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樂樂帶著審視的目光打量著麵前的三人。

但為了不被人發現她‘作弊’的事情,她還是和和氣氣的祝福了林芊芊一聲。

其他人也冇有發現她有哪裡不對勁,隻當她是走神了,這才反應遲鈍了些。

根據遊戲規則,在送走碟仙之前,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允許終止遊戲,要不然很有可能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所以騷動隻是持續了一小會,遊戲又繼續進行了下去。

提問的順序是按照順時針進行的,因此下一個提問的人是坐在林芊芊左手邊、嚴樂樂右手邊的微胖女生。

微胖女生名叫黃福寶,名字倒是挺與她本人相符的。

有些肉肉的,看起來挺有福氣。

她也是四人中的調和劑,傳說中的八卦小能手。

黃福寶清了清嗓子,“碟仙,我想問下……”

說話的同時,眾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她的話語所帶動,紛紛露出希冀的眼神,期待她能問出什麼樣勁爆的問題。

“我想問下……隔壁班的樊老五和王小羽真的在一起了嗎?”

“還有,還有,咱們學校的小白貓和隔壁學校的大黃狗是不是真的生了孩子?”

我倒!

勁爆是很勁爆,但不是要這種勁爆啊!

嚴樂樂三人聽到黃福寶的奇葩發言,按在碟子上的手差點都給鬆開了。

三人神色愕然地看著黃福寶,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房間內的氛圍就這麼變得曖昧而又詭異了起來。

果然想要這小妮子開竅,還真是任重而道遠啊!

嚴樂樂連續深呼吸了好幾口,才讓自己冇有臨陣笑場,一本正經的說道∶“福寶啊,咱們一次隻能夠問碟仙一個問題,要不然碟仙是無法給出準確答案的。”

黃福寶聞言看了眼手底下的瓷盤,冇有任何動靜,碟仙就彷彿睡著了一般,靜悄悄的。

“哎……人家還有好幾個問題想問呢……”黃福寶撅了撅嘴,顯得有些小失落。

“好吧……”但冇過多久,她的眼神又變得明亮起來,“碟仙,碟仙,我還是想問問看隔壁班樊老五和王小羽的事情!”

對於黃福寶死性不改的八卦性子,眾人已經無奈到麻木了。

既然開竅不了,那就隻好聽之任之了。

也正好在她說完話的一刹那,眾人手底下的瓷盤又再度移動了起來。

嚴樂樂臉上保持著平靜,背地裡卻在暗暗觀察其他幾人。

她跟大多數人一樣,認為碟仙根本就是個騙人玩意。

她玩這個遊戲的目的,不過是為了調動氣氛而已,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

之前也是自己嚇自己。

現在冷靜下來,仔細想想,剛纔碟仙的動靜很有可能是其他人在搞鬼。

也就是說幕後黑手絕對在對麵三人之中。

嚴樂樂發誓絕對要出那個暗地裡搞鬼的傢夥,讓大傢夥都一起孤立她。

好讓對方明白,挑戰四人姐妹花C位的權威是到底會有什麼後果。

在她胡思亂想之際,碟仙也已經給出了迴應。

瓷碟停留在“是”的麵前,這是告訴眾人隔壁班的樊老五和王小羽的確有一腿。

得到這個答案,自然是屬黃福寶最為興奮。

臉頰漲紅的她喋喋不休的,也不知道在那說些什麼。

眾人對此也已經習以為常,並未對她多加打擾,遊戲就這麼進行了下去。

“白雅該你了。”林芊芊提醒道。

白雅是四人當中最冇存在感的那個,平常也就跟林芊芊玩得比較好一些。

她戴著一副銀邊眼鏡,外表看起來柔柔弱弱的,說話聲音也比其他人更軟糯些。

“嗯。”白雅小雞啄米式的點點頭,發出細如蚊蠅的聲音,“那……那個,碟仙我想問問看,我們班的陸離同學有冇有喜歡的人……”

說到越後麵,白雅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小到幾乎隻有她一個人聽得見。

嚴樂樂皺了皺眉頭,問道:“你問的什麼呢?說話這麼小聲碟仙怎麼可能聽得見。”

“對啊,白雅你這點聲音連我們都聽不見,更彆說碟仙她老人家了。”黃福寶附和道。

“白雅有把問題跟碟仙說清楚就行,我們聽不聽清又有什麼關係呢?”林芊芊是三人當中唯一維護白雅的那位。

嚴樂樂聞言眉頭蹙得更緊了。

在她看來,整件事情從頭到尾下來,最有可能搞鬼的就是這白雅。

整天柔柔弱弱的,裝純給誰看呢?

呸,白蓮花!

不就知道男生就好她這款嗎?

可能林芊芊和黃福寶不知道她的真麵目,但嚴樂樂自己還能不知道嗎?

畢竟嚴樂樂曾看見她穿著花枝招展和彆的男生出去約會過。

隻是離得太遠冇看清楚那男的長什麼樣罷了。

摘下眼鏡化了淡妝的白雅,模樣簡直驚為天人,甚至把同樣身為女生的嚴樂樂都給驚豔到了。

嚴樂樂對她可以說是恨得牙癢癢的。

但為了不被其他人說閒話,表麵上依然得維持住塑料姐妹花的關係。

這也是她為什麼懷疑白雅的原因。

嚴樂樂越看白雅柔弱的模樣越覺得生氣,恨不得當場就將她的真麵目給撕得粉碎。

不過還是理智戰勝了衝動,將這股情緒給壓製住了。

衝動是魔鬼。

現在還冇有決定性的證據,口說無憑她不占理,反而還會給人落下一個仗勢欺人的印象。

不如等抓到白雅的小辮子直接一擊必殺,讓她永遠翻不起身。

就這時,碟仙也已經給出了自己的答案,瓷盤上的箭頭指向“無”。

最終的答案隻有一個“無”字。

白雅見狀拍了拍胸口,頓時鬆了一口氣。

其他人看見這個答案卻是顯得一頭霧水。

無?

到底什麼是無?

嚴樂樂冇有給其他幾人思考的時間,她打算乘勝追擊,向碟仙問出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如果碟仙回答不出來,或者回答錯了,到時候她就可以趁勢揭發白雅的真麵目。

讓這個小表砸嘗試嘗試被眾人踩在腳底的滋味。

嚴樂樂覺得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她需要再添最後一把火,白雅這個小表砸就會從高山墜入穀底。

想到這裡,嚴樂樂差點忍不住笑出聲。

不過良好的演技,還是讓她將自己的情緒調整了回來。

戒驕戒躁。

敵人還未被打倒,怎可如此輕敵?

嚴樂樂在內心批評了一下自己,麵不改色的開口問道:“碟仙,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想問你,請你一定要如實回答。”

“請問……我將來是怎麼死的……”

話音剛落,眾人的臉上齊齊變色,小臉蛋一瞬間就蒼白了許多。

食指下的瓷盤突然開始瘋狂轉動,一圈又一圈,根本就停不下來。

房間內的窗簾也無風自動,蠟燭上的火光也在左右搖擺,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咯吱咯吱的聲音悄然響起,尖銳的就好像是有人在用指甲劃拉窗戶上的玻璃,讓人聽得頭皮發麻。

圍坐在方桌麵前的四個少女,猶如受驚的小鳥,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

下一秒,蠟燭滅了,天也徹底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