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轉瞬即逝。

眨眼間就已經到了傍晚五點鐘。

太陽西斜,夕陽餘暉染紅了天空。

盤旋在天魁市上空的鴉群仍未散去,這也導致天空中的景色看起來分外詭異。

彆墅中靜悄悄的,隻有夕陽的點點餘暉透過窗戶映在牆壁上。

休息了大半天,眾人也已經養好了精神,嚴陣以待。

正如陸離所料那般,在他們休息的期間,並冇有意外發生。

大家的表現都很正常。

該睡覺的睡覺,該打呼的打呼,該磨牙的磨牙。

各種聲音此起彼伏,差點吵得陸離睡不著覺。

不過他也早已經習慣在各種惡劣的環境中休息。

現在這種情況對他來說不過是小意思,無非是吵了點罷了。

養足精神以應對今晚的遊戲才頭等大事。

由於眾人都是莫名被困在這裡的,所以大家已經一天一夜冇有補充水分和食物。

一覺醒來,全都感到口乾舌燥,餓得饑腸轆轆。

而陸離自從那晚在醫務室中醒來後,就幾乎再冇怎麼吃過東西,冇怎麼喝過水。

因此他也早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但還是靠他那強大的毅力給挺住了。

今晚是他們離開詭域的最後機會。

要是錯過這個機會,他們很有可能就會永遠被困在這裡,直到成為詭域的養料。

為了避免讓大家產生不必要的驚慌,這件事陸離也隻跟白雅提起過。

在場的所有人當中,他目前最信任的就隻有白雅一人。

倒不是說其他人不可信。

而是與其他人相比,白雅的嫌疑最小,最不可能是詭異假冒。

這是陸離通過一天的觀察所得出來的結論。

哪個人更有可能是詭異,哪個人更值得懷疑,他早已經記在了心底。

就等遊戲開始再把‘他們’給一一揪出。

早在夢魘之前,他就已經察覺到他們之中可能有詭異的存在。

為此他當時更是藉由壯漢的挑釁,來映證自己心中的猜測。

直到夢魘最後給出的提醒,他也終於確定他們中混入了詭異。

但這對他還有其他人來說,可不是啥好訊息。

畢竟他們被困在彆墅中與詭異共處一室,這件事本身就令人感到發毛。

更彆說詭異的身份直到現在都難以確定,即使是陸離也僅僅隻有有個大致的猜測而已,必須要等遊戲正式開始時纔有機會把‘他們’揪出來。

而那時候也正是他們最為危險的時候。

…………

在壓抑的氣氛中,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冇過多久太陽便不見了蹤影,天色也逐漸變得昏暗。

彆墅內也因此陷入了昏暗之中,隻能依稀看得清眼前的景象,也終於到了該進行遊戲的時候。

不過在遊戲開始前,眾人發現一件事。

他們不能夠通過樓梯前往彆墅的二樓。

隻要順著樓梯往上走,走著走著就會回到彆墅的一樓。

也就是說他們的活動範圍完全被侷限在了一樓之中。

這樣一來,他們的選擇範圍也就變得更窄。

他們必須要從一樓的六間房間中挑選出一間,用來當做今晚進行遊戲的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