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思考的話,不難發現。

白大小姐生前所嘗試的十三個遊戲中,前十二個遊戲都是可以獨立完成的。

隻有最後一個進門詭遊戲需要由多個人蔘與才能夠完成。

也就是說,最開始的時候白大小姐其實是想依靠自己的能力來達成某種特殊目的。

可不知道為什麼,前麵十二個遊戲全都失敗或者結果不儘人意。

最後她迫不得已尋求了其他人的幫助,才終於完成了進門詭遊戲,達成了她最初的目的。

白大小姐之所以始終不肯拉其他人下水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因為她清楚招靈遊戲其中的危險性。

至於她最後為何會拉上其他人蔘與遊戲。

陸離猜測應該是她當時很急切想要達成某種特殊目的,再加上前麵嘗試十二個遊戲時冇有出現過意外。

所以她覺得這類遊戲其實並冇有多大的危險性,便拉上了其他人一同參與。

結果冇想到,這最終導致了她的死亡。

當時所發生的一切也全都成了未解的謎團。

當然這些隻是陸離的臆測而已,並冇有多少證據在手。

證據全都在夢魘手中的那本筆記本上。

想要得知事情的全部真相,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從白大小姐生前的日記中尋找答案。

隻可惜這條路被夢魘那強大的實力,硬生生給打斷了。

除非他擁有淩駕於S級詭異之上的實力。

要不然這個方法隻能夠存在於他的臆想之中。

所以陸離從未往這方麵去考慮。

做人這點自知自明還是有的,不然會死的很難看。

但夢魘也不可能一條後路都不給他們留下。

他手中的這張紙條就是他們離開詭域的最後方法。

也是白大小姐生前最後的掙紮。

從日記撕下的十三張紙條,拚湊出了一個資訊。

那就是白大小姐早在很久之前就發現了詭異的存在。

而據陸離所知,詭異是在近一兩年的時間以內才逐漸復甦的。

而在兩年以後的一月份才徹底爆發。

難不成早在之前詭異就有復甦的跡象了嗎?

陸離不敢肯定,對此他還是持保留的態度。

在冇有任何證據證明詭異早已復甦之前,他的任何猜測都隻是猜測,不足以作為實證。

不過白大小姐又是從哪裡得知這些事情的呢?

總不可能是她某天突然異想天開,想要作死去嘗試這些遊戲吧。

這背後很有可能是有人在推波助瀾。

而白大小姐則應該是想要藉由詭異造成她的某種心願?

那她究竟是想要通過詭異來達成哪裡目的呢?

又有什麼事情是詭異才能夠辦到的呢?

陸離越想越覺得混亂,眉毛也不自覺擰在了一起。

奈何他現在獲得的資訊實在太少,根本找不出什麼有用的資訊。

推理也隻能進行到一半。

再往下他也推測不出更有用的資訊了。

想到這,他不由得歎息了一聲。

目光不自覺落在了手中的紙條上。

儘管紙條被他捏的滿是褶皺,但依然還是能看清上麵雋秀字體。

與之前的潦草字跡完全不同。

看得出白大小姐當時的心情或許很平靜。

陸離怔怔地看著紙條上的內容出了神,眉頭也漸漸舒展開來。

但下一秒,他的眉毛再次擰緊,表情也變得嚴肅許多。

不…不對!

他好像還遺漏了某件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