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王儀式’的過程並不複雜,陸離僅用三言兩語就解釋得明明白白,讓白雅不得不讚歎這些遊戲的創始者究竟有多麼大的腦洞。

要不然怎麼會想著靠這些奇奇怪怪的方法去召喚詭異,而偏偏又給他們做到了。

陸離有時候也會思考這些遊戲究竟是如何傳播的。

不管是互聯網,還是口口相傳,都必須要有一個傳播源頭。

但很多稀奇古怪的遊戲卻彷彿憑空出現一般,僅一夜之間就會在年輕群體當中流傳開來。

傳播之迅速,甚至連流言蜚語都無法相提並論。

而這在詭異爆發的初期,還曾給獵靈人帶來了不少的困擾。

陸離在剛加入獵靈人的那段時間裡,就曾經處理過大量由詭異流遊戲引起的詭異事件。

受害者大多數是一些喜歡跟風的年輕人。

儘管後來這類遊戲被人聯限製了傳播,但還是對各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而且即便如此,還依然會有死灰複燃的情況發生。

收回思緒,陸離正準備和白雅離開這裡,去其他房間檢視下其他受害者的情況,找找看有冇有新的線索。

當他們轉過身的一刹那,身子卻突然頓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前方,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冇過多久,一道清澈的嗓音在空蕩蕩的房間內響起。

言語間不帶一絲情感,彷彿隻是在闡述著自己內心的感想。

“‘三王儀式’是嗎?還真是一個有趣的遊戲。”

陸離聞言目光一凝,盯著麵前多出的人影,神情頓時凝重了幾分。

白雅隻是愣了下神,隨後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抬起腳剛要朝前走去,卻被陸離伸手給擋住了。

剛到嘴邊的話也戛然而止。

“芊……”

她轉過頭,疑惑不解地看了陸離一眼。

隻見對方衝著她搖了搖頭,並冇有開口解釋些什麼。

但舉手投足間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陸離並不想她靠近麵前這個人。

可是…這到底是為什麼?

明明…

白雅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身影,眉毛都快要蹙在了一起。

儘管心中還存著許多疑問,但她還是決定先靜觀其變,看看情況再說。

因為她也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對方的語氣與她印象中的並不太一樣。

好像…過於冷漠了一些。

片刻後,陸離率先打破了沉默:“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後主導的對嗎?”

他明明還有其他很多問題想要問對方,但不知為何卻問出了現在這番話。

“嚴格意義上來講,並不是。我隻是把你們聚集在一起而已,剩下的一切都是你們自己做出的選擇。”

那人隻是簡單的回答了一句,但每句話之間透露的那股“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卻讓陸離感到莫名得氣憤。

明明這一切都是她所為,為什麼她就是不肯承認呢?

難道…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陸離很少有這麼不理智的時候,但他實在忍受不了對方那在看螻蟻般的眼神,還有對一切漠不關心的語氣。

即使言語間透露出了興趣之意,語氣卻依然如同冰霜般冷漠。

哪怕他知道詭異的話並不可信,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要破口大罵一番。

於是,他決定不忍了。

“我*****!!!你*****!!!”

但在開口的一瞬間,他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遮蔽了大多數的詞彙。

當說到嘴邊的話全都變成嗶嗶嗶嗶的聲音,他就知道自己連發泄一通的權利都失去了。

望著眼前那個長得和林芊芊一模一樣的女人,陸離心中頓時生出一股無力感。

他輕輕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出現在這裡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呢?”

聽著倆人間的對話,白雅感到一頭霧水,視線不斷在他們的身上徘徊。

芊芊是凶手?!

她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漸漸的,白雅也察覺到了周圍的氣氛變得不對勁。

空氣變得生冷,呼吸間會有縷縷白氣吐出。

麵前的這個人或許並不是芊芊。

儘管從外表上看不出任何破綻,但她依然相信自己的直覺。

最起碼,芊芊並不會用這種眼神和語氣跟她說話。

那也就是說,這個冒充芊芊的人,其實纔是主導這一切的真凶?!

想到這,白雅看向林芊芊(假)的眼神頓時變得不善起來。

林芊芊(假)彷彿也並不在意白雅的敵視,她目光始終都在陸離的身上,那戲謔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有趣的玩具。

沉默了片刻,她才淡淡說道:“不是我出現在這裡有何目的,而是你自己闖入我的地界中纔對吧?畢竟我從未離開過這裡。”

也對,這棟彆墅正位於詭域的範圍之內。

隻要是在詭域內,就是屬於對方的地盤。

這麼來看的話,或許還真的是對方說得有道理。

但陸離又怎麼可能會認同這番話,他依然不服氣的問道:“那你把我們困在這裡總是不爭的事實吧?”

他冇想從S級詭異逃脫,也逃脫不了。

他隻想知道對方把他們困在這裡的目的是什麼,哪怕是用逼問的方式也一樣。

“這已經是你第二次對我不敬了。”林芊芊(假)沉聲道,“雖然我纔剛從沉睡中甦醒,心情很好,但這不代表著我會幾次三番容忍你的不敬。還是說…幾千年過去了,你們人類對神明失去了敬畏?”

在說話期間,房間內的空氣頓時變得沉重起來,彷彿威壓降臨般,壓得陸離和白雅喘不過氣來。

沉重的威壓下,陸離咬著牙,苦苦支撐著纔沒有倒下。

而白雅雖然從小修習古武,身體經過鍛鍊打磨,但體質較陸離相比還是弱了一截,身軀也開始變得搖搖欲墜起來。

可能再過不久,他們就會被這沉重的威壓徹底壓垮,直至粉身碎骨。

不過在這種絕境下,陸離依然冇有感到絕望。

因為對他來說,現在這種狀況就是最好的狀況。

以S級詭異的能力,對方隻需要有一個念頭,他們就將死無葬身之地。

而他們現在卻隻是承受著對方的威壓而已。

那就說明對方隻是打算懲戒他們一番,並冇有真正動了殺心。

這樣一來,他們就有了生的希望,有了離開詭域的希望。

這又如何能不讓陸離生出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