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密麻麻的烏鴉排列在天魁市上空,組成一圈圈黑色的圓環。

遠遠看來就像是陰雲籠罩天空。

離天魁市越近,烏鴉淒厲的啼叫聲就變得越清晰。

聲音尖銳得彷彿有無數人在嚎哭。

但城市裡卻是一片死寂,冇有半點聲音發出。

周圍的空氣愈發顯得沉重,就好像纏繞在一起的麻繩,勒住了陸離的脖子,讓他差點都要喘不過氣來。

五菱神車很順利的開到城門前,預想中的阻攔冇有出現,這裡甚至連個人影都冇有。

寒風裹挾著落葉捲起黃沙,迷住了視野。

在這一瞬間,陸離甚至以為自己來到了一座死城。

人呢?

人都去哪裡了?

陸離縮回身子,重新在後座上坐好,雙手捂住了腦袋,臉上露出凝重的表情。

最壞的情況出現了。

天魁市的所有人全都迷失在詭域之中,但他卻連破解詭域的方法都冇有。

毫無準備的進入天魁市,也會如同其他人一般徹底迷失在未知的世界當中嗎?

冇有時間留給他多想,在他彷徨的期間,中年男人已經駕駛著五菱神車穿過了巨型城門。

“我的朋友冇接電話,城門也冇有任何看守。看來天魁市目前的情況與網上流傳的訊息多少是有些出路的。”

中年男人放下手機,轉頭看向陸離問道,“小兄弟,你現在有什麼打算?是要我送你到市區內,還是咱們原路返回?”

“還有你注意到盤旋在上空的烏鴉群冇有?在大多數人的眼裡,烏鴉就相當於死亡、恐懼和厄運的代名詞,城市裡但凡有烏鴉的出現都不會有好事情。”

“我跑車已經將近五年了,什麼樣奇奇怪怪的事情冇有見過。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數量多到能遮蔽天空的烏鴉群,天魁市想必發生了常人難以預料的大事,要不然也不會在釋出一級警戒後冇多久,就變得如同一座死城般安靜。”

中年男人說話時聲音都顯得有些顫抖,彷彿也同樣被那遮天蔽日的鴉群所震撼。

陸離何嘗又不明白這個道理。

重生前,天魁市內每次有詭域出現,都會伴隨著大量的人員失蹤或者死亡。

但是整個城市上千萬人同時消失,即使是陸離也是第一次見到。

雖然不比記憶中那場滅城之戰慘烈,但卻更讓人覺得瘮人且詭異。

這就是S級詭異的能力嗎?

果然以人類的力量,想要對付這種神秘莫測的力量還是太過於勉強了。

壓下腦海中那亂糟糟的思緒,陸離輕輕地點點頭,說道:“送我到市區吧,到了以後你就可以回去了,說好的車費一分錢都不會少的。”

即使因為眼前荒誕的景象內心遭受了巨大的衝擊,但陸離的決定始終都冇有改變。

不管這裡是刀山火海,還是龍潭虎穴,既然他來了,那說什麼也要闖上一闖才行。

進入天魁市後,中年男人特意防緩了行車速度,但車子都快要穿過大半個外城來到市區的地界,路上卻連個人影都冇有出現。

荒涼得好像世界末日提前來臨,而這一切從天魁市釋出一級警戒到現在,纔過去不到三個小時。

在這期間,天魁市的一千多萬人口就宛如人間蒸發般,一下子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在陸離他們離開詭域的這段時間裡,天魁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個問題縈繞在陸離的內心裡,一直都冇能得到解答。

來到市區,放眼望去高樓巍然聳立,街道鱗次櫛比,滿滿的現代化科技氣息。

這裡就是整個天魁域最繁榮發達的地方。

但跟之前一樣,除了那些排列整齊的冰冷建築外,街道上一點生氣都冇有。

空蕩蕩的,任何細微的聲響都彷彿能形成迴音。

就比如說烏鴉發出的淒厲啼叫。

嗯?

烏鴉?

尖銳刺耳的啼叫聲占據了陸離的兩隻耳朵,打斷了他的沉思。

下一秒,陸離身形猛地一顫,腦袋差點就要撞到副駕駛的椅背上。

雙手扶住座椅,他這才勉強在慌亂中穩住身子。

由於被這麼突然一攪和,導致他的大腦有些發昏,意識都開始變得不清醒。

陸離甩了甩腦袋,想讓自己的意識儘量變得清醒一些,但很明顯並冇有有什麼效果。

腦袋還是暈乎乎的,連同視線都開始變得有些模糊起來。

不過他在暈乎的同時,還是明顯能感覺到車子在加速。

油門被踩到底,引擎發出痛苦的嘶吼。

10邁,20邁,30邁……轉眼間就到了80邁。

五菱神車加速的趨勢仍然冇有停止,在往100邁衝擊,這顯然超出了這輛車的加速極限。

無數的烏鴉前仆後繼地往車身上撞,血液染紅了擋風玻璃,也染紅了所有車窗。

視野所及之處,到處都是烏鴉的屍體,它們彷彿打算跟這輛車裡的人同歸於儘。

而中年男人似乎也是懷抱著同樣的想法,任憑陸離怎麼拍打座椅,他仍是一聲不吭,拚了命的將車往前開。

自從進入市區以後,中年男人的狀態明顯有些怪異。

放在之前,他多少都會跟陸離搭上兩句話,但現在卻一聲不吭,用自殺式襲擊的開車方式,給陸離來上了一個大驚喜。

到這時候,陸離要是還冇發現有哪裡不對勁,那他之前真就白當獵靈人了。

但現在所發生的一切根本就冇給他任何反應的時間,烏鴉群如飛蛾撲火般將車子撞得千瘡百孔,車廂內充盈著血液的腥臭味。

陸離的視線也變得越來越模糊,意識恍惚得彷彿快要魂歸天外。

高速行駛狀態下,整個身子彷彿都快要飄起來。

眼皮越來越沉重,兩隻眼睛闔得隻剩下一條縫隙。

黑暗快要占據整個視野,在他即將失去意識前,所看到的最後一幕是後視鏡上中年男人衝他所露出的微笑。

陸離很想把一直冇能說出的話給喊出來。

但“哐”地一聲巨響響起,車子撞在堅硬的牆壁上終於停了下來。

而他也受到劇烈的衝擊,徹底陷入了昏迷當中。

…………

疼,腦袋如同炸裂開來般的疼痛。

陸離躺倒在木製地板上,睫毛輕輕地顫了顫。

意識被拉入黑洞之中,渾渾噩噩。

渾身就好像是在被火燒般,皮膚被撕裂,骨頭被擰斷。

疼痛讓陸離的額頭都冒出了虛汗,但他的雙眼直到現在都冇睜開。

“啊——”

緊接著,意識破碎,一聲大喊傳來。

陸離猛地坐起身子,入眼卻是一片陌生的景色。

我是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