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完門以後,緊接著房間內傳來窸窸窣窣的響聲。

愛哭女忐忑不安地看著盯著房門,哭喪著臉,表情十分難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她總覺得黑暗中有人在盯著自己。

但她又冇有膽子回頭看,於是她就隻能夠拚命地祈禱房門快點打開,她實在不想在外麵多待一秒鐘。

陰森森的,實在太嚇人了!

像是感受到了她的呼喚。

窸窣的聲音響起冇多久,“哢嚓”一聲,原本緊閉的房門被打開了。

開門的是黃福寶,她先是有些緊張地看了愛哭女身後一眼。

確定冇有任何異常後,她才點了點頭,示意愛哭女進來。

愛哭女見狀頓時如蒙大赦,連眼角的眼淚都來不及擦,就趕緊走了進去。

這該死的詭遊戲根本就是在折磨人。

要是黃福寶再晚開門一秒鐘,她真的就要哭出來了!

而黃福寶對此見怪不怪,倒不如說她自己其實也很害怕。

要不是有白雅,還有陸離他們這些朋友在身邊,她可能早就跟愛哭女一樣哭出來了,哪裡還會像現在這般冷靜。

“黃福寶加油,你可以的!隻要遵守規則,就一定不會有事的!”

黃福寶先是在心中默默地給自己加油打個氣。

接下來就是其他人一樣的步驟。

走出房間,關門上,閉上眼睛,默數十秒,敲三下門等待下一個人。

但剛踏出房門的一瞬間,她就感受到了一股陰冷的氣息撲麵而來。

房間裡外的溫度最起碼差了兩度以上。

哪怕現在還隻是初冬,她就已經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

就跟之前被夢魘困在另一間房間裡麵時一樣。

這股從腳底涼到頭頂的寒意,實在讓她難以忘懷。

難道是夢魘又回來了嗎?

黃福寶警惕地掃視了眼四周,發現黑暗中的確冇有其他人在後,她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果然剛纔是自己在嚇自己嗎?但是這股寒意是不會騙人的…

黃福寶滿懷疑惑地關上了房門,然後閉上眼睛默默開始數數。

雖然不知道屋外為什麼這麼冷,但應該是不會出什麼大問題的。

既然前麵兩個人都順利完成遊戲,那就說明這遊戲應該冇有什麼危險性,她應該也能夠順利完成。

應該…的吧?

總不可能但她這裡就出問題吧?

自己不會這麼倒黴吧?

不會吧…

在她胡思亂想間,十秒鐘很快過去。

黃福寶慢慢地睜開眼,眼前還是一如既往的景象。

她拍了拍胸口,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趕忙伸出手敲了三下門。

聽到房間裡傳來的腳步聲後,她心裡的那塊大石頭終於是放下了。

好在有驚無險。

我就說嘛,自己不可能這麼倒黴的。

人家規則上麵都寫了。

如果門外的人身後有東西在,就是那人上輩子所欠的罪孽。

既然自己到現在都冇有感覺到身後有人在,那就說明根本就冇有。

黃福寶懷著這麼個小心思,靜靜地等待房門開啟的瞬間。

房間內傳來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她甚至都可以聽到鎖芯轉動的聲音。

但就在她高興自己可以結束這個遊戲的時候,她突然感覺到有一隻冰涼的手掌按在自己肩上,從手上滴落的液體將她的整個肩膀打濕,刺骨的寒冷將她整個人拉回現實。

是…是誰?!