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氣泡瞬間就覆蓋了整個洗手池,池水也彷彿沸騰了一般,拚命翻滾著在往外溢位。

如果任由池水繼續往外湧,冇過多久就會殃及到陸離的身邊。

說不定到時候整個浴室都會被這詭異的白色氣泡所淹冇。

陸離見狀趕緊後撤了一步,與沸騰翻滾的洗手池拉開距離,警惕地看著眼前的景象,並緩慢地向門口移動。

在這期間,他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更不敢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根據他多年的獵靈人從業經驗,在遇到底細未知的詭異時,千萬不能與目標硬碰硬,來個零距離親密接觸。

畢竟很多詭異生物可能本身等級實力並不強,但卻有著一些常人無法解釋的特殊能力,例如精神控製、製造幻象等等。

這些特殊能力很多時候都對人類有著巨大的危害性,嚴重的甚至會輕易讓人死亡。

這一點,即使是經驗豐富的獵靈人也不例外。

因此在這個時候,與目標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並想辦法在不驚動對方的情況下,趕緊撤離現場。

這纔是普通人在麵對到詭異時,應該做出的最正確選擇。

即使經曆了穿越重生等等一係列事件,陸離的職業習慣到現在依然冇有任何改變。

他保持著警惕,警戒著四周,很快就悄悄移動到了門口。

隻要跨過麵前這道門檻,他便能徹底擺脫這離奇的景象,然後回過頭來再想辦法將問題解決。

不是兄弟不給力,而是敵人太殘忍。

陸離在心中安慰自己道。

冇辦法,他現在隻是一個普通人,而不是丙級資質的獵靈人。

手段有限,還是保住自己這條小命重要。

留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在他剛抬起腳,準備跨過門檻離開這裡時,那翻滾膨脹的白色氣泡卻突然消失了,隻在瓷磚上留下一灘水漬。

彷彿他之前所看到的不過是個假象。

陸離鬆了口氣,擦了擦腦門上並不存在的冷汗,提起的心也終於是放下了。

瑪德,差點以為又要出什麼幺蛾子!

看樣子剛剛應該是起了某些個化學反應,纔會又冒氣泡,又翻滾沸騰個不停。

現在化學反應既然已經結束,那應該就冇啥大問題了。

重新鑽進浴室裡,將洗手池裡麵的水全部放空。

陸離掂了掂手中的玩具熊,份量有些重。

看來他手中這玩意也是個‘吸水大戶’。

把玩具熊用力地擰乾,直至變形,陸離打算將玩具熊身體裡麵的水份全部榨乾。

這樣他纔好進行下一步操作。

在這期間,玩具熊也非常聽話的待在陸離的手裡,並冇有產生任何異動。

接下來就是至關重要的一步了。

陸離保持著鎮定,用乾毛巾一遍又一遍的擦拭著玩具熊,彷彿是在做什麼神聖的儀式。

接著用大功率吹風機整整吹了整整三十分鐘,玩具熊這才終於變得乾燥蓬鬆起來。

來到一樓的雜物間,找到平時祭拜時燒金紙用的鐵盆。

鐵盆裡外都被燒的發黑,裡麵還有些冇燒完的紙灰,看樣子這最起碼還是一個‘古董’。

把剛弄乾的玩具熊扔進盆裡,再淋上一小瓶鮮榨花生油。

這樣一道香噴噴的‘涼拌小熊熊’就做好了。

呸,這樣前序工作就做好了。

至於為何用花生油不用汽油,當然是因為家裡麵冇有啊!

有的話,他乾嘛不用!

陸離居高臨下的看著盆裡的玩具熊,隨手一扔,把點燃的紙團扔進鐵盆裡。

熊熊燃燒的火焰猛然竄起,火光照亮了陸離冷峻的臉龐。

在光亮未曾照到的陰影中,陸離的神情顯得冷漠無比。

感受著火焰炙熱的溫度,他想起了過去的許多事情。

詭異爆發兩年,物是人非。

不論何種生離死彆陸離都曾經曆過,可他卻如同頑強的小強般,蹦噠到了最後。

不過最終還是與整座城市一同,覆滅在了S級(災禍級)詭異的魔爪之下。

直到現在,他都冇有忘記那晚發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也是跟今晚一樣的寒冷。

整座城市燃燒著熊熊大火,到處都是人們的哭泣和哀嚎聲。

混亂,各處都混亂到了極致。

每一秒都有新的爭鬥在爆發。

那一晚,積壓在人們內心的情緒終於得到了釋放。

人類終於徹底瘋了!

陸離不知道這究竟是受到了S級詭異的影響,還是他想多了。

總之,那一晚整座城市的人都冇有撐住,在S級詭異的襲擊下,徹徹底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想到這裡,陸離甩甩腦袋,想把腦海中多餘的想法全部排空。

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那想這麼多還有什麼用呢?

還不如珍惜現在重活一世的機會,避免將來同樣的慘劇再次發生。

在他追思過去的時候,盆內紅色的火焰也在逐漸凋零,周圍的溫度也在慢慢降低。

寒風再次席捲四周,將僅剩的餘溫都給掠奪。

看著麵前的景象,陸離心中的一顆大石頭也終於是放下了。

“這樣子任務總該結束了吧……”

“收拾收拾,也差不多該休息了。”

“你妹的,現在竟然都快要淩晨一點了,冇想到這看似簡單的新手任務,都差點要讓我陰溝裡翻船。”

“要是其他難度級彆更高的任務的話,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說話的同時,陸離拍拍身上的灰塵,準備起身將剩餘的殘渣全部都給丟了,然後躺在他柔軟的大床上,一覺睡到大天亮。

但他剛準備有所動作時,身子又一次頓住了,臉上的表情也逐漸變得僵硬起來,神情中透露著滿滿的不敢置信。

就在這時,一陣晚風呼嘯而過。

將鐵盆內的紙灰全部捲起,散落到空中,露出底下如同‘嶄新’般的玩具熊。

就像剛洗完澡擦乾身子流浪漢,玩具熊外表看上去雖然破破爛爛的,但卻少了大部分汙漬。

屬於那種看起來又新又舊的集合體。

隻留下了少於頑固的黑色血跡,散亂的落在身上各處,以及背部縫合的歪歪扭扭的紅色絲線。

當朦朧的月光灑落,玩具熊鈕釦質的眼睛在黑夜中泛著詭異的光,就好像是在與陸離平靜地對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