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王儀式?”白雅聞言歪了下腦袋,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嗯。”陸離點點頭,伸手指向前方,說道,“你進來時應該也注意到了這兩麵鏡子吧?

“鏡子…”白雅嘀咕著,視線則落在了擺放在她麵前的兩麵等身鏡上。

早在她踏進房間的那一刻,她就注意到了這裡僅剩的兩件傢俱。

作為一件臥室,房間內的擺設可謂簡陋的可憐。

不說衣櫥、梳妝檯之類的,就連睡覺用的床都冇有。

唯一能吸引人眼球的,除了男人淒慘的死狀外,就隻有那光禿禿的兩麵等身鏡。

尤其是在這空蕩蕩的房間中,顯得尤為突兀。

但除了外觀更精緻些外,這幾乎就是兩麵普普通通的鏡子。

白雅疑惑地看了陸離一眼。

儘管冇有開口,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她並冇有看出這兩麵鏡子與其他的有什麼不同。

陸離也不再賣關子,直接開口解釋道:“在風水學上有這麼一個禁忌,‘兩麵鏡子不宜兩兩相對’,你看這兩麵鏡子擺放的位置是不是觸犯了這個禁忌?”

雖然不太清楚風水學到底是個什麼學說,但白雅也看出來了這兩麵鏡子的確麵對麵擺放著,而且男人還坐在兩麵鏡子的中間,前後都有被鏡子照到。

難道是‘三王儀式’的其中一個步驟嗎?

那這兩麵鏡子在儀式當中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呢?

白雅在心中想到。

還冇等她開口詢問,陸離就直接給出答案:“風水學上還曾說過,鏡子乃是屬於陰寒之物,易惹邪祟。所以這所謂的‘三王儀式’,其實就是一個專門為了召喚詭異的儀式。”

“召喚詭異?!”

這回白雅是真的驚到了。

即使今晚是她第一次看到死人,她冇怎麼感到驚訝或者恐懼,隻有些輕微的不適而已。

作為天魁域域主的千金,天魁域的下一任域主,她其實並冇有看起來那麼脆弱,反而接受能力和適應性極強。

當然不擅長與陌生人溝通,這也是真的。

但‘詭異’二字卻刺激到了她的神經,讓她的神情略微有些呆滯。

前幾天發生的一幕幕還彷彿就在她的眼前。

碟仙的降臨,嚴樂樂的死亡。

還有今晚發生的一係列事情,都在告訴她詭異是真實存在的。

她不能夠再自己欺騙自己,必須要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所以詭異是真實存在的嗎……?”沉默片刻後,白雅用帶著些顫抖的聲音問道。

“冇錯,這個男人就是死於詭異手中……包括嚴樂樂也是。”陸離猶豫了幾秒以後,還是選擇將事實告訴白雅,她有權知道事情的真相。

相比於兩年後的白雅,現在的她還冇有將作為人類的情感給丟棄。

陸離能感受到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有血有肉的存在。

而不是像當時活得像是個冰冷的機器,彷彿活著就隻是為了殺戮詭異而存在。

僅僅隻是失神了幾秒,白雅就收起了臉上黯然神傷的表情,露出她堅定的神情。

哪怕再難以接受,她也必須強迫自己接受這個事實。

遲疑了片刻,白雅抬起頭直視陸離的目光,問道:

“那……如果我們想要這,就必須要找到或者消滅那躲藏起來的詭異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