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撲麵而來的腥臭味還是讓陸離下意識皺了皺眉頭。

他盯著蜷縮在衣櫥角落的男人,喃喃自語道:“衣櫥遊戲……”

“什麼?”白雅聞言轉過頭,疑惑地問道。

“我說的是這個男人在臨死前正在進行的遊戲。”陸離解釋道,“他跟之前幾個人一樣,也是在遊戲過程中死亡的。”

“算上他現在彆墅裡已經死了四個人,而且很有可能不是最後一個。”

白雅當然明白陸離想要表達什麼。

他們被困在這裡越久,他們的生命安全就越難以得到保障。

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死去的究竟會是他們中的哪一個人。

此刻的他們,就如同砧板上的魚肉一樣,隻能任人宰割。

如果要想安全的離開這裡,就必須要按照夢魘留下的那張紙條上的內容去完成遊戲。

白雅也知道陸離在擔心什麼。

他擔心因為詭異的出現,而導致在遊戲過程中發生意外,最終有人會因此喪命。

而這個喪命的人有可能是他,是她,是他們八個人當中的任何一個人。

在死亡麵前,人類總是最渺小的那個。

要不然怎麼每天都會有人因為意外而死去。

所以陸離感到遲疑了。

遲疑不是因為害怕或者恐懼,而是出於對生命的敬畏。

當一個人對生命缺少敬畏之心的時候,那他就很難說是一個完整的人了。

隻能說是一台機器,冇有感情的機器。

白雅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到這些,就好像她曾經經曆過同樣的事情似的。

她看得出陸離內心其實是有些許掙紮的。

不過這並不代表著他會放棄。

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的出路了。

哪怕結局是死也得拚死往前走下去。

所以他纔會把一切的重擔都扛到自己的肩膀上。

果然他還是跟以前一樣,一點兒都冇變。

白雅不由得想到。

…………

正在專心研究屍體死因的陸離,並不知道白雅在想些什麼。

其實他不著急開始遊戲的原因並冇有白雅想得那麼複雜。

純粹隻是因為他想要搞清楚他們被困在這棟彆墅內的真正原因。

而他現在終於有了一絲眉目。

白大小姐曾經玩過的十三種招靈遊戲,他也已全部知曉。

如果開門順序就是白大小姐進行遊戲的先後順序的話。

那十三種遊戲的排列將如下所示:

1.召喚來世的遊戲。

2.禁忌號碼。

3.筆仙。

4.詭哭夜。

5.鏡仙。

6.乾骨頭。

7.午夜遊戲。

8.銀仙。

9.三王儀式。

10.血腥瑪麗。

11.糖果人。

12.衣櫥遊戲。

13.進門詭遊戲。

這分彆代表著陸離他們走出房間的順序。

前十二個遊戲已經由全部他們十二個人分彆完成。

現在死了四個,還剩下八個人活著。

而最後一個的進門詭遊戲,則將要由他們八個活下來的人一起完成。

這也很有可能是白大小姐生前所進行的最後一個遊戲。

陸離不清楚白大小姐為什麼要嘗試如此之多的招靈遊戲,但他敢肯定對方一定有非常強的目的性存在。

而這個目的的背後就是白大小姐真正的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