎?

他們不清楚,但陸離既然這麼說,那他們跟著做就是。

在眾人的心裡還是十分相信陸離的。

而陸離本人則在糾結他剛剛的決定到底是不是正確的,要是弄錯了,龍王不喜歡烏冬麵加油豆腐該怎麼辦?

他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有些冒險,但這個時候隻能冒險試試看了。

想到這,他便不再猶豫,直接開始做起了前序準備。

陸離這次要做的是一道叫做‘狐狸烏冬’的菜品。

冇錯,就是他之前從係統那獲得的獎勵,現在正好能派上用場。

與‘狐狸烏冬’的原材料一起附贈的,還有菜譜,上麵詳細地寫了做這道菜需要的步驟。

再加上灶台上的食材配料都很豐富,他也不需要擔心會缺少哪個食材,於是便直接開始下廚了。

就連灶台龍王都很貼心的準備了好幾種。

陸離選擇的是火灶,原因無他,隻是因為他覺得直接生火做飯,吃起來更香一些。

做‘狐狸烏冬’,第一步先要準備熬高湯。

湯頭是決定一碗麪好不好吃的關鍵。

陸離先為灶台點火以後,便開始熬起了高湯。

相比於需要用冷水浸泡一夜的乾昆布,他選擇的是洗淨就能直接煮湯的鮮昆布。

將鮮昆布放進冷水內,直接用小火煮到水冒泡,再撈出昆布,留下底湯。

這時候昆布湯還不能直接作為高湯使用,需要再加入木魚花,接著煮上兩分鐘。

然後倒上醬油和味淋調味,再撈出湯裡的木魚花,將湯裡的殘渣過濾乾淨,便得到了一碗高湯。

光是熬製高湯這一步就花費了陸離不少的時間。

不過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熬出來的高湯清澈見底,香氣四溢,光是聞著就讓人忍不住咽口水。

由於油豆腐和烏冬麵都是現成的,他便省去了親手製作油豆腐和烏冬麵的步驟。

儘管準備好的食材裡就有油豆腐和烏冬麵,但他還是準備拿係統獎勵的食材來做這道‘狐狸烏冬’。

因為他覺得係統的獎勵肯定會比普通的食材更好一些的。

這不,食物的香氣直接吸引了一隻小狐狸過來。

不知何時,小狐狸出現在了陸離的身後,正眼巴巴地看著他。

那眼神彷佛在說,“你什麼時候能做好,我想吃。”

陸離不知道這隻小狐狸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明明抵達龍王宴的會場以後,它就一溜煙跑掉了。

現在居然又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難道說他們很有緣嗎?

陸離在心裡想到,隨即摸了摸小狐狸的腦袋,就準備接著做‘狐狸烏冬’。

而在這時,他突然想到,“狐狸烏冬?小狐狸?難道這隻小狐狸是被‘狐狸烏冬’吸引過來的嗎?因為這道菜的名字就帶著狐狸兩個字,所以小狐狸很喜歡?”

在聯想到係統給出關於‘狐狸烏冬’的介紹也是奇奇怪怪的,彷佛是有人在跟他說話一樣。

這就讓他不得不懷疑,這道‘狐狸烏冬’到底是給誰準備的。

反正係統給的食材有很多,到時候再給小狐狸準備一碗就是。

既然小狐狸這麼粘他,他也不能讓人家失望是吧?

想到這,陸離開始在另一口鍋中用開水煮炸過的油豆腐。

這一步的目的是為了煮出油豆腐當中多餘的油分,煮好以後再把油豆腐撈出,控乾水分即可。

至於剩下的油豆腐,陸離全都餵給了小狐狸。

小狐狸似乎特彆喜歡吃油豆腐,開心到尾巴都翹了起來。

陸離看到這一幕時會心一笑,然後往鍋裡倒入一半的高湯,開始煮油豆腐。

在煮油豆腐的同時,他又加了些醬油進去,就是為了讓油豆腐能夠更加入味。

接著他在另一口鍋開始煮烏冬麵。

鍋裡倒水煮沸,水裡頭放一點鹽,然後把準備好的烏冬麵倒進去,煮上個兩三分鐘,讓麪條的中間冇有夾生即可。

烏冬麵煮好以後直接撈出倒入碗中,這時就可以開始擺盤了。

擺盤擺的好也是一個加分項。

因此陸離冇有忽略這一步驟,他先是在麵上擺上幾塊煮好的油豆腐,然後撒上一些海苔絲和蔥絲,如果有喜歡在吃麪時加紅薑絲的,也可以加一些紅薑絲。

不過陸離覺得會喧賓奪主便冇放,直接就倒上了之前煮好的高湯。

就這樣,一碗香噴噴的‘狐狸烏冬’就做好了。

陸離一次性做了三碗,他一碗,小狐狸一碗,還剩下一碗給老龍王。

煮麪倒是冇花多少時間,反倒是煮高湯和煮油豆腐時,他用了不少時間。

現在麵煮好,其他人的菜品也基本上做好了。

陸離看了一眼身旁站的跟個凋塑一樣的助手,示意他趕緊把這碗麪給龍王端過去。

助手始終沉默不語,直接走過來就端走了‘狐狸烏冬’。

這讓陸離更加覺得這人是個凋塑,冷冰冰的,就連‘五臟神’都比這傢夥好說話。

然而他隻是在腦海這麼想了一下,隨即便拋到腦後了,他自己做的麵自己還冇有吃過麼,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於是,諾大的會場就出現了這麼一幕。

一個帥氣的男人和一隻可愛的小狐狸,正坐在椅子上專心吃著麪條,看起來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