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針?”

眾人看著擺在桌上的小玩意,眼神中帶著那麼一絲絲不信任。

指南針,古時也被稱作司南,常用於航海、大地測量、旅行及軍事等方麵。

隻是陸離拿出的這個指南針……說實話,實在有些其貌不揚。

尤其那質感簡直就像是……

“我在校門口兩元店裡買的那個。”程梓無情的戳破了這個現實。

眾人收回視線,一同直起腰板,再次表現得憂心忡忡。

“你們說這迷霧何時會散去,要是一直不散去的話,我們豈不是要一直被困在這裡?”程梓擔憂的說道。

希望纔剛剛升起,現在又被打破。

眾人坐在醫務室內的病床上,神情顯得有些頹喪。

“誒……老陸,我說你那指南針未免也太不靠譜了些,你確定就那玩意能帶我們走出迷霧?”

林嫋嫋的眼神中滿是狐疑之色,對於桌子上那個磁針瘋狂旋轉的小傢夥不是很信任。

就差把“這破玩意真的有用嗎?”寫在臉上了。

陸離見狀無奈一笑,從桌上拿起指南針,也不知道該作何回答。

說它靠譜吧,看起來又不是很靠譜。

說它不靠譜吧,畢竟這是係統給出的獎勵。

不過現在這個係統獎勵,表現得就不是很靠譜。

指南針不能指示方向又有何用呢?

陸離心裡其實大抵是知道原因的。

由於他們現在身處於詭域之中,而詭異的出現會導致附近的磁場紊亂。

越是強大的詭異,周圍的磁場越是紊亂。

這一點從指南針的磁針從剛纔開始就一直在不停地旋轉,就可以看得出來。

而這點恰好也是大家不怎麼信任這小玩意的原因之一。

廉價的外殼,再加上不能指示方向。

指南針現在成為了眾人最為嫌棄的東西,冇有之一。

而陸離現在也有些迷茫了。

他原本以為係統獎勵的指南針,肯定有啥特彆之處。

特彆是簡介給出的那句,“它能為你在迷霧中指出方向。”

這不正好符合當下的場景嗎?

結果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看來係統也跟這指南針一樣,不是很靠譜。

就在陸離準備把指南針收回口袋時,手中的動作突然就停住了。

手心裡的指南針從最開始的瘋狂旋轉,轉變成緩慢繞圈,再轉變成左右搖擺。

最終停在了一個方位——左前方。

也就是醫務室出去,左手邊斜著往前的方位。

陸離愣了愣神,接著臉上充滿了欣喜。

他剛準備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大家,但話到嘴邊又突然停住了。

既然大家對於他的指南針不是那麼信任,那就再多不信任一會吧。

正好他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完成之前冇有完成的事情。

想想看。

在詭域內,玩招靈遊戲,這可多是一件美逝啊!

正好可以試試看他之前的想法有冇有用。

反正隻要是詭異就可以在詭域之中暢通無阻,並不需要擔心白衣女人不會因為詭域在,而無法出現。

也正因為現在是詭異復甦的初期,他們纔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在詭域內玩招靈遊戲。

要是等到詭異爆發,到那時就算是A級詭異所形成的詭域,裡麵也是群魔亂舞的景象。

大量的詭異聚集在裡麵,受到詭域的加持實力從而得到增幅。

當陸離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大家的時候,最開始他們是驚詫的,但很快又都接受了。

畢竟他們現在被困在迷霧內,出又出不去,倒不如按陸離所說的‘招靈’打發下時間。

正好還可以幫忙解決下陸離和林芊芊的問題。

就在剛纔,林嫋嫋、程梓、徐立三人也都知道了陸離之前的遭遇。

林嫋嫋瞭解的多一些。

而程梓和徐立二人則完全不知,畢竟他們和陸離不是一個係的。

陸離和林嫋嫋在經濟係,而林芊芊、程梓和徐立三人則都在文學係。

平時上課的地方都不一樣,更彆提晚自習的時候了。

因此在聽到陸離被自己熏暈過去的時候,程梓和徐立倆人差點就蚌埠住了。

不過良好的素養,讓他們不會輕易笑場。

除非……忍不住。

就這樣,所謂的‘招靈’,就在一片歡聲笑語中開始了。

…………

淩晨一點十四分。

籠罩在天魁大學內的白霧變得愈加濃鬱。

經濟係教學樓一樓的醫務室內。

陸離、林嫋嫋、程梓、徐立四人分彆為站在房間當中的四個角。

他們四人這次將要進行的則是一個名為‘四角遊戲’的招靈遊戲。

至於林芊芊則在醫務室門口守候,防止有什麼意外發生。

‘四角遊戲’顧名思義,就是午夜時分在房間內四個角落進行的遊戲。

雖不像‘碟仙’那般受歡迎,但實際體驗卻比碟仙要恐怖上許多。

“我站門口,橙子站窗戶邊上,嫋嫋站在橙子對麵,徐立站在我對麵。這樣站位冇有問題吧?”站位決定好後,陸離出聲問道。

“好!”

“冇問題。”

“ok!”

另外三人異口同聲的答道。

由於關閉了燈光,從外麵看過來醫務室裡麵是一片漆黑。

雖不到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但也幾乎隻能夠看到個模糊的人影。

這還得是在離得近的情況下才行。

黑暗狹小的空間內,就容易讓人感覺到壓抑。

尤其是在他們所有人被困在迷霧中的情況下,在房間內待的越久,這種感覺越加強烈。

空氣彷彿都因為黑暗的出現而凝固起來。

當做好前序準備,陸離開始講解遊戲規則:

“我們現在所要進行的遊戲叫做‘四角遊戲’,需要在午夜時分,在一個長方形的空曠房間內進行。”

“當熄滅房間內所有燈光後,房間內的四人需要一齊麵向牆角,整個遊戲過程中都不能夠回頭。”

“現在聽我號令……轉身!”

話音剛落,角落裡的四人一齊轉過身去麵向了牆角。

順帶還發出了齊刷刷的腳步聲。

這讓站在房門外觀看的林芊芊感覺到很新奇,頗為好奇這個‘四角遊戲’有什麼特彆的。

如果房間內一直有人在走動的話,那豈不是一直有個角是空著的嗎?

而就在這個時候,陸離低垂著頭,繼續講解起接下來的遊戲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