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彆墅一樓最末尾的兩間房間在開啟時傳出了非常濃鬱的血腥味,陸離曾一度以為裡麵一定會有死人的存在。

但等他真的站在房間門前,裡麵的景象卻出乎他的意料。

“這裡麵竟然連個人影都冇有……”陸離低聲呢喃道。

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竟然冇有人被困在最後兩間房間裡。

那如此濃鬱的血腥味又從何而來?

陸離看著空蕩蕩的房間,眉頭微微皺起,心中不由得感到有些疑惑。

跟彆墅內的其他房間一樣,最後兩間房間內的陳設也十分簡單,甚至可以說是簡陋。

左邊的房間內僅在角落內擺著一個衣櫥。

而右邊的房間則隻有一麵巴掌大小的圓鏡。

圓鏡落於血泊之中,對映出一片血紅。

血跡的顏色看起來還很新鮮,還未變得粘稠黯淡。

濃鬱的血腥味充盈著整個房間,即使將房門完全敞開也久久不能散去。

陸離想了想,還是決定先進去右邊角落的房間看看。

根據他的判斷,右邊房間裡的血跡應該之前被困在這裡的人留下的。

再加上血跡上隱約飄蕩的黑點,應該是紙張燃燒後留下的紙灰。

這說明在房間被打開之前,裡麵的人很有可能剛經曆過一場招靈遊戲。

躺在血泊中那麵巴掌大小的圓鏡,應該就是遊戲中所使用的道具。

至於房間內的人究竟去了哪裡,他也不好輕易下結論。

陸離站在血泊前,看著房裡內留下的唯一線索,陷入了思考之中。

在他思考的時候,一串小尾巴也聞聲進入了房間裡麵。

纔剛一踏入房間,濃鬱的血腥味就撲麵而來,讓人產生強烈的眩暈感和嘔吐感。

儘管這間房間並不像之前的臥房那樣,有著死狀淒慘的屍體在。

但房間的空氣卻粘稠到讓人感覺到渾身不自在的程度。

來到這裡就彷彿來到了一灘由血液組成的沼澤裡,哪怕站在原地不動,身體也會逐漸陷入沼澤之中。

“這……”白雅不知何時已經站在陸離的身旁,她看著地上的血跡詫異地問道,“房間裡的人呢?”

陸離聞言抬起頭,看了眼身旁的白雅,又看了眼身後不知所措的壯漢幾人,片刻後才沉聲道:“失蹤了。”

話音剛落,白雅頓時睜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陸離,久久不能言語。

看來她跟陸離想到了同一個方向上去了。

能從這間密不透風的密室內人間蒸發,隻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是房間裡的人被召喚來的詭異給徹底抹殺,連骨頭渣子都不剩的那種。

第二種是房間裡的人被召喚來的詭異給拖入另一個世界當中。

不管是哪一種,對於陸離他們來說都不是一個好訊息。

因為這意味著他們留在這裡的時間越久,危險性就越大。

那隱藏在黑暗中的詭異,就像卡在喉嚨中的一根刺,隻要不挑出來或者嚥下去,都會讓人有性命之危。

不過這也代表著陸離之前的猜測並冇有出錯。

這最末尾的兩間房間並不是冇有人在,而是因為某種原因人間蒸發了。

這都是因為他們每個人所得到的那張舊紙條。

每張紙條上都記載著不同的招靈遊戲,分彆由他們十二個人來完成。

而陸離現在手中的則是第十三張紙條,第十三個詭異流遊戲。

如果他冇有猜錯的話,這十三張紙條都來自於夢魘手中的那本筆記本。

而那很有可能是一本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