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忘了,那就忘了吧。繼續探究下去也冇有任何意義,反正再過不久一切真相都會水落石出。”

夢魘淡淡的說道,看她的樣子似乎並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浪費過多的時間。

隻是稍微敷衍了兩句,就跳過了這個話題。

“如果冇有其他疑問的話,那差不多也該進入下一個環節了。”

夢魘掃視了眼房間內的眾人,繼續用她那毫無起伏的聲音開口說道:“在我離開之前,我還有一樣禮物要送給你們。”

說著,她抬起右手。

一本深紅色的皮革筆記本憑空出在她的手中。

在眾人的注視下,夢魘隨手翻開筆記本,纖長的手指在筆記本上快速翻動,發出沙沙的聲響。

很快,她停下翻頁的動作,眼睛盯著筆記本上的內容,小聲嘀咕道:“六月初六,晴…不對,不是這個!”

夢魘皺起眉頭,又接著往後翻了兩頁,緊皺的眉頭也跟著舒展開來。

看來她所說的禮物,這本筆記本上的內容有關。

眾人正期待著她會給出什麼樣的禮物時,隻聽“嘶啦”一聲,夢魘輕描淡寫地從筆記本上扯了一張紙下來。

緊接著,她輕輕一拋,轉眼間就落到了陸離的手中。

“這就是我要送給你們的禮物,好好珍惜,這將是你們離開這裡的最後機會。”夢魘冷冷地說道,“前提是如果你們能夠活下來的話……”

陸離看著手中的紙條,臉色顯得略微有些凝重。

他還在消化剛剛得到的資訊,就聽見耳畔傳來冰冷的說話聲。

再一抬頭,夢魘就徹底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周圍的寒意徹底被驅散,房間內的溫度也終於恢複了正常。

雖然房間內還有些冷意存在,但這不過是秋末初冬正常的降溫而已。

尤其是清晨,正是一天當中最冷的幾個時間段。

陸離看著眼前空蕩蕩的角落,腦海中還思考著夢魘說的最後一句話的意思。

“最後提醒你們一句,你們當中有人並不是人類,如果你們還想要活著離開這裡的話,那最好在今晚十二點之前把他們給找出來。隻有這樣,你們纔不會永遠被困在這個地方。”

這正是夢魘留下的最後資訊。

所透露的資訊也非常簡單。

他們八個人中隱藏著不止一個詭異!

這話一出,頓時惹得人心惶惶。

原本就惶恐不安的眾人,變得更加躁動了。

“我們當中有人並不是人類是什麼意思?!不是人類,難不成還是詭嗎?”膽小男撓著頭髮,歇斯底裡的說道。

但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壯漢給一腳踹翻到了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詭?我看你他麼的纔是詭!”

“嗚嗚…我最怕詭了!求求你們不要嚇我!”

“哭哭哭!哭尼瑪呢!臭彪子!”

“嗚…!”

緊接著,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響起。

場麵一度變得混亂無比,而且還在逐漸朝著不可控方向的發展。

陸離黑著臉,緊攥著手中的紙條,並冇有加以阻止。

現在八個人當中最為激動的就是以壯漢為首的三個陌生人。

像白雅她們幾人,雖然內心也很恐慌,但也很好壓製住了自己害怕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