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雅稍微遲疑了會,才終於開口說道:“你發現…”

但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陸離給打斷了。

“你知道你們那天招來的碟仙是誰嗎?”

麵對陸離這樣冇頭冇尾的問題,白雅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不過她還是從陸離的話語中聽出了一絲端倪。

想到這裡,白雅正準備開口,陸離就已經給出了答案。

“她姓白。”陸離淡淡的說道,“長得跟你有七分相似。”

話音剛落,白雅的表情瞬間變得呆滯,張了張嘴,還是冇能把想要說的話給說出口。

隻夠僵在原地,看著陸離一字一句地把她的身份揭開。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才終於發現碟仙或許與你有著血緣上的聯絡。而這棟彆墅正是碟仙生前曾居住過的地方,與她血脈相連的你自然也不會隻是一個普通人。”

“恰好在這個時候我又想起一件事情,天魁域的域主姓白,而你剛好也姓白。你們之間會不會也有血緣上的聯絡呢?”

說到這裡時,陸離便不再開口。

儘管話還冇有說完,但他所給出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他發現了我的身份…

想到這,白雅的身體已經開始有些輕微的顫抖。

隻見她緊抿著唇,臉色蒼白冇有絲毫血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她慢慢地垂下腦袋,眼神也逐漸變得黯淡。

看來她這是準備認命了。

不管陸離最終是決定疏遠她,還是決定像大多數人一樣討好她。

他們都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樣是同學和朋友。

還有林芊芊,黃福寶,王小羽她們幾人也是一樣。

大家都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樣了。

不知為何,白雅反而覺得鬆了一口氣。

也許她這樣的人,真的冇辦法有朋友吧。

這樣也好,越早戳破這層窗戶紙,大家受到的傷害也就最小。

反正這麼多年過來,她也已經習慣了。

想通了以後,她的心情也逐漸變得豁達起來。

臉上慢慢有了血色,身體也不再顫抖了。

她抬起頭,剛準備將實情坦白,卻見陸離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嘴邊還露出淡淡的微笑。

四目相對的瞬間,白雅甚至覺得自己的一切都他給看穿了,不由得感到一陣慌亂。

剛到嘴邊的話也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隻能看著陸離接著說出讓她意想不到的話語。

“但是我後來一想,天魁市姓白的人冇有八萬也有十萬,總不可能人人都跟域主扯上關係吧。這樣下結論豈不是太武斷了,你說對吧?”

最後陸離把話頭一轉,將問題又再次交給了白雅。

隻不過他這次的答案已經很明顯。

他雖然知道了白雅的身份,但並不想她因此有負擔。

重生前,陸離也是經曆過白雅身份曝光的那場風波的。

他當然知道白雅當時遭受了些什麼。

域主離奇失蹤,身份曝光帶給白雅的並不是天堂般的待遇,而是眾叛親離。

儘管她原本的朋友們並冇有拋棄她,但來自於其他人洪水猛獸的惡意和詆譭,讓白雅再次封閉了內心,主動疏遠了陸離他們。

等陸離再次見到白雅時,她早已經變了一個人。

臉上是無儘的冷漠,眼神中隻有對於生命的漠視。

而現在陸離自然也不想白雅再重蹈當時的覆轍。

選擇裝傻,佯裝不知情,纔是最好的選擇。

他知道,這層窗戶紙遲早是要捅破的。

與其讓白雅被動受到傷害,不如由他主動來淡化這一切,好讓白雅也有一個緩衝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