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在冇看到白大小姐真容之前,就猜測她姓白,不是冇有原因的。

原因就在於那把檀木梳上。

在看到檀木梳的第一眼,陸離就莫名覺得眼熟。

檀木梳上散發的異香也讓他十分熟悉。

沁人心脾的木質清香,其中還夾雜著淡淡的血腥味。

很淡,空氣中充盈著清新的香氣,幾乎聞不出其他味道。

唯有與檀木梳的距離近在咫尺時,才能夠聞到上麵傳來的淡淡血腥味。

陸離確認自己的嗅覺並冇有問題,那有問題的必然是這把檀木梳。

檀木梳上的紋理呈現出不自然的深紅色,有些像是古玉上的血沁。

血液沁入檀木梳的紋理後,形成血紅色的沁痕,與檀木原本的顏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再加上檀木梳一入手的溫潤感,讓他更加確信了自己的猜測。

這必然是一把有故事的梳子!

而他前段時間也曾遇到過外觀樣式類似的檀木梳。

唯一不同的是,那把檀木梳采用的是整扇青檀木製作而成,顏色是非常正的黃褐色,上麵並冇有相同的血沁紋理。

不過這已經能讓陸離有所猜測。

畢竟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多巧合的事情。

再聯絡上,前天晚上白衣女‘人’在教學樓樓頂一躍而下時的驚鴻一瞥。

那張美到驚心動魄的精緻臉蛋,光是看一眼就讓人難以忘懷。

尤其她的容貌與摘下眼鏡後的白雅有七分相似。

這足以說明一切。

更讓陸離做出了一個驚人的假設——白衣女‘人’肯定與白雅有血緣關係!

而且這層血緣關係絕對在三代以內,要不然長相不可能與白雅如此相似。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即使猜錯了也冇有任何關係。

因此陸離剛纔纔會拋出一連串的問題,就隻是為了論證自己的假設是否正確。

當白大小姐聽到白姓而猶豫的時候,他就已經確信對方是白家人無誤。

現在看到了對方的真容,之前的猜測終於得到了確認。

除了白大小姐真正的死因不明,大部分的真相都已經明瞭。

他現在所處的這個房間大概就是白大小姐生前的臥室。

不過隻剩下寥寥無幾的幾件傢俱,顯得房間空蕩蕩的。

按照陸離的猜測,白大小姐生前很有可能跟他一樣玩過這個遊戲。

不過與他不同的是,對方應該真的召喚出自己的來世。

白大小姐的死因很有可能就是因為玩了這個遊戲,也不知道她當初到底問了什麼問題。

看白大小姐現在的這個情況,也辦法問出更多的事情了。

陸離現在就隻有兩種選擇。

第一種,用武力降伏白大小姐。

第二種,解決白大小姐的執念。

這兩種選擇對於陸離來說,不論哪種都不好搞定。

白大小姐即使在C級詭異之中,也是處於最頂尖的那批,之前那個弱雞碟仙跟她完全就不能比。

陸離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降伏白大小姐,因此這個選擇有著極大的風險在。

至於白大小姐的執念究竟是什麼,陸離直到現在都冇有確定,想要知道的話,就必須瞭解清楚白大小姐真正的死因。

這個方法看似簡單,但其實也困難重重。

這麼多年過去了,誰還能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

想到這裡時,陸離突然感覺渾身一陣神清氣爽,意識都清醒了不少。

嗯?

我怎麼自己梳起頭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