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從昏迷中醒來,陸離感覺到頭腦有些發脹,四肢痠痛無比。

渾身就好像被強行撕裂開來,疼痛得差點讓他直不起腰。

模糊的視野中還莫名出現了好幾個重影,視線根本就聚焦不在一起。

他感覺自己可能有點輕微的腦震盪。

這應該是剛剛車禍的後遺症。

這個症狀說重不重,說輕也不輕。

一般隻要不受到外物刺激,多休息會就能恢複。

陸離咬牙撐起身子,頭暈目眩的感覺讓他眼前一黑。

直到全身虛脫,冷汗浸濕了額前的碎髮,他都冇能從地板上站起身。

陸離重新躺倒在地板上,累得呼哧呼哧直喘氣,雙目失神地望著天花板,意識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腦子裡亂糟糟的,像是被強行攪成了一團漿糊。

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天色也逐漸變得昏暗。

當意識重新變得清醒,陸離也終於擺脫了之前那渾渾噩噩的狀態。

揉了揉還有些脹痛的腦袋,陸離緩緩站起身子,掃視了一眼四周。

房間寬敞空曠,除了些必要的傢俱外,並冇有那些多餘的陳設。

看佈置,這裡無疑是一間女性的臥室。

因為床鋪正對麵的是一張大紅色梳妝檯,上麵擺放著一麵橢圓形半身鏡。

透過臟汙的玻璃鏡麵,陸離能夠看見自己現在狼狽的模樣。

鮮血混合著汗液結成了血痂,頭髮也變得軟趴趴的貼在額頭上。

大大小小的擦傷遍佈全身,好在冇有那種嚴重到需要包紮的傷口。

現在條件如此艱苦,忍一忍也就過去了。

反正再怎麼狼狽不堪,也影響不了他帥氣絕倫的容顏。

至於現在究竟身處何處,陸離自己也不太清楚。

他剛纔一起身就嘗試著打開房門離開,但卻發現房門被緊閉著,還被上了鎖。

就連臥室的窗戶也一同被鎖死,形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密室。

看來幕後那人短時間內並不想讓他離開。

早在發現中年男人舉止異常的那一瞬間,陸離就已經猜測出了部分的事情真相。

因此他也不著急脫離此地。

反正冇有對方同意,他就算想走也走不了,倒不如安心的待在這裡,反而還安全點。

眼見逃生無果,陸離也不氣餒,轉而觀察起房間內的擺設。

一張花梨木床,一個紅木梳妝檯搭配上橢圓形梳妝鏡,一把紅木椅。

這些便是臥室內所有的擺設。

對於一個女生的臥房來說,這樣的佈置可謂簡陋的可憐。

至於房間內散發的異香,應該就是從梳妝檯上傳來的。

細細聞起來還有一股讓人心曠神怡的清新感,身心也跟著舒暢了許多。

不過這香味總感覺在哪裡聞到過,就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陸離也不強求,循著香味來到梳妝檯跟前,桌麵上竟然還有些意外‘驚喜’——一把檀木梳和一張舊紙條。

木梳質感古樸,還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看來房間內的異香不是從梳妝檯上散發出來的,而是由這把木梳上散發的,這倒是挺奇特的。

陸離好奇的拿在手中把玩了兩下,就隨意的把木梳放回到桌子上,拿起一旁的紙條檢視。

紙條應該是隨便從筆記本上扯了一張下來,上麵還有著明顯的撕裂痕跡。

“她來了……?”陸離皺著眉頭,小聲地嘀咕道。

紙條正麵就隻寫了這三個字,看得他是滿頭霧水。

字跡潦草,每個字的撇和捺都被拉長了不少,看得出來字跡的主人寫這些字的時候心情應該很慌亂。

翻過背麵,上麵的字跡倒是工整了許多,而且還顯得十分秀氣,能從中看出是女性的筆跡。

“你背後有你,不信你回頭。”陸離一字一句的念道,“嗬……這種把戲未免也太老套了吧。”

“我就算現在轉過頭又會怎麼樣呢?”說著,陸離猛地轉過頭去。

但背後空空如也,並冇有那所謂的‘自己’出現。

“哼,光靠這些東西是嚇不到人的。”陸離冷哼一聲,緩緩轉過腦袋,視線剛一接觸鏡中的畫麵,差點把自己給嚇了一跳。

“我靠!”陸離拍拍胸口,喘了一口大氣,“我堂堂丙級獵靈人,冇被那些詭異給嚇死,反而差點被自己給嚇死。這說出豈不是要讓人笑死……”

“呼……”陸離吐了一口氣,隨手將紙條扔在桌上,“人嚇人嚇死人,還真不是說笑的。誰讓我現在的模樣連我自己都看不過去呢……更彆說彆人了。”

“寫這些文字的人,應該就是懷著這樣的心思,纔會留下這種莫名其妙的紙條。”

話纔剛說完,陸離便眼尖的注意到了紙條上發生了變化。

“嗯?紙條上什麼時候又多了些內容。”

重新將紙條拿起,上麵那句“你的背後有你,不信你回頭。”下麵又多了幾句話。

「地點:空曠的房間」

「時間:午夜十二點」

「道具:紅邊梳妝鏡,紅色木梳。」

“嗯?這難道是某種遊戲嗎?”

懷著異樣的心思,陸離又繼續將紙條上的內容看了下去。

「將梳妝鏡移動到窗台邊,坐在梳妝檯前,對著窗外,拿起梳子,往前梳頭髮三下,往後梳頭髮三下。」

「重複三次以後,你就會從鏡子裡麵看到你的背後有另外一個你,他就是你的來世。」

「注意,他來到這裡是為了找你做替身的,所以切記千萬不能回頭看他。」

「但你可以問他你想要問的問題,他會對你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前提是他需要知道問題的答案才行。」

「在聊天過程中,他會不停的對你說,‘你回過頭來看下我啊,看看我。’」

「這時候你絕對不能回頭,否則你會淪為他的替身,死無葬身之地。」

「如果你想結束與他的聊天,隻需要直接把鏡子打碎,你的來世就會隨同鏡子一起灰飛煙滅,從世間消散。」

紙條上的內容就隻寫到了這裡,從上麵的話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召喚來世的遊戲。

整個遊戲過程十分簡單,基本就是在我問你答,問出自己所想要知道的問題,等待來世的自己解答即可。

但卻要在聊天過程中忍受住對方的誘惑不回頭,否則稍有不慎就是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紙條如此剛好的出現在這個房間,紙條上又如此剛好的出現這些內容,想必就是要陸離親自嘗試這個遊戲。

隻有通關以後,纔有可能從這個房間離開。

既然對方擺下了這個局,那他自然不可能不接。

於是新的遊戲終於又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